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冒牌老祖?
    “怎么哪都有你这个傻子?!”花月白瞪着花月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连用早膳都要看见这个傻子,真是倒人胃口。

    “诶,此言差矣!姐姐专门来教你认人来喽!”花月夕笑笑,完全不在意她的嫌弃。

    “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花月白实在是有些怀疑,那天在院子里,还有现在......

    她的表现完全不像个傻子......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傻的?”花月夕满眼笑意的反问到。

    让花月白觉得她不傻也并不影响什么。

    “那你一直是在装傻?”花月白手一僵,筷子便掉到了桌上。

    花月夕也未反驳,只是就着花月白的筷子夹了点开胃菜,送入她自己口中.......

    ........

    从小时候一直装到现在?

    她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现在又为什么不继续装傻了?她到底要干嘛?

    傻子其实是个工于心计之人,花月白想想就一阵齿冷.......

    ”你为什么要这样,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这些年为什么要装作傻子受辱?

    ”你觉得呢?“花月夕不答反倒挑眉问她。

    闻言,她有些紧张。

    “你一岁丧母,两岁爹就娶了我娘为正妻.......后来你六岁就变傻了......”花月白蹙眉思索。

    ”后来我还想过这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傻了.......原来是装的!“

    花月夕微微点了下头,示意自己有在听她讲。

    只是在低头的瞬间,神情复杂,看来傻子花月夕小时后变傻,并非传闻里的生病。

    本来她也就是逗花月白玩一下的,没想到无意间爆出了不少内幕。

    “我明白了!你觉得自己的身份对我们有威胁,所以你想求自保?用装傻来让我们对你放下心防?”

    “自保?嗯,你说的很有道理。”花月夕诚恳的评价到。

    “不对,我还是想不通。就算是忌惮,我娘也应该忌惮花致远啊!”

    花致远是花芷蓉的同胞兄长,是二姨娘钱氏所生。

    觉得花月白的娘会忌惮花致远?这点她不太赞同。

    “你不懂的事情还多着呢!”花月夕嚼掉了最后一块开胃萝卜,神色复杂的说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二姨娘什么出身?花复问娶她,还不是看在她怀了他的种的份上,才收了她做偏房的。”

    二姨娘钱氏乃是艺妓出身,来花家之前扶云路就听扶天青讲过许多花家的事的。

    花复问在府里各个妻妾的出身自然也是晓得一二的。

    花月夕看花月白还是不明白,进一步解释到,”你傻不傻,难道这么多年,你都没看出来花复问根本就没打算过让花致远继承家业吗?花复问不喜欢花致远的出身,他是艺妓所生。“

    花月白真的想不明白,一时也没注意到自己居然被傻子骂了.......

    ”爹平时对花致远百般纵容,即使他吃喝piáo赌五毒俱全,爹也从来没罚过他啊?“

    ”我以前只道花致远是个草包,原来你也不太聪明啊!捉急哦~“花月夕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你个傻子,竟敢骂本小姐蠢?!”花月白气的发抖。

    “那不叫纵容,叫不闻不问。你见过哪个家主不栽培自己的继承人的?”

    ”还有花复问几乎没给过他锻炼的机会,你觉得花复问打算过让他当继承人?“

    ”对哦.......“每次有机会历练,爹都是带她去的,几乎没带过花致远.......

    但是傻子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些呢?

    如果她想求自保,为什么不接着装傻?

    还是说她现在不需要装傻了?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到底想要什么?“花月白越想越心惊。

    花月夕嘴角一扯,眸光微寒。

    花月白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心下有些害怕,从未见到傻子有这副表情........

    花月夕微笑的盯着花月白,一点点的逼近........

    ”你你你!!!你想干嘛!?“花月白紧张的往后退.......

    ”我想.......“

    花月夕又向前走进了一步,笑得有些可怕。

    ”咕......”花月白咽了咽口水,额头一滴汗顺着眉梢留下。

    她只觉心都快要跳到嗓子尖来了.......

    “我想要你的.......”

    “汤饼。“

    呃?!

    花月白惊呆了。

    花月夕指了指自己方才吃的开胃菜.......

    空空如也。

    ”哦。“

    花月白下意识的,就把自己还未动过的一碗汤饼给推了过去。

    还未恍过神来........

    ”滋溜......“花月夕满足的吸着汤面,突然丢出了个重磅炸药,”对了,你最好离景千山远点。“

    ”你做梦!!“花月白恼羞成怒到。

    嘿,这小娃娃怎么一听到景千山就反应的这么快呢?

    “我认真的。景千山喜欢的是花芷蓉,他根本就不喜欢你。”

    “胡说!你少在这里挑拨我跟他的感情!!”

    花月白唤出佩剑,上来就要砍碎她的碗。

    花月夕纵身跃起,稳端汤面,又吃了一口。

    完全不受她影响。

    ”你那个小情郎根本就不喜欢你,你还是清醒点好,别被情爱冲昏了头脑。“

    ”他喜欢的是花芷蓉。就算你愚钝,我也不信你没发现这两人有点什么。“

    ”不可能,你骗我!“

    ”老朽从不忽悠人,今早我还看见他俩在后院里拉拉扯扯。“

    不忽悠人?

    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事她还真没瞎掰扯。

    花月夕脸色煞白。

    其实她早就不止一次的怀疑过这两人之间有什么。

    可是几乎每次都被景千山搪塞过去。

    花月白不死心的说到,“可是他对我也挺好,我不相信他对我无情!”

    “那你有没有发现他几乎每次对你好,都是在花复问面前?”

    花月白眸色痛苦。

    看来被她说中了。

    其实扶云路也不晓得景千山是不是这样做的。

    她不过是瞎猜的........

    ”花家跟景家联姻,地位会很稳固吧?“

    花月夕吃下最后一口汤面。

    ”景千山估计是想把你们都收房,一个当妻,一个做妾。“

    ”地位和感情双收,算盘打的真响亮啊!“花月夕啧啧佩服。

    ”不过老朽还是要提醒你一句的,花芷蓉不会是个甘心做妾的主.......“

    花月白眸色空洞黯然,沉默不语,竟也忘了回嘴。

    或许景千山是真的讨厌她的吧。

    或许真的是她太自以为是了吧。

    误把逢场作戏当成了百般呵护........

    误把随眼一瞥当成深情万种.........

    花月夕看着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摇了摇头。

    现在醒来,还不算太晚。

    -

    世间名酒,当数寒潭香最得老祖欢喜。

    其次就是蓬莱春了。

    花间一壶酒。

    蓬莱春酿的最好的,当数这花间坊了。

    花间坊的蓬莱春全是由东家亲自酿造的。

    酿酒的手艺可谓是登峰造极。

    愿意重金请他去酿酒的人不在少数。

    但是老祖年少时就是花间的常客,现在数百年过去了,花间的蓬莱春还是一坛半吊钱.......

    相传这位东家是个有故事的人。

    年轻时爱上了一位姑娘,两人在万千桃树下相遇。

    只一眼,便惊艳了岁月。

    姑娘擅酿酒,尤擅蓬莱春。

    蓬莱是多少人的仙人梦,可这两人活得却令神仙也羡慕。

    可惜蓬莱难求,春风也留不住。

    两人终是情深缘浅。

    姑娘被家人许配给了旁人,几年后郁郁而终。

    他要的从来都不多,不过是执一人之手,在年岁里相守。

    愿老花间。

    这大概是这位东家求不来的梦吧.......

    带着故事的酒,大概这就是它醇香的原因吧?

    ”大胆!你这傻子居然敢假冒老祖!!“

    一个带着怒火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扶云路差点没被酒呛到。

    闻言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