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确认过眼神,是老祖的粉
    花月夕闻声挑眉,转头打量了下来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是一位一字眉、瑞风眼的青涩少年,此刻正眉毛上挑,袖口的曲波纹表明着他天罡派弟子的身份。

    确认过眼神,是她……

    不认识的人.........

    “你干嘛要冒充辞仙老祖!”来人历声喝道。

    冒充?

    “我没冒充啊。”

    在下正是辞仙本尊……

    花月夕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

    “你还敢说自己没有!?”来人微怒,指着花月夕的左手腕,“你敢说这不是在模仿老祖的九玄?”

    傻孩子,这是真的九玄啊……

    花月夕哭笑不得,“算是吧。”

    “我最讨厌看见有人冒充老祖了!说吧,你为什么要冒充老祖?”

    难道这年头江湖里盗版的她很多吗?

    花月夕略一思索,便答道:“因为我崇拜辞仙!”

    花月夕接着毫不犹豫的,往自己脸上贴金:“老祖武功天下第一,传闻她曾经一个人就打败了……#@%&^##……(此处省略三百字)”

    在长达半个时辰滔滔不绝的自我吹捧后,少年听的是瞠目结舌。

    花月夕最后总结一句,“所以我也想像她一样!”

    那少年一阵沉默。

    花月夕观察少年的反应,心道:坏了,难道是她想错了方向?这孩子其实是讨厌老祖的?

    花月夕正犹豫着要不要狠心的黑自己一把。

    少年眸光突然一亮,一拍大腿道:“巧了!原来你也喜欢老祖!”

    (/“≡_≡)=!

    吓她一跳,这孩子反应也太慢了点吧?

    把她老人家紧张的......

    “咳咳,那我考考你,你可知老祖最擅长什么?你为什么喜欢老祖?老祖长什么样你见过吗?“

    花月夕一连抛出三个问题。

    嗯,没错。

    她其实就是想听听别人夸自己而已........

    ~( ̄▽ ̄)~*

    ”老祖最擅长的就是凑热闹和玩!“

    ?

    她最擅长的难道不是制符么........

    ”我也想像老祖一样,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却可以轻轻松松的成为天下第一的人!“少年双手握拳,目光坚定,闪烁着光芒。

    ??

    她成为反面教材了?

    误导了一个好少年,真是罪过啊........

    ”至于见过老祖没........“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嘿嘿...这个还真没有,老祖过世后我才出生的........“

    对哦,她差点忘了自己已经死了四百年了。

    不过他也算是见过老祖了。

    毕竟本尊现在就站在他面前嘛。

    “不过!我有老祖的画像!”少年激动的说道。

    “这可是我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弄到的!一般人我都不会给他看,你也算是个幸运的了!”少年说着就在灵囊翻找。

    她不需要看画像,自己就是老祖。o(* ̄︶ ̄*)o

    不过看着这少年这么崇拜自己,不得不说内心还是有点骄傲啥的。

    捣腾一番,少年终于拿出了画像。

    这个孩子不仅费了好一番努力弄来了画像,居然还随身带着它。

    这小辈真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觉得........

    觉得.........

    呃?

    “好丑啊......”

    “不许你这么说辞仙老祖!”那少年一听有些不满。

    那画像上是一个满脸褶皱、白眉黑目的老妪.........

    花月夕拿着画像的手一哆嗦,有点怀疑人生。

    如果不是那老妪左腕缠着九玄,一手拿着酒坛.........

    她还真的以为他拿错了.........

    “你是不是被骗了?”花月夕决定挽救一下自己的形象。

    “不可能!这可是我省吃俭用四个月存的银子,才从天机手里买来的!怎么可能是假货!”

    我可真是谢谢你啊!还搞得这么辛苦.......

    花月夕在心中吐槽道。

    “可是我怎么听说老祖年少时就结丹了,这么可能是这副尊容?”

    少年一惊,这么说他真的被骗了?

    ”之前总觉得辞仙老祖天下第一,她在我心里就是个很有资历的前辈。“少年沮丧的自言自语道,”当时我也没怀疑过这个画....没想到竟然是假的!”

    这就对了嘛!

    真是孺子可教也!

    “那辞仙年纪轻轻就已经震慑江湖,肯定长得更威风些才是!老祖应该是龙骧虎视,不动声色间就能用用眼神吓退敌人!”

    (╬▔皿▔)凸

    震慑只能靠脸吗?!!!

    为什么她一定要长得吓人啊喂!

    本尊从前长得美若天仙的好不好?!!

    花月夕已经放弃纠正他的,无奈的转移话题,“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白芨。”

    ”在下花月夕。“

    老祖也自报姓名。

    ”知道,花家傻子嘛。久仰大名了,看来传言也不尽可靠。“

    ”........“

    怎么感觉这傻子的名声比她辞仙老祖的名号还响亮呢?

    ”你来喝蓬莱春?“白芨瞥见她桌子上的酒。

    “嗯......”

    当然是蓬莱春,花间坊就数蓬莱春最出名,不喝这个喝什么?

    “姑娘好眼光!根据我打听到的独家小道消息,辞仙老祖最爱的就是这个!”

    “非也。老祖最爱的是寒潭香,其次才是蓬莱春。”

    “看来我遇上知己了啊!你居然还有更准确的消息?!就冲这个,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呵呵,那我谢谢你啊.......”

    “不必客气!”

    “.........”( ̄_ ̄|||)

    .........

    话说,花月夕在白芨滔滔不绝的自言自语中总算是喝完了一坛蓬莱春。

    花月夕终于在白芨念念不舍的目光中与他挥手告别。

    -

    ”哟,都在呢?“

    花月夕一回花家就看见景千山、花月白、花芷蓉等人聚在前厅。

    气氛好不诡异。

    花月白脸上隐隐还留有泪痕,此刻正又气又怒着。

    花芷蓉好似受了莫大的委屈,欲哭似哭。

    景千山脸上就更丰富多彩了,一脸便秘样,满是愁云。

    上位端坐着的花复问也是一脸气愤。端茶伺候的下人低眉立在一旁,不敢出声。

    看来刚才一定是错过了什么精彩的事情。

    没人理她.........

    “行吧,那我就先说了,说完就不打扰你们了。”

    还是没人理她........

    花月夕从灵囊里拿出一张纸,交到了递到了景千山手里。

    景千山这才不耐烦的看着她。

    “休书。”花月夕道。

    众人皆是一惊。

    休书?

    “放肆!从来没有女子休夫一说!!”

    花复问厉声责问,完全没有意识到花月夕完全不似平日那般痴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