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休夫
    “那我便开个先例如何?“

    景千山这才缓过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被花月夕休了?

    还不是退婚,是休夫?

    简直是莫大的耻辱!!!

    “你凭什么休我?!”景千山气的牙齿直颤。

    花月夕笑得放肆,“就凭你不配啊!”

    景千山气结,“我配不上你?笑话!天大的笑话!”

    景千山道,“你自己难道没点自知之明吗?”

    花月夕冷笑反问,“自知之明?我不是傻子。”

    “不是傻子?就算你现在不傻了,这么多年你在关胜干过了多少傻事,早就沦为了关胜的笑柄。你觉得还有人敢娶你吗?”

    花月夕一阵静默,没答话,只是看了看花复问。

    真沉得住气......

    别人这样说自己女儿,他都能冷眼旁观,没为她说一句话.......

    扶云路突然觉得,真正的花月夕一生真的好悲哀,出生不久就没了娘亲,才六岁就变得痴傻。未婚夫居然还是个蒲男,就连亲生父亲都对她如此冷漠。

    恐怕她到死都没能遇上个关心她的人吧。

    算了,既然用了她的身体就帮她出口气好了,也算是给她的一点报酬。

    虽然再怎么正名都不能改写她的一生了........

    景千山见花月夕不言语,还以为花月夕自知羞耻了呢,连先前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

    花月夕将景千山的得意看在眼里。嫌弃道,“我来之前发生了些什么,你们不说我都猜的到。你花心不说,还长得丑。在下真不明白,景公子您向谁借的勇气如此猖狂?“

    ”我长得丑?!“景千山颤抖的指着自己的脸。

    他虽然不是美男却也长得儒雅,从来没人说他丑过!

    ”可不就是丑吗?!人丑,心黑,还废柴,哎呀,你真的活得好天真啊,居然敢这么自信?“

    花月夕余光瞥见花月白竟然忍不住嗤笑。

    这娃娃总算想开了,看着景千山被骂居然也没维护这个蒲男。

    花复问现在也没有呵斥花月夕,就由着她骂他,估计是也憋着气。

    只有花芷蓉还在边上装柔弱。

    景千山气的浑身直哆嗦,憋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字来。

    ”你!!!“

    ”你什么你啊!你以为自己了不起啊!!有本事出去打一架?你要是打赢了我,我在街上跪着给你赔不是,算是我配不上你。要是我赢了,也不用你跪了,让我休了你就行。如何?“

    景千山狂喜,这不是找打吗?正愁有气撒不出,这下好了。

    其他人也是被花月夕这狂妄无比的话吓得一惊,该不会是犯傻了吧?

    花月夕从小痴傻,没修炼过,就是个废柴。

    都是个大人了,连人家刚满八岁的孩童都打不过。

    现在说要挑战景千山,是不是想不开?

    ”请吧,在中央擂台。“

    景千山都快要被她的嚣张气笑了。

    ”去什么去,还嫌不够丢人是吧?“

    花复问开口就是责令她丢人。

    花月夕目光寒彻,转头答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丢人?”

    花复问被她不容置疑的目光盯的盯的一怔。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真的有底气说这个话。

    -

    关胜中央擂台。

    一般来说每个州县都会设立一个中央擂台。

    擂台以前只是为了切磋交流术法、武技之类的,开始还只是交流,时间久了就变成了寻仇斗殴的地方。

    人们也都习惯了,只要上擂台没出人命,基本上都不会有人插手。

    平时要是遇上有人打擂,整个中央广场都会聚集不少人凑热闹。

    如今一看打擂的是这两个自带话题的人,大半个关胜的人都来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水泄不通,广场上一片嘈杂。

    竟还有夸张的驭器飞在空中观望........

    场面可谓是好不壮观。

    证约人正在擂台上宣读花月夕与景千山定的条约,也就是方才在花家的那番话,还有关胜打擂的明法律例。

    ”花家那傻子这是病好了吗?“

    ”哪是病好了啊?我看呐,是病的不轻,这不是明摆着送上去给人打吗?“

    ”花家的人怎么也不拦着点,就让她这么疯啊?“

    ”花家?花家本来就没把她当个花家人。估计是懒得管吧!“

    ”也是,这么个又傻有疯不能修炼的废柴,估计任谁都看着不舒服。“

    ”才不是,花月夕才不傻呢!我相信她一定能赢!“

    众人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向说这话的人,别又是个傻子吧?

    说这话的是白芨,估计是真心的把花月夕当成知己了,竟然这么支持她。

    花月夕还挺感动的,毕竟是才认识,就肯为她说话,也不怕被连累。

    花复问真的是肠子都给悔青了,早知道就拦着了。

    找打还搞得这么高调。

    现在看热闹的这么多人,这脸丢的,会让整个花家都沦为笑柄的。

    突然人群一阵躁动,是扶家的人来了!!

    “扶家的人居然都来了?!也来凑热闹吗?”

    “那个是扶家的扶将离,扶家下一位继承人很有可能是他!!”

    “那也就是说他是扶家的小家主?”

    “花月夕的名声够大的啊!连襟江的小家主都来看笑话了。”

    花月夕有些意外,扶将离来干什么?

    还怕她打不过景千山吗?

    .........

    那个证约人总算是读完了所有的公约。

    景千山走上了擂台,在上面不耐烦的看着花月夕。

    跟她打,他都嫌丢人........

    想到等下就能解解气,也就耐着性子等了。

    该花月夕上去了,所有人都目光都锁定在了她身上。

    花月夕迎着大家或好奇,或同情,或鄙夷的目光中,嘴角一勾。从容不迫的走上了台阶,不卑不亢的。

    一些人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想法。

    花月夕看着像是很有把握的样子.......

    突然.......

    ”啪!“

    花月夕没注意到自己脚下最后一级台阶,摔成了一个大字。

    众人皆是一愣。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笑声。

    囧,刚才光顾着走出气场去了,没看路.......

    扶将离看着老祖惨兮兮的模样,扶额。

    就知道老祖不靠谱.......

    “别丢人了行吗?花家主还是早点把她领回去吧!”

    景千山都被花月夕逗乐了,也没顾及着得不得罪人就开口嘲讽。

    被点到名的花复问,脸红耳臊的,直把景千山记恨到骨子里去了。

    花月夕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别急啊景公子,还没打呢,难道你是怕了!?“

    ”哼,我会怕?“景千山气急反笑,”该怕的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