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休夫
    景千山唤出佩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花月夕却并未唤出任何武器。

    景千山轻蔑一笑,”找死。“

    花月夕没有佩剑,也并不打算用九玄。

    杀鸡焉用牛刀?

    就算她现在灵力低微,对付一个景千山还是绰绰有余的。

    证约人一挥旗,景千山就使出了风刃斩,花月夕错身闪开,好不轻松。

    ”看来花月夕还有点本事嘛,应该不至于输的很惨吧。“花月白对花复问说到。

    花复问没答话,只是专注的看着擂台。

    景千山微怒,用全力使出了一道佛山印。

    一道山形光芒便朝她压下。

    景千山以为她来不及躲闪,露出得逞的表情。

    只有这种程度吗?佛山的强弱和大小因人而异,这景千山唤出来的明显很弱。

    花月夕嗤之以鼻,随手丢了一张化虚符。

    小山便在顷刻间不见。

    场面一时寂静,众人都没看清她是怎么化解的。

    ”是化虚符!“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一阵惊呼。

    众人议论声突然一下就炸开了,沸沸扬扬的。

    花家一行人也是惊得半响回不来神。

    符纸这种东西花月夕怎会有?

    何况是化虚符还是比较高阶的符纸?

    景千山不可置信,”你居然有符?“

    ”哟,你没有还不让别人有了?“

    花月夕回了句嘴,百无聊赖的掏了掏耳朵。

    景千山被她这副瞧不起他的样子彻底激怒了,趁着花月夕放松警惕便挥出排山倒海掌。

    花月夕没躲,就在众人以为她要被拍成肉泥的时候,花月夕微微闪身,在景千山后背贴了一张定身符。

    景千山居然完全无法挣脱!

    看来这张符纸必然是高阶的!

    下面的人几乎要被花月夕这阔绰的出手闪瞎了眼。

    许多门主家主得一张品级高些的符纸,那都是要供起来的,都舍不得用。

    现在花月夕居然一下用了两张这么好的符?!

    证约人都看呆了,也忘了摇旗子。

    花月夕风轻云淡的笑了笑,走到证约人面前,”谁赢了?“

    ”哦哦,我宣布,花月夕胜,景千山败。“

    景千山还保持着那挥掌的姿势。

    花月夕走到景千山面前。

    景千山只能用怨恨的目光盯着花月夕。

    花月夕无视那道视线,拿出了之前的休书,把他手掌放平,把休书放了上去。

    然后头也不回的下了擂台。

    台下鸦雀无声。

    只有白芨最先反应过来,得瑟的说道,”我就说花月夕一定会赢的吧!“

    ”谢谢。“

    花月夕朝白芨笑笑,真心的。

    然后在众人的惊叹声中自顾自的走了。

    也没等花家的人。

    花月夕走后那道定身符便自燃了。

    景千山自然也就能够活动了的,只是他眼中居然出现一丝惊恐。

    其他人没太主意,但是这道惊恐却被花月白捕捉到了,她有些想不明白。

    -

    其实那道定身符被她动了点手脚。

    不只是简单的定身,还有幻化邪物的作用。

    被施术者会看到很多邪物,而且分不清何为真实何为虚幻,只会当成邪祟上身。

    也算是帮花月夕出了口恶气。

    花月夕回来的时候买了坛酒,

    自顾自的喝。

    只是床下的那几瓶寒潭香始终没动。

    ”花月夕!!!“

    门外一道不耐烦的女声响起。

    花月夕有些意外。

    开门答道,”稀客啊!二妹怎么有闲心光临我这小破屋啊?“

    来人正是花月白。

    ”你以为我想来?还不是爹找你!“

    花月夕有些好笑,”花复问找我打发个下人来不就好了?怎么还让你这个千金来请呢?“

    花月白扭头冷哼一声。

    “花复问可是要问我符纸的事?”

    ”我怎么知道?”花月白没好气的答道。

    两人一路无言。

    前厅。

    花复问开门见山的问道,”你的符纸怎么来的。“

    花月夕早就料到花复问为的这事。

    ”扶家的人给的。“

    这话半真半假,花复问虽有些怀疑倒也是信了。

    也就只有扶家有这么大的手笔了。

    花复问道,”那天救你的人给的?“

    ”嗯。”

    花复问又道,“你病是怎么好的?”

    现在才想起来问这事啊?

    ”你怎么不问问我以前为什么病了呢?“花月夕有些好笑。

    ”你这话什么意思?郎中说你是发烧时把脑子给烧坏的!“

    花复问对花月夕的责问有些恼火,不满她说话的态度。

    ”你信了?“花月夕冷笑一声。

    花月白一惊,难道花月夕是被别人害的?

    “难道还是我把你弄傻的不成?!”花复问有些恼火。

    “我又没说是你,你急什么?”

    花复问懒得再去跟她计较,平复了下心情又道,“明天跟我一起去扶家一趟。不想去也由不得你!”

    花月夕早就料到这事了,也并未反驳。

    -

    花复问早早的就起来了,备好了一堆礼物准备给扶家送去。

    “你姐呢?怎么还没来?我不是叫你去叫她了吗?”花复问对花月白说道。

    “我一早就去叫她了,谁知道她怎么还没来,说不定还在睡懒觉吧!”花月白没好气道。

    “胡闹!你再去叫她!这么重要的事她也敢怠慢!”

    “我才不去呢!”花月白不情愿道。

    “我看我平日里真的是太惯着你了!连我都叫不动你了吗?”花复问责问道。

    “这是下人干的事,凭什么让我去!?”花月白有些委屈。

    花复问气的一抖。

    ”我们自己去就好了,干嘛要带上她?“

    ”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既是要道谢,怎么能本人不来呢?“花复问恨铁不成钢。

    “算了,还是我去吧!”花芷蓉来打圆场。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不必了,我来了。“

    花月夕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哼!现在才来!“花月白把气撒在花月夕头上。

    花月夕假装没听到。

    ”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赶紧过去。“

    .........

    花复问一行人御剑飞行。

    只有花月夕被花月白带着。

    本来花复问是叫花芷蓉带着花月夕,可惜花月夕非要花月白带着她。

    花月白自是不愿意。

    但是花复问态度强硬,她又不敢忤逆她爹。

    其实花月夕完全可以用九玄或是飞行符的,但是她现在还不想暴露九玄,也懒得用飞行符。

    毕竟........

    这样有趣的多.........

    “你飞快点啊!怎么这么慢啊?!你看他们都甩你一大截了。”花月夕抱着花月白的腰喊道。

    “你闭嘴!还不是怪你影响我!”

    “你是不是学艺不精啊!”

    “你好意思说我吗?你都不会御剑!”

    花月夕满眼笑意,感慨道,“我连剑都没有,倒是你这...好剑啊!”

    “你居然敢骂我?!你信不信我把你丢下去!”

    ”哎呀,我好怕怕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