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大昭
    花月夕和花月白一路吵吵闹闹的,总算是到了襟江扶氏的地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怎么才来?“花复问和花芷蓉早就到了。

    “还不是因为她!”花月白没好气的说到。

    花月夕抬头看天,假装听不见。

    如果世界上没有你,人生该少了多少乐趣?

    (???)?

    “好了,别吵了。等下都给我放规矩点,扶家重规矩!别给我惹事!”

    四人由一个看门人领着进了南门,带到了一个小厅。

    那个看门人跟扶家一个小厮交待了几句就回去了。

    “各位先吃点茶,待我去通传一声。”

    那小厮言罢就把他们晾在了这。

    待小厮走后,花家一行人才开始放松的打量这里。

    这里处处都透漏着气派,灵气浓郁,仙气飘渺。

    就连随便一个小厅都是奢华之中有内敛。

    ..........

    一炷香过去了,扶家一个人都没有来。

    花月白都上了好几趟厕所了,喝茶都快给喝吐了。

    ”什么人啊!这么久了都没见有人来叫我们。“花月白愤恨不平道。

    花复问等的也有一些急,但到底比花月白沉稳些,“你懂什么,扶家是能随便请的来的吗?能进来就已是莫大的荣幸了!”估计是扶家家主太忙,有事情才耽误了。

    “那也不能这么怠慢人,好歹也派一位小辈过来啊!那有把客人晾在这里的道理!”花月白闷声嘀咕。

    “越是急躁就越是要冷静,说不定人家就是在考验我们忍耐力,万一这是花家的一个机会呢?”花复问道。

    ”坏了!大姐呢?”花芷蓉一愣,突然出声。

    花月白和花复问闻言一惊。

    明明刚刚还在,怎么转眼就不见花月夕人了呢?

    “八成是跑哪疯去了!”花月白道。

    ”是不是上厕所去了?“花复问急道。

    刚才一心想着见到扶家的人时候说什么,完全没有留意花月夕。

    “万一跑到了不该去的地方,惹恼了主人可怎么好呀?”花芷蓉道。

    ”管她呢?她自己跑的,关咱们什么事?“花月白有些不以为意道。

    ”你以为她自己跑的就不管我们事了?!“花复问道,”别人只会说我们没看好她!“

    ”不能让她瞎跑,要在她闯祸前把她找到!你去找找。“花复问又道。

    ”又是我?“花月白不情愿的开口,刚想说不去,就被花复问的眼神制止。

    ”好吧...我去就是。“花月白极不情愿的出门。

    ”爹爹,我也去找。“花芷蓉开口。

    ”嗯。“

    ------

    ”姑姑啊,这样真是不是太过分了?“扶天青盯着自己一手牌问道。

    “过分?”(??_??)?

    花月夕:“表侄,你说过分吗?”

    ”完全不,让他们等着吧!”表侄答道,“表姑快出牌。”

    扶天青心道:好吧~_~他就知道姑姑是个腹黑的主……

    “六钱!“

    花月夕注意力都在手上的牌上,哭丧着脸道,“侄孙啊!你就不能让一让老人家吗?”

    扶将离面无表情答道,“不能。”

    说罢,丢下一张牌,“七钱!”

    “压着打啊?太欺负人了!九钱!”

    表侄使了个眼色,“没事,表姑,等下我喂你一张牌!”

    花月夕挑眉,”哎呦,表侄不错哟~“

    扶天青:”哼,你就知道讨好姑姑,好让她到时候多给你点符咒!“

    接着就丢下一张牌,”四索!“

    ........

    然而花家一行人早已被抛诸脑后........

    -----

    ”参见......呃......拜见老祖,参见家主......”一个内门子弟突然进来见礼道,似有要事相报。

    “什么事啊?”花月夕抬头抽空问道。

    “有人误闯了罗刹阵。”那人规矩答道,“请示老祖是否要将人抓起来?”

    “无妨,应该是花家的人。”花月夕说道。

    ”还......“那弟子欲插嘴。

    ”我猜也是。“扶天青打断道。

    “我用天镜看看。”扶将离正色道。

    花月夕点头。

    ”是花月白和花芷蓉“扶将离看向手中的天镜说道。

    ”应该是出来找我的。“花月夕道,”要不你去把他们弄出来?“

    ”好。“扶将离道。

    ”还有......“那弟子又欲开口。

    ”对了,那个花芷蓉你离她远点。花月夕补充道。

    扶将离皱眉,不解道,”为何?“

    ”感觉她不是什么好鸟。“花月夕道。

    扶天青心想:老祖你好意思说人家坏吗?明明你才是一肚子坏水好么?

    来通报的那人面色犹豫,弱弱的开口”还有一事.......“

    花月夕挑眉,”还有事?“

    ”大昭山山脚下有异动....“

    ”什么!“花月夕惊叫,众人捂耳。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花月夕问道。

    那弟子欲哭无泪,他刚才是想说来着,但是他们给过他机会吗?

    “我的好酒啊啊啊啊啊——”话音未落,花月夕早已消失不见,如同风一般无影无踪。

    “不愧是老祖,这速度可真快。”那弟子感慨道。

    “为什么不用飞行符?不是更快一些吗?”扶将离正经的问道。

    “呃?估计是给急忘了。”扶天青道。

    -----

    ”啊啊啊——“花月夕御着九玄,急吼吼的从罗刹阵上方飞过。

    ........

    花月白有些惊恐,”怎么感觉刚才有个历鬼在我头上飞过去了?“

    .........

    ”千万别动我的酒,不然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一定要把那个人抓出!!“

    大昭山隶属扶家地界,位于襟江最边缘。

    当年扶云路在外游历时,收集了各地名酒和老酒,带回来后就放在大昭山的窖洞里。

    扶云路可宝贵着了,平日里有事没事总会去酒窖里逛逛。

    有时候都舍不得喝,只是去闻闻酒香。

    简直就是她的心头肉,命根子呐!

    花月夕在窖洞前停下。

    进去的时候心都是忐忑的。

    窖洞幽黑,伸手不见五指。

    花月夕颤抖的准备掐一个明亮咒。

    至于为什么颤抖.........

    那是因为........

    整个窖洞都弥漫着超级浓郁的酒香。

    估计只需要她手指一敲,稍微点个小火苗,整个窖洞都会轰燃。

    这到底是有多少坛酒被开了才会有如此大的酒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