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晚辈受教
    一叶扁舟,襟江泛泛,碎碎波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的乖乖侄孙还没来吗?”扶云路频频张望,泪眼婆娑。

    “还没呢。”扶天青触景生情,姑姑才回来,就又要分离。此一别,还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呢!

    “侄儿啊!此去经年,你一定要好好的照看侄孙才是,莫要让他打光棍才是。”扶云路语重心长的交待着。

    扶天青也两眼汪汪,声泪俱下地保证道,“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将离像姑姑一样,成为一个千百年的老光棍的!”

    “……”老祖面上分别的忧桑出现了一丝裂纹。

    (╯‵□′)╯︵┻━┻

    特么说好的姑侄情深呢?!干嘛老往老人家心口捅刀子?!

    ”姑姑啊~无论你们走了多远,在外受了什么样的委屈.......一定要记得,襟江永远是你的家!”扶天青说道着忍不住抽出了手帕拭了拭眼泪。

    扶云路闻言又是一阵感动,想要给侄儿一些安慰。

    于是两人抱在一起,放声大哭。

    刚刚赶到岸边的扶将离不明所以,一脸复杂的问了问一旁站着的表叔,”他们两个在干嘛?”

    ”不知道......一直在抽风......好像还讨论了一下你的婚姻大事........”他都习惯了。

    ”........”

    突然身旁又传来一阵哭声。

    扶将离和表叔带着探寻的目光看向了旁边........

    (?_?)

    “呜呜呜.......太感人了!”阿昭看着那相互拥抱在一起的两人,泣不成声的感慨了一句,然后就跑过去加入了他们。

    扶云路和扶天青有些愣神的看着跑过来保住他们的小娃娃,哭声一顿,接着又是一阵感动,三人抱团痛哭。

    其声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路人歌曰:“青阳两江襟江长,姑侄师徒泪沾裳”

    直令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只有扶将离与表叔二人不为所动,甚至还有些嫌弃的扶了扶额,动作之整齐而同步,令人惊叹。

    扶将离实在是有些不忍直视,出声打断道,”姑奶奶,灵囊拿来了,你们是不是该启程了?”

    扶云路闻言一愣,静默了片刻,突然又是泪眼婆娑,“阿离啊~姑奶奶最舍不得的就是你了!”

    扶将离神情复杂,有些犹豫要不要说句矫情的话。

    扶将离脸上有一丝别扭,正欲开口。

    ”啊!是灵囊!“扶云路突然飞快的移开视线,一脸惊喜的拿过灵囊,”有酒吗?!有酒吗?!“

    ”挖塞,真的有酒诶!还有好多银子!!还有糕点诶!侄孙你可真贤惠啊!“

    他突然就不那么想开口了...........

    扶云路突然想起什么,脸色一变,眉头皱了起来。

    扶将离知道姑奶奶这是有重要的事要交代了。

    想到昨天的黑影和阿昭的事,查出黑影之事迫在眉睫,扶将离不由得心下一紧,静待老祖的派遣。

    扶天青和表叔也想到了昨天之事,不由得眸色一沉。天高地广,要找出一个样貌都没看见的黑影,谈何容易?

    扶云路终在三人的目光中缓缓地开口,”侄孙啊,我实在想不明白,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有个标准,我好在朝临给你物色几个啊!“

    ”........”

    摔!

    (╯°Д°)╯︵┻━┻

    果然老祖要能靠的住,母猪都能上树啊!

    只有扶天青一脸感动,姑姑即使身处万千繁忙之中,也不忘自家阿离的婚姻大事。

    扶将离:哪里看出来的繁忙?!啊喂!(╯‵□′)╯︵┻━┻

    表叔感同身受的看了看扶将离,他当年也是经历过的人,于心不忍决定帮他一把。

    ”表姑啊!真的该走了!“

    扶云路这才放过了扶将离,“那好吧......我们启程了啊!”

    三人颔首,扶天青把小娃娃放在船上,与扶云路有道别了几声。

    扶云路在船上喊了一句,“记得要常去冰室看看我的身体啊!有什么事就及时与我联系~”

    三人应下,扶云路放心。

    转头看着小娃娃,有些不确定的开口,“你叫啥来着......狗蛋?”

    “.........”小娃娃委屈的吸了吸鼻子,“不是娘亲师父你给我取得阿昭吗?”

    呃......她有吗?

    扶云路略一沉思,恍然大悟道,“哦,对哦!好像是叫阿柱来着。”

    “.........”

    “来阿柱......为师给你下一道隐灵咒。”扶云路笑的贼兮兮的。

    “……”那是什么东西,宝宝好害怕。

    还有……

    为什么是阿柱啊……

    岸上有些看不清船上的人在干什么,只能隐约的看到扶云路下了一道术法。

    扶将离不解的问道:”那是在干什么?“

    扶天青得意的道,”那是你姑奶奶独创的符咒,即使修为在被施术者之上的人,也察觉不到被施术者身上的灵力波动。“

    扶将离不明白姑奶奶此举的用意,出声请教道,”姑奶奶为什么要给阿昭施术?“

    扶天青却反问扶将离,考验道,”依你所见,此举为何?“

    扶将离大胆猜测,”姑奶奶隐藏阿昭的势力,可是为了不引人注目,低调行事?“

    扶天青摇头,”非也。“

    扶将离皱眉,诚实道,“孩儿不知。”

    扶天青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依为父猜测,八成是看着那小娃娃的修为比她现在这个身体高,心里不平衡。“

    扶将离,”........“

    旁边表叔赞同的点头,”我看也是。“

    ”..........“

    青阳两江,襟江最长也最宽。

    襟江左临青阳,右连朝临,是师徒二人的必经之路。

    跨江,若是修为稍高些的修士御剑飞行,也要花上个三两日,即使动用飞行符,也至少要花上整整一天。

    此去路途慢慢,实在是令他想不通。

    忍了又忍,终是忍不住开口;“所以这么长的路为什么他们要用浆划呢?!”

    而且还是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扶天青看着努力划了很久,却没漂多远的师徒二人,一脸心酸。

    旁边表叔也没回答他的问题,开口说了另一句高深莫测的话,“你知道世人都说辞仙是’辞三界,告五行,不算在天地之中‘吧?”

    扶将离点头,却不解表叔此话的用意。

    表叔又问:“你知道这句话通俗点,怎么理解吗?”

    扶将离道:“表叔请讲。“

    ”你姑奶奶脑子有坑,思维不正常,一般人没办法理解很正常。“

    ”..........“扶将离静默了一会,作揖道,”晚辈受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