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武陵
    入夜,星月交辉,晚风习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江面上只有一艘亮着气死风灯的船十分显眼。

    襟江的师徒二人行,现在多了一只精怪。

    扶云路躺在太师椅上,一边啃着小鸡翅,一边唠嗑,“鱼胖子啊,话说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带着鸡翅呢?”说完又转头问了问阿昭,“鱼爱吃鸡翅吗?”

    阿昭十分果决,”不喜欢。”

    ”你喜欢吃鸡翅吗?“扶云路疑惑的问鲶鱼精。

    ”呃.....喜欢。”其实他一点都不喜欢好吗?要不是主上说带着这个会好点,他一点都不想带着的好吗?

    扶云路挑眉道,”真的吗?感觉你回答的很勉强啊?”

    鲶鱼精只好违心道,”我本体不喜欢,但是化成人形后还是挺喜欢的。”

    ”哦。那怪不得。”

    扶云路和阿昭接着啃鸡翅。

    吃着吃着,阿昭就好奇的开口,”天底下居然真的有精怪这种东西啊!我还一直以为是杜撰的呢?”

    某鱼:请不要用东西形容他好么?=_=

    扶云路闻言也放下鸡翅,稀奇的打量鲶鱼精,”为师也是第一次见到成了精的鲶鱼,此前也是闻所未闻啊!”

    ”........”这很正常好不好,在他们那里成了精的怪遍地走好吗?

    ........

    ”马上就要到了,你快把你这身花衣裳换下来。”扶云路道。

    ”为什么?我这身可是好不容易才修出来的五彩金麟衣!”鲶鱼精委屈巴巴的。

    扶云路不容置疑道,“不为什么。你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的,待会怎么带你玩。而且.....”

    鲶鱼精好奇的问,“而且什么?”

    阿昭抢答:“而且你这样很容易被打的!”

    “.........”

    --------

    船停靠岸,此地正是热闹非凡的临江码头。

    一位伙计眼尖,看到他们的船一靠岸就跑过来拉生意。

    那伙计脸上堆满热情,”几位客官,现下天色已晚,可需要住店否?”

    扶云路微微颔首道,”确实需要。“

    那伙计一看有生意可做,脸上的笑容又洋溢了几分,立马就在前面带路,”几位请!”

    沿街见到路边许多小摊小贩,琳琅满目的摆着各色物什,不少铺子还在夜营,一路灯火辉煌,让人忍不住频频张望。

    虽说上辈子在朝临国玩的也算挺熟了,但她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到处逛逛。

    ”这位伙计啊!最近都有些什么热闹给凑凑啊?”

    ”客官可算是问对人了!”那小二颇为自信,“武陵好玩的地方就属我最收悉!”

    “哦?”扶云路挑眉,“那你给说说看?”

    那伙计开口便口若悬河道,“全武陵最好饭馆是天香阁;最大的酒楼是望江楼;最大的赌坊是三和赌坊;最大的青楼是潇湘院....”

    伙计说道尽兴处还忍不住咂咂舌,“潇湘院的姑娘各个身段极好……”

    “咳咳。”鲶鱼精听得面红耳赤,眼看着那伙计要越说越没谱,不得不出声打断他的口无遮拦。

    那伙计一听到这刻意的咳嗽声,立马噤声。

    差点忘了这儿还有女子。

    扶云路道,“接着说。”

    那伙计一时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说,只好斟酌着开口,“听说潇湘院后天有个竞价会,不仅有一品修灵丹,还有辞仙老祖生前的二品符咒!”

    一想到这些,那伙计就是一阵激动,就连语气都有些颤抖。

    扶云路一愣,微微诧异,“一品修灵丹?”

    一品修灵丹可是疗伤圣物,若是得到一品修灵丹,冰室里真正自己的金丹不出半月便可恢复。

    所以对这金丹,她是异常的感兴趣。

    “不错,就是一品修灵丹。听说还是神医圣手——沈道年所炼。后天估计会有很多人赶过来,估计等明儿各个客栈都会人满为患,客官今晚住店,可真是明智啊!”

    沈道年?扶云路身体僵了僵,这可真是个熟悉的令人悲伤的名字啊!说起来前世他们还是知己呢!

    扶云路微敛心神。

    “那明天就去定个雅间好了。”

    -----------

    “开两间上房。”舟车劳顿的,扶云路只想早早休息。

    只是那掌柜看着好像不太机灵,迟迟不答话。

    扶云路微微皱眉,看向掌柜。

    只见那掌柜一脸复杂,有些犹豫道,“三位不是一块来的吗?”

    扶云路不解道,“是啊。怎么了?”

    “那为什么要开两间房呢?”

    扶云路闻言更是不解,“什么为什么?”

    那掌柜抑制不住自己好奇的心,“你们难道不是一家三口吗?”

    扶云路:(▼皿▼#)

    “神他娘的一家三口啊!你看我跟这个胖子像夫妻吗?”

    那掌柜汗颜,连忙道歉道,“哎呀,不好意思啊,客官。两位看着确实不太像夫妻。”

    扶云路这才微微消了点气。

    “倒像是父女。”

    “……”

    (〝╯▼皿▼)╯︵┻━┻

    去你丫的父女!

    掌柜于是在扶云路杀人的目光中颤颤巍巍的拿了两把管钥,交到了扶云路的手里。

    ..........

    客房还算安静,阿昭早已睡下,扶云路坐盘坐在榻上修炼。

    不过半炷香过后,她便放弃打坐的念头了。

    心下念头繁杂,竟是一刻也静不下来。

    想了想,还是从怀里摸出来了一张飞行符,化作一道光影从窗外飞了出去。

    顷刻间,扶云路就飞身下去,停在了一家酒楼前,正是先前那伙计说的望江楼。

    门前店小二被突然现身的扶云路吓了一跳,片刻又回过神来,忙恭敬道,“原来是位修士!客官快快里面请!”

    扶云路并未多言,点了几碟下酒菜和几壶酒便在一旁坐下。

    今晚的望江楼人还不算很多。

    扶云路闷声喝了几壶酒。

    可能是夜深,一个妙龄少女独自喝酒太引人注目,旁边几桌不时有人朝她打量。

    酒的味道确实不错,只是扶云路被人看得有些烦,最后一壶酒下肚便没再上酒了。

    ”小二,结账!“扶云路起身招来小二。

    小二闻言赶忙过来。

    扶云路向外走去,头也不回的随意的向身后抛了一锭白银。

    正好抛在了小二的手中。

    扶云路正欲出去逛逛夜市,却突然感觉手腕一紧。

    扶云路眉头一皱,满脸皆是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