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厌恶之人
    本就心情不好,见有人要找茬,扶云路正欲破口骂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云路。”身后那人嗓音沙哑,声音竟还有些哽咽。

    正欲转头的扶云路身体一僵。

    那声音熟悉的让人有些窒息,仿佛是前世传来的久远。

    扶云路缓缓紧闭双眸,深吸一口气,敛了敛心神。

    总归是前世的事了,又何必拿捏着不放呢?

    扶云路在心里叹了口气。

    强行憋了个笑,然后转头。

    尽管早已有心里准备,却还是在见到那张脸时怔了一下。

    宛若谪仙极尽冷峻的脸上,此刻却有着数不尽的苍凉,深邃的眼眸里带着小心翼翼的带着期许。

    竟让她有一丝不忍,终还是狠下心来,“这位大哥,我们认识吗?”

    看到扶云路的脸时,那人脸上满是错愕。

    不是扶云路.........

    那带着无限希冀闪着星光的眸子,渐渐变得暗淡。最终归于一潭死水,掀不起一丝波澜,空洞着只余黑白。

    慢慢放开她的手,“是啊,她早就不在了。又怎么可能是她.....我又在自欺欺人了。”

    那人无力的转身,又摇了摇头,似在自嘲,“可笑至极。”

    最后独自一人回到角落里,慢慢品酒。

    明明那人嘴角留着一抹笑,却不知道为什么平白让她觉得...那酒苦涩至极。

    心下五味杂陈,又渐渐归于平静。

    扶云路也转身,迈开脚步出了望江楼,也是摇头笑了笑,”我自一人,逍遥不羁,天地里一出.....“

    “一出荒唐戏。“

    扶云路心事重重,不由自主的就到了江边散步。

    月辉清映,晚风阵阵,万千烦恼像是能随风飘散。

    ”小妹妹,这么晚了一个人一定很寂.寞吧?“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粗狂的男声。

    扶云路皱眉,看来是她大意了。一直想着别的事,连有人在她身后都没有发现。

    扶云路不爽的回头,只见对方三个彪形大汉,正满脸横肉的打量着她。

    其中一个眯眯眼笑得不怀好意的道,”妹啊,要不陪哥几个喝一杯?“

    其他两人一听也笑得一脸银邪,”对啊,陪哥几个喝一杯如何?“

    那个最先开口的大汉还舔了舔舌头,眯着眼睛视线从她的胸上向下移。

    空气中霎时被点燃了欲.火的味道。

    扶云路心下满是嫌恶,有些不耐烦道,”姑奶奶今儿个心情不好,没工夫跟你们玩。边儿待着去!“

    那几个大汉一怔,突然笑得更加放肆。

    一个大汉笑得玩味,道,”小娘们还是个烈脾气?不错啊!哥哥就喜欢这样的!“

    扶云路心下不悦,道,”趁着姑奶奶现在还没打算动手,赶紧滚。“

    那大汉不甚在意的笑了笑,不仅没走还往前走了几步。

    ”小妹妹,这周围没人,不如你就乖.乖听哥的话,好好陪哥哥们玩玩,还可以少受点苦。“

    三个大汉立马配合的把扶云路围了起来。

    扶云路刚准备开口唤出九玄,手臂却突然被一个油腻的大手抓住。

    ”啪!“一个清亮无比的巴掌声。

    那大汉懵了一下,捂住了自己红肿的脸,有些不可置信,”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阐龙岛的.......“

    ”啪!“又是一个清亮的巴掌声,直接把三大五粗的眯眯眼打趴下了。

    另外两名大汉也反应过来了,立马上来就要打她,“小娘皮的!你反......”

    扶云路拉着九玄就是一挥,那两人就被甩得三丈远。

    那被扇巴掌的眯眼大汉恼羞成怒,“你个臭娘皮的,给脸不要脸!”

    扶云路懒得跟他废话,捏着九玄就往他脸上狂扇。

    那大汉被打的满脸红紫,甚至还有裂开的口子。

    九玄平日里摸起来如同绸缎柔软光滑,若是作为武器时.......

    则坚硬如钢刀。

    扶云路还是手下留情了些,不然.......他的脸早就废了。

    扶云路眼中满是寒气道,“还没被扇够么?”

    那大汉右手往脸上一摸,竟然见血了?

    “好。很好。”那大汉咬牙切齿道,”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我高干是什么人了是吧?“

    扶云路道,”不知道。请问你是个什么东西?”

    那大汉气结,“很好!你彻底惹怒我了!”

    他突然从怀里摸出来了一个什么东西。

    扶云路微眯着眸子一瞧,心下立马不屑道:不过是区区一个四品符咒,还是中级符纸而已,有什么好嚣张的?

    那大汉得意的把符咒朝她飞来,”龙吟符!“

    扶云路随手就甩了个五品高阶化虚符。

    那大汉原本见她有符咒心下一惊,却见她拿的是五品的化虚符,立马嘲讽道,“五品还想化虚四品?做........”

    只见’梦‘字还憋在口里,那张龙吟符就已经被化虚符燃掉了,连渣都不剩........

    “怎么可能?”大汉满脸的不可置信,“一张五品的化虚符而已.......你怎么可能.......”

    扶云路慢慢的把九玄重新绑回胳膊上,不在意道,“不知道。或许,因为姑奶奶我制的符比较厉害?”

    “制符?你会制符?!你是制符师?!”

    扶云路仍低着头缠九玄,“嗯。”

    那眯眯眼听到回答很是震惊的跌坐在地上。

    完了,闯祸了。

    会制符的人本就少,一个好的制符师更是会被多少家族争相拉拢。

    他一下子就得罪了一个会制五品高级符纸......甚至更高品级符纸的制符师?

    九玄已经重新被绑好,扶云路这才耐着性子笑了笑着看着他们。

    明明笑得是那样好看,三人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扶云路极尽温柔道,“你们,还不快滚?”

    那三人闻言一怔。

    半会,赶紧道,“是是是。滚滚滚。”

    说完就拔腿就跑。

    真实的,多好的夜色,就这样被他们破坏了。

    扶云路缓缓转身,迈着步子离开。

    .........

    天山脉,七泽山。

    白泽看着喝了一夜的酒,早已醉如烂泥的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白泽忍不住道,“我以前一直觉得啊,她应该叫酒仙才对。现在觉得,该叫你一声酒仙才是。那人放荡不羁,偏偏你又冥顽不灵。她不在了,怎么最终你却活成了她的样子?“

    可惜那人醉了,什么也听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