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竞拍大会
    “老大,早啊!”鲶鱼精看到扶云路眼神一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早。”扶云路眼睛还闭着,提不起一点精神来。

    “老大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鲶鱼精关切道。

    “嗯。昨晚很辛苦的。”

    “很辛苦?“总感觉自己想歪了。

    “走吧,下去吃饭,吃完了饭去干活。”

    阿昭突然冒出来,“干活?干什么活?不是明天拍卖会才开吗?”

    “对啊!今天不去占位子,明天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你信不信?”

    扶云路仍然闭着眼睛,一度让鱼胖子怀疑她是怎么做到闭着眼睛下楼的。

    阿昭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扶云路。

    师父真不愧是师父!

    (?????????)

    -----------

    今天潇湘院白日里就开门了。

    等三人到的时候早已人满为患了,不少人早早到了只为抢先定雅间。

    毕竟谁都想明晚有个好点的视角看最后压轴的那两样东西。

    连跑堂的小哥都新增了不少,都是在为明天的竞拍准备。

    场子中央还有几个在为身边几个家主模样的人介绍着,她估计讲话的应该是竞拍大会的主办方的人。

    鲶鱼精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老大,我们有钱吗?”

    阿昭也一脸憧憬的看着师父。

    扶云路刚想说自己有,结果突然想起来侄孙给的那些银子只够她和阿昭一个月的生活。

    现在变成三人游了不说,明天竞拍还要钱。

    别说定雅间了,连明天竞拍的钱都拿不出来..........

    “没有。”

    〒▽〒

    鲶鱼精一愣,“没有?”没钱那我们来干嘛的?

    阿昭道,“那我们可以叫扶将离哥哥给钱给我们啊!”

    扶云路沮丧道,“来不及了,谁知道怎么竞拍会会有修灵丹?之前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阿昭闻言失望道,“啊?!早知道出门多带些银子了!”

    扶云路眸光一亮,突然笑得不怀好意的看向了鲶鱼精。

    鲶鱼精莫名感觉被她笑得凉飕飕的,下意识就护住了自己的胸,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老....老大,你想干哈?”

    “嘿嘿,鱼胖子啊,你那件花里胡哨的衣服应该很值钱吧?”

    鲶鱼精害怕的往后退,“那可是我的鳞片!老大你不是会制符吗?拿张符卖了不就好了吗?”休想打他五彩金麟衣的主意,那可是他好不容易才修炼出来的!

    扶云路闻言激动道,“对哦!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

    “可是我觉得他的金麟衣也挺值钱的呢?”阿昭小脸笑得天真无邪,可是鲶鱼精硬生生的从这笑容里看出了阴险的味道。

    鲶鱼精:⊙﹏⊙∥

    放过他好么?他还只是个鲶鱼精!

    好在扶云路并没有再打他鳞片的主意,鲶鱼精微微松了一口气。

    扶云路见一楼堂厅的伙计几乎都在忙,感觉那个正在跟一个白发老者交谈的人,应该是竞拍大会的人没错了。

    “冒昧的打断一下二位。”扶云路走到两人旁边。

    “能请你们管事的人来一下吗?”这话是对竞拍会的人说的。

    那人讲话被打断已是不耐烦,闻言打量了一下三人,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三人一脸穷酸相,看着就不像是来买卖的,估摸着就是来凑热闹的。

    于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去去去!别打扰我做生意!”

    扶云路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头不快,从灵囊里拿了张三品高级符纸出来,耐着性子道,“你确定不去?”

    那伙计瞥了一眼扶云路手上拿着的符咒。

    其实他对符咒是一点都不了解,也完全看不出她手上拿的到底是什么品级的符咒。

    不过看着三人的着装,想来也不是什么好符咒。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破烂玩意去得罪面前这位真正的金主呢?

    那伙计刚欲开口,叫门口的几个护卫把这几个闹事的人带走,就被面前的家主拦下了。

    “还是去通报一声吧!”那伙计看不出来品级,他可是看得出来的,虽然看不出是什么级别的,但最起码是四品以上。

    那伙计有些不解,但到底人家金主都发话了,他也不好不听。有些不耐烦的一把抽过扶云路手上的符纸。

    扶云路是心下强行压着火气道,“当心点!弄坏了你会不好交代的!”

    那伙计一脸鄙夷,头也不回,“知道了!”真是的不就是张破符纸吗?他们这里又不是收破烂的,随便一张符纸就想到他们这来碰运气!还不好交代?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要是因为这三个穷鬼,被管事责罚那他可真的要怨死了!

    ..........

    待那伙计拿着符纸去找管事去了以后,那白发老者笑得很是慈眉善目的道,“老夫是阐龙岛岛主高龙轩,敢问道友名号?”

    扶云路犹豫了一下,并未报自己真名,“花月夕。”

    阿昭和鲶鱼精有些不解,扶云路为何报别人的名字。

    高龙轩毫不吝啬的夸奖道,“老夫看花道友年岁不大,却已能制出四品以上的符纸,真是后生可畏啊!”

    扶云路闻言淡淡道,“我已经快一千岁了。”

    Σ(っ°Д°;)っ

    那家主一脸惊诧,这姑娘看着不过二十出头,年纪竟比他年纪还大。

    二十出头就已经能结丹,这天下有这等天赋的人屈指可数,可他此前从未听闻花月夕这号人。

    莫非是什么隐士高人?

    高龙轩看着扶云路愈发不敢小觑,”敢问前辈是哪门哪派的人?“

    “无门无派。”前世她自顾逍遥,只身山水间,确实未曾加入过什么门派。

    唯一有所关系的,大概就是襟江扶家了,她生是扶家人,死是扶家鬼。

    高龙轩一听无门无派,就更加肯定了前辈是位隐士高人的想法。

    “那前辈可有意愿跟我们阐龙岛合作?”隐士也是要钱生活的,高龙轩也不怕她不答应,毕竟阐龙岛再怎么说也是朝临的一个大门派。

    这拉拢的意味就很明显了。

    阿昭突然开口道,“阐龙岛而已,也不怎么样嘛!”毕竟他师父可是辞仙老祖啊!不过是区区一个阐龙岛而已,就想跟师父谈合作?

    o(一︿一+)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