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027章 恶人胡秉
    狱卒把一份发馊的饭从铁网下的一个小铁门下丢进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胡秉躺在满是尘土的地上,抬头用冷冰的眼神瞪了那狱卒一眼。

    狱卒有些害怕,一想到他还被关着,又壮着胆子道,“看什么看,有吃的就不错了!反正迟早是要被处死的!”

    胡秉闻言轻笑一声,他即使是被关在这里,想要弄死一个如同蝼蚁一般的狱卒还是绰绰有余的。这狱卒究竟是向谁借的胆子,敢跟他这样讲话?

    他之所以被关在这里,不过是因为失去了想要反抗的心,懒得反抗才由着李家人抓到这里来的。

    但不代表他有心情容忍这找死的狱卒在他面前聒噪。

    狱卒还在那喋喋不休,胡秉指尖早已悄悄凝聚灵力,只待一击即杀。

    “你在干嘛?!”

    胡秉凝聚在眼中的杀意瞬间消失殆尽,有些不解的望向地府洞口,是一个水袖轻衫,双眉微蹙的姑娘。

    狱卒闻言往地上啐了口口水,骂骂咧咧道,“哪里来的臭娘们,知道这是什么.........”,狱卒转头。

    待看清那人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小姐恕罪,奴才不知道方才是小姐光临。”狱卒狠抽自己嘴巴,“奴才该死,奴才方才说的不是人话。”

    那狱卒见小姐不发话,接着抽自己耳光。

    “行了!退下吧。”李文慧最见不得下人这样,终是心软的开口。

    胡秉早在方才那狱卒开口喊她小姐的时候就猜到她的身份了。

    待那狱卒退下后,李文慧这才拿出自己带来的食盒,从窗口那里退了进去,“喏,给你带的。虽然你也活不久了,不过将死之人也是有资格吃饭的吧?”

    胡秉冷笑一声,他杀了她家八口人,她现在居然还给他送饭?这女人脑子有毛病了吗,知道她爷爷要杀她,现在是在劝他死前多吃点好的吗?

    简直可笑。

    胡秉换了个姿势,朝里面躺着,懒得看这个脑子不好的女人一眼。

    李文慧见胡秉不理她,也没觉得尴尬,放下食盒后就转身离开了。

    后来的几天李文慧天天都来,有时候放在那的饭菜胡秉几乎是一口没动。

    李文慧也不生气,就只是默默的坐在铁网旁边,陪他说说话,但是胡秉却从未答话,都是李文慧在那里自言自语的。

    她有时候会给他讲讲当天外面发生的趣事,或是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当然偶尔会好奇想知道胡秉杀人的苦衷。

    每当这种时候胡秉都会无比的作恶。

    这个女人真是无比的可笑,明明两人是死仇,却还要在他面前装什么滥好人?

    胡秉有时候也会突然恶趣味的想,如果让她知道李家八条人命全是因为她!眼前这位无比善良的好人,会不会难过自责的立马死去?

    终于有一天李家人按耐不住了,决定十天后就带上胡秉去戮魂谷,在那处死胡秉,并让他永世不能超生。

    得知消息的李文慧对胡秉愈发的温柔了起来。

    李文慧拿出钥匙,打开了铁网上的锁,端了盆水进去。

    胡秉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为什么?“为什么要对他好?因为伪善吗?因为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而他是将死的囚犯值得同情吗?她凭什么觉得自己有资格给予他怜悯?

    凭什么他生下来就得不到祝福,没人疼爱。可是她李文慧却一生下来就是全家最宝贵的孙小姐?凭什么她可以被所有人疼爱,凭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她?

    凭什么他得不到的喜欢,她李文慧可以轻轻松松得到,甚至得到了还毫不知情?

    就因为她是李文慧,而他是胡秉吗?!

    凭什么?!

    凭什么他得不到爱?!

    李文慧微微不解,”什么为什么?“顿了顿,看向方才打开的门,恍然大悟道,”你说是想问我为什么打开了门是吗?“

    胡秉并未作答,李文慧也已经习惯了。

    笑了笑道,”因为你不会伤害我的。“

    胡秉还是没有答话。

    自大狂妄又多情愚蠢的女人,凭什么觉得他不会伤害她?不知道他最憎恨的人就是她了吗?

    李文慧见他不说话,又自顾自的解释道,”直觉。哈哈,是不是觉得听上去有些不靠谱?“

    ”但是就是直觉呢!直觉胡秉是不会伤害我的。“李文慧又是一笑,望着胡秉的眼睛道,”对吗?“

    不对。

    明明是想要说这句话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到嘴边的话却迟迟没有开口。

    为什么不言语呢?是因为这女人的眼睛太过透亮了吗?竟令他有些不想开口了。

    胡秉突然感觉脸上一凉,毫无防备的就被李文慧近了身。

    胡秉一把捏住李文慧的手腕,眼神冰凉道,”你想干嘛?“

    ”嘶!你弄疼我啦!“李文慧说完顿了顿,反应过来又突然欣喜道,”原来不是哑巴啊?“

    胡秉把她手松开,懒得理这个白痴女人。

    李文慧眉眼一弯,又拿起手帕,”我只是想为你擦擦脸而已。“

    胡秉皱眉,向后退了一步,稍稍隔开了些两人的距离。

    对于胡秉这明显不待见她的举动,李文慧也不甚在意,仍旧拿着手帕想要为他擦拭一下面部。

    胡秉退了几步以后就懒得退了,也就任由这个讨厌的蠢女人在自己脸上擦来擦去了。

    李文慧在给他从擦完脸后又给他擦了擦手。

    末了,李文慧笑了笑,歪头询问道,”明明是张很好看的脸啊?为什么总是要臭着一张脸呢?“

    ”因为从一生下来,就没什么值得笑的事情。“胡秉冷声道。

    李文慧有些错愕,他这是在回答她的话了?

    真稀奇,还是第一次回答她呢?

    ”不过怎么会没有好笑的事情呢?总有一两件值得笑和温暖的事情吧?“

    胡秉闻言低头直视她的眼眸,然后一点点的逼近,直到两人之间只剩鼻息间的一点距离。

    李文慧只觉自己一瞬间心都要跳到嗓子尖了!

    好奇怪,她这是怎么了?

    本来他是有一间值得温暖的事情的,不过被她李文慧给毁了不是吗?

    胡秉突然勾起嘴角一笑,他改主意了,他不光要活着,而且还要李文慧陪他一起痛苦的活着。

    李文慧被他方才邪魅的一抹笑勾了神,有些发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