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028章 恶人胡秉
    “我从一出生,就是个被万人唾弃的孩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胡秉一声轻笑,眼中居然有罕见的落寞。

    李文慧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想抱抱他。

    明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之人,为什么竟让她有一丝心痛呢?

    胡秉装作无意的看了一眼李文慧的神情,她清澈眼眸中满是心疼。

    很好。

    胡秉席地坐下,继续说道,“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李文慧也就地坐下,耐心的准备听他讲述。

    胡秉心下倒是有些诧异。

    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竟然不介意牢里地上又脏又阴冷。

    也是,毕竟一个是很会讨好周围所有人的大小姐。

    明面上就是个无比天真良善的滥好人啊。

    这收买人心的功夫果然了得!

    “怎么了?”李文慧见他半天不言语,有些担忧的询问道。

    胡秉勾了勾嘴角,便将方才阴翳藏于眼下,眼波流转,睫羽又只剩一片落寞,“没事,就是有些伤感。”

    胡秉静默了片刻后开口。“有一个男孩,他爹是个遭人白眼的惯偷懒汉。母亲是个大家小姐,虽说男孩是她第一个孩子,却并未因此给男孩一点疼爱。”

    “甚至,她将男孩视作耻辱,憎恨他、诅咒他,从来都没有抱过他。”胡秉眼中闪过一丝痛楚,“男孩母亲生在大家,大家之间的妻妾相斗、姐妹相争的戏码也不在少见。这回的明争暗斗戏码里,两个主角就是懒汉和大小姐。”

    “懒汉收了一大笔钱,跟大小姐的妹妹联手,在小姐们去庙里上香的时候给小姐下药。妹妹再引来众人,上演‘捉奸’的戏码.........“

    李文慧从小到大都没太见过这些黑暗之事,多少有些不适应,有些同情的问道,“所以,男孩就是在那样的意外中产生的吗?”

    “意外?何必说的那么委婉,明明是场阴谋。”胡秉嗤笑一声。

    ”男孩的母亲自此声名败坏,被要极脸面父亲赶了出来,一直痛苦且艰难的活着。后来得知自己肚子里怀了那个男人的种,深感耻辱。万念俱灰之下想要跳河,却在半路被一位好心的公子救下。“

    ”那位公子不仅救下了男孩的母亲,还给了她自己身上带着的所有银子,劝她好好活下去。“

    ”不止如此,后来的日子,那位公子也常常去接济她。时不时的会去照看照看这位可怜的女子。“

    ”天底下果然还是有好人的。“李文慧感慨了一下。

    “好人?”胡秉又是一声轻笑。

    “他们相处久了于是情愫暗生,男孩的母亲不久后生下了男孩。那公子对女人的孩子也是极好的,十分疼爱,表现的没有一丝介怀。”

    “他母亲本以为以后能和这位‘好心’的公子长长久久下去的。可谁知,传来的竟是公子娶妻的消息呢?”

    “她心心念念的好公子娶了门当户对的大小姐为妻。”

    李文慧道:“怎么会这样!那个公子不是喜欢男孩母亲的吗?!”

    ”喜欢?“胡秉笑她天真,”贪恋皮相罢了。能有几分真心?何况利字当头,你觉得会他怎么选?“

    李文慧蹙了蹙眉头。

    ”男孩的母亲于是妒火中烧,大闹婚礼。引得女方家里不快,厉声责问公子。公子焉能任她撒泼,当场就竖起了好人牌。只道是见她可怜才帮衬着的,谁料她居然是的想要赖上他?“

    ”众人听了公子的一番说辞,又都觉得公子平日里人品不错,断不会是一个负心之人的。于是风向大转,人人都骂女人不要脸,不仅如此贪财,还恩将仇报!”

    “那女人被逐出府去后就有些神志不清,开始把所有的恨意都聚集在男孩身上。怪他爹害得她像个丧家犬一样被娘家赶了出去,又害得她被公子嫌弃,被人唾弃!“

    ”可怜那最是无辜的孩子自此被无数次的打骂,无数次的虐待。”虽是同情之语,胡秉却说的风轻云淡。

    李文慧却很是担心,“你,还好吗?”

    胡秉想辨认一下李文慧眼里到底有几分真心。

    却在她透亮的眸子里看到的只有关切。

    胡秉转开目光,突然就不想看了。

    算了,看不出来。

    “那个男孩是你吗?”李文慧出声问道。

    闻言,他又突然来了兴致,”不错,是我。“

    说罢又低头凑近李文慧,“要不要再猜猜那位公子是谁?”

    李文慧有些紧张的把脸转过去,“这、这我哪猜的到?”

    “是啊,你们怎么可能猜的到?”胡秉冷笑一声,“这人说来你也熟悉,李俞。”

    “大伯父?!”李文慧惊呼出声。

    “就是你的好伯父。”胡秉微微勾起嘴角。

    “不可能!你骗我!我大伯父一直都是无比正义良善之人,和我大伯母也一直是恩爱有加。怎么可能是个为了利益抛弃心爱女人之辈?”

    胡秉也不恼李文慧的反驳,反倒是又笑了,“你说的没错,确实不是抛弃自己心爱女人之辈。”

    李文慧闻言一愣。

    胡秉却凑近到她耳边说道,“是丢弃掉自己的玩物而选择利益的聪明之人。”

    气息喷洒到她的耳朵上,激的她全身起了小疙瘩,就像触电了一般,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起来,”可、可即使是报仇,你也、也不能杀了他啊?!“

    胡秉对她的反应很是满意,“我没想报仇,也没真的把那女人当娘。”而且他长大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掉了那个女人和那个懒汉。

    李文慧不再打算在大伯父这件事上责问他,“那其他人呢?其他人不无辜吗?为什么还想要灭门,不觉得自己太残忍了点吗?”

    “无辜?我不无辜吗?而且他们是要杀我,我不还手,难道等着他们杀不成?”胡秉轻笑一声,“而且大小姐谈什么灭门呢?您不还好好的站在这吗?”

    “至于残忍?”胡秉颇有些无辜的感觉道,“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啊。”

    李文慧不再与他争辩,一时沉默无言。

    “大小姐今天是不是出来的太久了一些?”胡秉率先打破沉默,挑眉道,”不怕别人怀疑你么?“

    李文慧于是起身,这事确实还要亲自去问问她大伯父。

    她真的感觉有些消化不了这件事了。

    胡秉见她一听别人会怀疑起身就走,心下有些嘲讽。

    果然都是些伪善之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