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038章 精怪秘密
    等扶云路摸到鲶鱼精所在雅间的时候,却见白泽已经蹲在他屋顶上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白泽做了个手势,示意扶云路躲起来。

    扶云路赶紧隐蔽起来。

    不过片刻,鱼胖子就从雅间里走了出来。

    一身夜行衣,鱼胖子显然有事瞒着他们。

    “走,先跟上。”扶云路做口型道。

    两人悄声跟上。

    远远的跟了一会后,也没搞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

    只能大致的猜道,鲶鱼精好像也在找什么。

    “动手吧!”扶云路已经没有耐心再跟下去了。

    “再等等。”白泽拦到。

    鱼胖子突然停下,在一个不太起眼的木屋前停下,隐蔽了起来。

    他们也停下,静观其变。

    待半炷香后木屋内传来刻意压低的争执声,白泽和扶云路耳力都不错,屋内的声音听的清明。

    “谁允许你擅自行动的?”一个嗓音低沉的男人道。

    扶云路总觉得这个声音在哪听过?无比熟悉。

    “云雁只是想让你伤快些好,这都有错吗?”一个带着些许落寞的声音道,“还是说,我做什么都是错?主上心中就只有那个女人?”

    女人一开口,扶云路就晓得是谁了。

    正是方才,想要抢药的花家二姨娘了。

    果然不简单啊!

    屋内一阵静默。

    “可是她已经死了啊!”‘钱氏’略带哭腔的吼道。

    “记住你的身份!”男人怒道,“你永远只是我的下属,别给我坏事!”

    “自己去领罚吧!”男人呵斥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说罢摔门而出。

    待趁着月光看清男人的脸时,扶云路和白泽差点忍不住惊呼。

    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人竟是花间坊的东家!

    他们喝了多少回青阳花间坊的蓬莱春啊?天知道原来不起眼的东家竟也不是一般人?!

    看来人不可貌相啊!

    这世道,啧啧。谁还没个多重身份啊!

    待男人走远后,‘二姨娘’也从木屋走出。

    歇斯底里的吼道,“贱人!死了还阴魂不散!”,发疯一般的狂甩了几鞭子,一阵乱挥。

    险些就把三人的藏身点暴露了。

    发泄了一会后便收起鞭子,神色恢复如常的离开了。

    鱼胖子也起身准备回去。

    “动手。”扶云路悄声道。

    白泽点头。

    两人包抄而去。

    待看到两人,鲶鱼精眼神一阵慌乱。

    扶云路甩出九玄,转眼间就把鱼胖子包的像个粽子一般。

    白泽也唤出本命玉扇,故意拿捏合着的玉扇在他脸上轻轻敲打,恐吓威胁道,“自己交代还是要我们逼你说?”

    “我说我说!”鲶鱼精闭着眼睛赶忙道。

    是个不经吓的。

    “其实天下之大,不止四国三海。”

    “我知道啊,还有一些小国家啊?!”白泽道。

    “说清楚一点。”扶云路也有些不耐。

    “你们这片大陆,被我们称为渚水大陆。”

    “渚水?”扶云路有些错愕,天下各国以青阳、朝临、阿支、潘原四国为大。

    这些国家大都被江海环绕着。

    渚水之意,水中小洲也。

    他这话意味着……

    国之外,还有国。

    天下之外,还有天下……

    扶云路突然有一丝惶恐。

    谁能想象,生活了多少年,竟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

    你其实只是地上的一只蚂蚁,地还广着呢!

    白泽也有些震惊,但好在他已经经历过一回世界观的颠覆了。

    现在也不过是微微惊讶片刻。

    “你说清楚一点。”扶云路莫名的愤怒。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

    “好,回去。”扶云路二话不说就甩了一张飞行符,拉着两人眨眼就回到了落日山庄。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现在能说了吗?”扶云路刚落地就急切道。

    看出鱼胖子眼里的犹豫,扶云路又道,“这里很安全。”

    “先进去再说吧。”总觉得这样站在外面也不太好,白泽好心道。

    但是对于扶云路的迫切心情很是理解。

    于是两人一妖进了屋内,茶水也到位了。

    鲶鱼精这才款款道来。

    “玄宇被划分为两个大陆,和一天一地。”

    “天庭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虽是少数,但是确实有人飞升到了那里。至于死后的地府,一直都是杜撰,也没有谁亲眼见到过。”

    “至于两陆,一个就是你们所在的渚水大陆,一个则是玄殷大陆,也就是我来的地方。”

    “玄殷相较于渚水,地更广,物资更丰富,天地灵气更为浓郁。玄殷与渚水开始相连,后来被划分为两个大陆,由阵法隔开。”

    “在我们那里,不只有修士,还有精怪、妖和魔。”

    “精怪一般都是本分的动物或者花木。而妖未有正规修行过的一类动物。精怪和妖本无太大差别。”

    “魔分两类。一类是正规修行无望,走些旁门左道修炼的人。”

    “一类是,杀戮成性,修些歪门邪术之徒。”

    “不都一样吗?”白泽忍不住插嘴到。

    “不,不一样。”鲶鱼胖子认真道,“第一种人,只是修行方法与一般人有异。走一些小众的路,或是另辟蹊径。”

    “第二种人,是修一些有损心性的邪术。以他人金丹或是血液炼制而成丹药以强行提升自身修为。他们虽是魔修的一类,却被称为邪修。”

    “嘶——”扶云路和白泽纷纷吸了口凉气,竟还有这种邪术?!

    “我怀疑今天那个女人与邪修有勾结。”鲶鱼胖子又丢出一磅炸药。

    “你的意思是,玄殷大陆有邪修与她有联系?”扶云路有些震惊。

    “不错。”鲶鱼胖子道,“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此事。近段时间,有邪修强行破开了禁制,进入到了渚水这端。”

    “那你又为什么要接近我们?”扶云路始终没忘自己来时的目的。

    “这个……”鲶鱼胖子支支吾吾道,“因为……”

    “说!”扶云路威胁道。

    白泽配合的拿出本命玉扇。

    “因为……你实力最强,有你的帮助,可以快一些抓到那些邪修。”

    “说谎!”扶云路厉声道,把鲶鱼胖子吓了一跳。

    “我又不会抓邪修,你们玄殷难道没人了吗?!不是说玄殷灵力浓郁,物资更丰富吗?!”扶云路声声逼问,震惊归震惊,但她头脑还清明着,那那么容易糊弄过去?

    “因、因为与邪修勾结的人就在你身边,所以先接近你会方便些!”鲶鱼胖子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扶云路狐疑道,“真的?”

    “真、真的。”鲶鱼胖子咽了咽口水道。

    扶云路也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鲶鱼胖子的眼睛看。

    盯的他心里直发毛,额头一抹汗滴落,每刻都像是煎熬。

    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扶云路却突然不再追问了。

    “通往玄殷的方法是什么?”扶云路移开视线问道。

    “到了那里您就知道了,你一定有办法打开阵法的。现在就可以带您去,现在要去吗?”

    扶云路:“……”

    白泽:“……”

    =????=????(●???●|||)

    鲶鱼精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暴露了一些东西。

    扶云路却突然跟白泽说到,“明天清早我要回趟襟江,还是自己的身体用着舒服。”

    “那好,明天我送你。”白泽也连忙附和道。

    鲶鱼精:还好,还好。混过去了,没被发现。

    待放鲶鱼胖子回去睡觉后。

    扶云路和白泽却并没有急着回屋。

    “怎么办,他还有东西瞒着我们啊?”白泽道。

    “能怎么办?先去玄殷呗,明显是背后还有人。”

    “只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扶云路严肃道。

    “什么?”白泽道。

    “那个人肯定也不怎么聪明,居然放鱼胖子出来办事,居然也放心?”

    白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