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039章 辞仙现世
    两月如箭,眨眼即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今天怎生如此热闹?”厨师抄着大勺几番动作,流畅地同时加好了几味调料。

    “莫是你还不知道?”

    烧菜师傅仍旧一头雾水。

    “辞仙老祖重生了!”跑堂小哥脚跟打后脑勺,忙着不停布菜上酒,却仍激动地跟灶房烧火做饭的师傅搭话道。

    师傅这下连勺子都拿不稳了,“啥子?谁?!”

    跑堂小哥见到师傅那震惊的模样,有些好笑,一字一顿道,“我说,襟江的辞、仙、老、祖!”

    烧菜的师傅这下真的是要惊讶道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锅下火势大增,柴火红光跳动,隐隐有要越过锅烧到菜的势头。

    “菜都要烧糊了!”跑堂小哥提醒道。

    烧菜师傅闻言慌忙地颠锅,赶紧翻炒,手上忙活嘴里却也没停,“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跑堂小哥突然凑近烧菜师傅煞有其事道,“真的!今天街上都传开了!”

    师傅也毫不怀疑,听得无比认真,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听漏一个字。

    “我跟你说,我堂妹的表哥就是天罡门的人,他昨天亲眼见到了辞仙老祖!”跑堂小哥那骄傲的神情,就好像自己亲眼见到辞仙了似的。

    天罡门依附于襟江扶家,算是扶氏一族的下属门派。

    偶尔襟江扶氏召开大会,天罡是有资格参加的,这点青阳人都是晓得的。

    辞仙老祖作为四国里实力最强,又是制符第一人,是青阳人当之无愧的骄傲。

    毕竟即使自己是个平凡的普通人,也还是会期望天下第一是自己国家的人。

    自辞仙老祖过世的这四百年里,天下形势大变,各派强弱重新洗牌。

    一直以来,襟江扶氏都是青阳的‘龙头老大’。

    而襟江扶家作为一个千年家族老派,在辞仙老祖升天后,一次次与伯图氏的较量里却节节败退。甚至,整个青阳在辞仙老祖过世后实力大减,虽然青阳在以白泽为首的商人的带领下变成了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

    但是因为国家武力越来越弱,青阳商人在与外交易的路上糟了太多欺负和嘲笑。

    特别是遇见阿支国的蛮子和潘原这个墙头草国的人时,那些人总是一副高他门一等的模样,就连他们的货物也有事没事总想压压价格。

    不得不说,青阳的百姓看得还是很挫败、很窝火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辞仙老祖回来了,神奇的回来了。

    青阳人对辞仙都有着谜一般的信仰,好像她回来了,他们国家就一定能重新成为四海八荒里最富强的国家一样。

    不管现在面前是千座大山还是滔天巨浪,就算目前青阳是四国里实力最弱的国家,辞仙老祖就像是一颗定心丸一样,青阳人只要知道辞仙老祖还在,就能面不改色、安如磐石。

    而今得知辞仙老祖回来了,谁能不兴奋?

    再加之‘死而复生’的加持下,辞仙老祖的神级形象又在青阳人心中加深几分。

    自昨天辞仙老祖在襟江的慷慨激昂、振奋人心一番讲话后,老祖重生一事已成为大街小巷、茶坊酒楼最热的话题了,没有之一。

    然而此刻被人谈论着的主人公正颇有闲心的在行乐山日光的沐浴下,逗着山鹤。

    “悠闲啊!”身后突然响起白泽的声音,“刚放完话说要带着大家闯天下就躲这来了?想好怎么办了吗?”

    “嘿嘿。刚刚不是正在想吗?”扶云路早已重回自己的身体,灵力也已恢复。

    “本来还有些一些不放心的,现在看你这毫不在意的样子,怕是已经想好了吧?”白泽足尖一踢,踹出一颗石子,惊起一片山鹤。

    侧目远眺,扶云路所望之处,山峦起伏,一片青翠。

    “没太大把握。只能说赌一把。”

    “钓鱼?”

    “是啊。还需要你配合啊。”

    “小爷办事你放心,好歹兄弟这么多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白泽一拍胸脯道。

    扶云路自然是相信白泽的。

    白泽却突然一阵静默,目光所向虽在远山,余光却总在扶云路身上游移着,欲开口却又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有心事?”扶云路先一步开口道。

    “沈道年他已经.......”白泽面带尬色。

    “已经知道我重生了。”扶云路毫不意外道。

    “嗯。”白泽坦白道,“今天早上全都传开了,虽然他就是个医痴。但是这些年吧.......”

    树叶隙缝让阳光倾泻而下,光斑映在扶云路的脸上,她睫羽微低眼睑下投射出一片影阴。微风拂过,带着叶片微微颤动,映照着她的眼神忽明忽暗的,让白泽一时琢磨不透。

    “自从你走了以后,他就活成了你的模样。走你走过的路,尝你爱喝的酒,明明酒量那么差还每天都把自己灌醉。把自己折腾的......”

    “其实当初,他真的没有想害你,至少认识你以后,没有动过害你的念头......”

    扶云路始终不言,白泽有些不知道该不该再说下去了。

    “知道了。”扶云路沉寂片刻开口道,“既然我昨天当着大家的面站出来了。他迟早都会知道的。”

    “那你有心里准备?”白泽有些不放心。

    “嗯。”该来的总会来的,逃避也不是办法不是吗?

    又是一阵沉默,这次白泽没再开口了,劝多了反而还会起反作用。

    两人一起在行乐山坐了一会,白泽没说话,只是陪着她坐着。

    “走吧,钓鱼去。”

    “好嘞。”白泽答道。

    .......

    花间坊,一坛蓬莱春。

    蓬莱一梦,恍若隔世。

    还是同一壶酒,同一个饮酒人,同一个地方。只是再怎么饮,也不再会是同一个味道了。

    ”师傅啊“,扶云路倚着木桌,跟花间坊的东家搭话,”您这酒不是四百年前的味了啊?“

    ”是吗?“东家见到扶云路时丝毫没有一点惊讶,”咱这酒还是当年那个味,恐怕是姑娘饮酒时的心境变了吧?“

    ”我看不全然。“扶云路话锋一转,似是话里有话。

    ”哦?“东家闻言来了兴致,”那姑娘给说说看,哪里变了?“

    ”酿酒的人变了。“

    东家闻言神色莫名,突然认真的盯着扶云路,扶云路面上仍旧是毫无波澜。

    针芒相对,谁也不输谁。

    半响过去,东家突然一下就笑了,”姑娘这话真有意思,都过了四百年了,怎么会有人一点变化都没有呢?“

    ”倒是姑娘,四百年了,还是一点都没变啊?“

    扶云路有些惊讶,眯着眸子颇有些意外道,”这么说你认得我?“

    东家闻言笑了笑,”姑娘说笑了,您是常客,我又怎会不认得呢?“

    这话是说的滴水不漏,扶云路撇撇嘴,突然就没了聊下去的意思。找了个地方坐下,自顾自的斟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