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040章 花府出事
    长襟官道连接东南西北四个要道,平日里便热闹非凡,今日更是聚满了人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行人皆是白衣,走路带风,在官道中央颇为惹眼。

    人群自发的给他们让出来了一条路。

    “这些人是哪门的子弟,好生气派。”背着包袱的大爷牵着孙女喃喃道。

    “可不是,看见那领口的流云纹了吗?”一小哥闻言搭话道。

    “看到了,这流云纹怎么了吗?”

    “白衣流云纹,扶家的标配。看到为首的那个少年了吗?”

    “那是?”大爷应声道。

    “那是天罡门少宫主。他旁边的那位,乃是天秀阁新任少阁主。”小哥耐心解惑。

    天罡门跟天秀阁大爷也都听过,那也都是些大门派。

    一旁孙女也有些羡慕了,那个姐姐看着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居然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天秀阁的少阁主。

    这两人模样都生的好看,年龄相仿,还有几分般配。

    “您不是本地人吧?”小哥见这大爷风尘仆仆,还拖家带口的,猜测到。

    “哎,我是葛平杜家村的,葛平发大水,只好带着孙女来投奔我表弟了。”

    家被毁了,又是老人又是小孩的,小哥心下唏嘘,有些怜悯。

    人生地不熟的,小哥也想着帮衬一二,“大爷您表弟住哪啊?”

    老人闻言有些叹息,“好些年没走动了,只知道住在这一带,也不清楚人具体住在哪。这不正在打听诺。”

    “大爷,您表弟姓甚名谁呀?我从小这块长大的,对这边熟得很,您给说说,没准我刚好知道呐!”小哥好心问道。

    “诶诶诶,那可太谢谢你了。”大爷忙不迭的感谢。

    “客气啥,小事情。”

    “我表弟是花复问,表侄女叫花月夕。”

    小哥闻言脸色变了变,“这花家在南街,不过......”

    大爷看着小哥表情,像是还有啥话不知道该不该讲。

    “没关系,你说吧,我们这心下也忐忑呢!毕竟这么多年美联系了,万一人家里有难处,也怕人不愿意收留咱。”大爷牵着孙女的手紧了紧。

    “嗐,花家也不是啥小门户,好找的很。难处倒不是,关键是.......”那小哥顿了顿,“我这实话实说您可别怪咱,那花复问可不是啥好人。”

    小哥见大爷脸色无异,也不像是生气了,放心的详细道来。

    “这些年花家仗着跟扶氏祖上有姻亲关系,在外面打着扶家的名号暗地里使了不少便利!”

    花家有时候买东西甚至不给钱,还要记在扶家的账上,不少人对花家积怨已久。

    “还让妾室爬到嫡女头上来。我一直觉得那花月夕就是被他家妾室给害的!”

    “那花复问真不是啥好东西,原配过世头七都没过完就把新人八抬大轿给娶进门!说不准就是被他跟那女的合伙害人命!”

    “哎,你看我这嘴。不过大爷,我这也是为您好啊,这花复问人品这般,您这投奔也要好生斟酌啊!”

    这小哥一时口快,也忘了花复问是这大爷外戚,怕惹人不快,忙解释几句。

    大爷也并未责怪,心里确实有了考量。

    虽说花家也不是有啥难处,但到底不是一家人。

    就算他愿意收留,也未必愿意一直养着他俩,莺莺才这么小,万一那天他走了,花家赶她怎么办。

    “不过您也别难过,这万事还有扶家担着!”

    扶家在青阳国名望极高,不仅是因为扶家强盛,更是因为扶家一直为百姓谋福利。

    保护百姓安危,从来不看碟下菜,平民家的大大小小事扶家都愿意帮着解决。

    “可是扶家那么大的家族,有时间帮我这小的事吗?”

    “嗐,管的!”小哥闻言眉头一展,“我隔壁李家三娘,昨个被骗了银子都是找扶家子弟帮的忙。”

    “这事扶家也帮?”大爷听闻颇感稀奇。

    “帮的!这不今早就追回了嘛!”

    大爷听他这么一讲心下安了不少。

    “要不我现在就带您去花家吧!”

    “哎!好嘞!谢谢你啊小伙子!”大爷赶紧拉着孙女给他道谢。

    “嗐,小事一桩!”小哥摆摆手,客气道。

    ******

    待三人到了南街,却见花家门口被挤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哥忙拉了个外圈的人问了问,“这位大娘,花家这是咋地了这是?”

    大娘磕着瓜子边看了半天热闹,显然是晓得点内情的,“花家十几年前那点个破事,如今翻案了呗!”

    “这话怎么说?”小哥也是个爱凑热闹的。

    “花家原配是被自己男人害死的,花家那傻子应该知道吧?”

    “花月夕?”

    “对,那丫头小时候我见过的,怪机灵的,模样又生的讨喜。我说怎么就突然傻了呢?”,大娘想起来还怪可惜的。

    “难道另有隐情?”小哥心下已有猜测。

    “可不是!”大娘砸吧嘴,“就是让钱氏下药给害的!恶奴欺主啊!”

    “这女人怎么这么狠毒呢!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那么小个孩子也下得去手!”小哥一听证实了当时他的猜测。

    大娘也‘啧啧’两声,以示唾弃。

    大爷却是十分震惊,没想到表弟一家居然发生了此等令人恶寒之事。

    “出来了,出来了!”人群中一阵躁动,纷纷往后退。

    三人也跟着往后退了几步。

    见到一群身穿白衣流云领的人压着三人走了出来。

    虽然八年没见,大爷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男的就是自己表弟花复问。

    花家主此刻哪还有平日里半点威严?

    低着头,难堪极了。

    花家那个继室头上珠钗都乱了,也是难掩狼狈。

    最后那一人居然是花芷蓉,居然也是个私底下下黑手的两面人,这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不过她娘是那样的,也不难理解女儿心长黑。

    以前她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也是柔弱可怜,只是此刻却满脸阴翳,有些可怖。

    诺大的花府,如今只剩下花月白那个骄纵的二小姐跟草包花致远。

    街坊邻里的平时没少受花府的气,这时看到花府出事,没一个人同情的,反而还都拍手叫好。

    只是说来也奇怪,这钱氏怎么不在里面。

    人群外不起眼的一角,一道人影闪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