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041章 捉拿钱氏
    “师兄,花家三人已抓获,可还是让钱氏逃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为首那少年作揖禀告。

    “无妨,这事辞仙早就料到了,钱氏你不必管。”扶将离顿了顿,“花家收尾的事还是交给你负责了。”

    “是。”少年转身就去办事了。

    扶将离交代完事情以后片刻也没敢耽搁,点了好些子弟就往西山跑。

    ******

    下元边界,草都快长到一人高了。

    钱氏环伺四周,紧了紧手上的皮鞭,在心底暗暗筹算自己能有几分生还的机会。

    见人群里扶家几个长老都不在,那天那个小娃娃也并不在他们中间,便心安了不少。

    虽然他“师兄,花家三人已抓获,可还是让钱氏逃了。”为首那少年作揖禀告。

    “无妨,这事辞仙早就料到了,钱氏你不必管。”扶将离顿了顿,“花家收尾的事还是交给你负责了。”

    “是。”少年转身就去办事了。

    扶将离交代完事情以后片刻也没敢耽搁,点了好些子弟就往西山跑。

    ******

    下元边界,草都快长到一人高了。

    钱氏环伺四周,紧了紧手上的皮鞭,在心底暗暗筹算自己能有几分生还的机会。

    见人群里扶家几个长老都不在,那天那个小娃娃也并不在他们中间,便心安了不少。

    虽然他们人多,但是想想自己怀里还有两瓶药,底气也强了不少。

    “扶家那几个老东西就派你们几个黄毛小子前来围剿我?”钱氏丝毫不掩饰嘴角的轻蔑。

    扶将离身后的几个师弟登时怒不可遏,气的手指骨节发痒。

    好在扶将离是个沉稳性子,段不可能因为她这几句话就被激的失了智,平静道,“对付你,我们几个就够了。”

    “狂妄!”钱氏气急败坏的挥了一鞭。

    扶将离轻松躲过,头发都没乱。

    其他人趁机列出阵法,严阵以待。

    交手三招,钱氏便觉自己轻敌。

    不出一刻钟,钱氏隐隐有不敌之势,忙掏出怀中两瓶药。

    虽然知晓那药副作用极大,此刻也无暇顾及其他,一饮而尽。

    瞬间周身灵力大涨,五指成爪,出招还带股黑气。

    “师兄小心!”

    扶将离侧身躲过,差点被黑鞭抽到,好在只是衣袖破损。

    回头一望方才所站之地,加注灵力的黑鞭抽到的草木竟像是被毒液腐蚀过一样。

    众人从未见过此等诡异之法,神色一变,想来一阵后怕。

    “啊——”一声惨叫。

    待众人没反应过来的瞬间,钱氏挥鞭勒住了一人的脖子。

    “别急,慢慢来,我一个一个把你们炼成丹药!”钱氏手上使劲,是要勒死那个子弟。

    “快把之前姑奶奶给的符都拿出来!”

    扶将离率先甩出一道燃符在钱氏脸上。

    钱氏被灼的生疼,下意识放开了他,叫声尖锐的竟像是厉鬼,让人后背发凉。

    本就神色不好的钱氏,现在更是神情扭曲到可怖。

    钱氏笑得嘲讽:“区区几张符纸,你们真以为能打的败我?”

    扶将离淡定如常,“区区几张怎么够?”

    钱氏冷嘲一声,“知道就好,赶紧跪下求饶,说不定姑奶奶我心情好,饶你们不死。”

    扶将离:“......”

    众人默默从怀里的储物囊里掏出一沓符纸,五指一捻搓成一把扇子样。

    “一沓?”钱氏人都懵了。

    众人:“......”

    “我们有一堆。”

    钱氏:“......”

    储物囊里还有好多呢!

    说罢,众人便纷纷朝钱氏扔符纸,什么燃符、定身符、化虚符统统轮着丢。

    笑话,管你是什么怪物!早上辞仙老祖还特地交代过的,‘千万别省着,堆死她,这么危险的东西千万不能放跑了!’。

    艹!

    当符纸不要钱吗?!

    哪怕是纸也不带这么用的啊!

    想到今天就要折在这几个黄毛小子手上,钱氏简直气得胸口生疼,本就因为邪药心智不稳,此刻更是肺都要给气炸了!

    想着登时喉中一股腥甜涌上来,既然生生吐出来一口鲜血。

    这鲜血也不知怎的,竟然把地上的草都给腐烂掉了。

    “嘶——”,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这药物到底有多毒!

    众人此刻便也不敢小觑,手上忙不停的丢符纸。

    钱氏越激动,这黑气便越嚣张。

    却也只敢在她体内暴动。

    不出片刻,那黑气已包裹她全身。

    扶将离赶紧拿出姑奶奶特制的燃符,手上没停,一股脑往她身上仍。

    钱氏叫声愈厉,此刻竟像是地狱里的恶鬼,终是燃得连灰也不剩。

    只是叫声还在众人耳边未停,凄惨的声音激得他们一片恶寒。

    半响这尖叫才渐渐消失。

    钱氏虽已死,众人的脸色却并未缓和半分。

    世界上竟然有这种东西......

    倘若是这种邪药流传出去.......

    众人简直不敢想象。

    扶将离确认钱氏已死之后,便携一众师弟们回去复命。

    ******

    那厢花间坊这边,扶云路估摸着这个点扶将离他们也该拿下人了。

    手上筷子一放,留了点银子在桌上,“老板,收钱!”

    花间坊老板闻言就过来了。

    “这鸡烤的外焦里嫩的,着实美味!”扶云路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花间坊东家笑了,“姑娘明儿再来,我还送您一盘鸡”

    扶云路也笑了,“老板,恐怕明儿个您就没时间开张了吧?”

    东家听她这话却笑不出来了,“姑娘这话什么意思,我可是靠这个过活呢,哪能不开店呢!”

    扶云路笑意更浓了,“东家老板,这父亲快不行了,哪有儿子不服侍床前的理呀?您说是不是?”

    “姑娘这话什么意思?家父四百多年前就已过世,这玩笑可开大了!”

    东家面色一冷,心下也琢磨不定她话里有几分真。

    “是不是玩笑,你派人去打听一下不就知道了?”

    东家打量了扶云路片刻,却见她面色无异,也看不出来个什么。

    “别怪我没提醒你呀,你那个哥哥可是个不安分的,你父王跟前的正红的国师大人好像也是你哥哥的人吧?”

    扶云路起身,面上仍是玩笑之色,路过东家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不过我们可是有四百年酒肉的交情,自然得帮你一把不是?”

    扶云路出门前头都没回,喊了句,“想清楚了就来找我,随时恭候。”

    东家仍站在原地,捉摸不定,有客人来了喊他都没听见。

    半响回过神来,转身进了后院。

    东家去后院嘱咐了伙计几句自己便换了身行头,出了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