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5.第 15 章
    派出所外面,墨班主见到墨里之后,一腔焦虑全部化作怒火,这些天因为墨里又乖巧又低落的小模样,心疼地捧着儿子当宝贝的铁汉柔情顿时烟消云散,举着扫帚就要开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周飞连忙拦在前面。

    “伯父您别打他!”

    “你让开!我看这个臭小子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都是惯的!你看看你一个任性麻烦多少人半夜不睡觉到处找你!”

    梁所长连忙安抚:“老墨,你看看你这是干什么,别吓着孩子。外头冷,快点进屋说。”又对跟他一起找了大半夜的几个小片警说:“没事了,让你们跟着忙了大半宿,都回去睡个回笼觉,早上晚点来不要紧,去吧!”

    “好嘞。我们先回去,有事您打电话,马上到。”几个人说着闹哄哄地散了。

    墨里穿着拖鞋睡衣披着周飞的外套站在街道派出所的大门外面,一头漆黑浓密的发丝被晨风吹得凌乱,模样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闻信找来的周老总周大山看到这副场景就觉得辣眼睛。

    他深深觉得墨传风这个人养儿子的方式有问题。

    儿子就应该养成他儿子这样,人高马大,豪放威武,做了错事,当老子的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墨传风那老狐狸举着个扫帚装模作样老半天,你倒是打下去啊!装给谁看呢。

    周大山上前把手忙脚乱拦着墨班主的周飞拽开。

    “你就是个无事忙,跟你有什么关系?!跟老子回去!”

    周飞哎哎地伸手:“墨里……”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整天墨里墨里,墨里是你爹啊!”周大山气不打一处来,他真怕他好不容易挣下诺大一个家产被儿子都败给墨里玩。墨家现在就是个穷光蛋,还老想着墨家班在墨县红透半边天的老黄历,开着那亏钱的戏班子时就到处拉关系找赞助,墨传风找到他头上他没松口,只帮了几个小忙。要是墨里找周飞,他怕他的钱就守不住了。

    周飞一让开,盛怒的墨班主举着扫帚就朝墨里揍了下去。

    墨里抱着脑袋四处躲:“爸你真打呀!”

    周飞一把挣开周总的拉扯,上前去夺墨班主的扫帚。

    “别打,别打!打坏了怎么办!”好像曾经跟墨里打得鼻青脸肿的不是他一样。

    周大山捂着眼睛感到了绝望。

    派出所门前一阵鸡飞狗跳,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墨里在墨县中学女生群体中也算小红了一把,不少上学路上的中学生路过看到了,都拥过来围观拍照。

    “帅哥保护好我们狐仙大大!”一听就是贴子里的粉丝。

    周飞顿时气势大涨,护在墨里身前拦住墨班主和其他所有人,抽空把头盔又扣到墨里头上。

    “别打着脸。”周飞心疼地说。

    墨里翻了个白眼,趁着梁所长拦着墨班主的扫帚,躲在周飞身后鬼鬼祟祟地往外走。

    “走,我们先离开。”他在周飞身后撺掇道。

    周飞发动起摩托车,等墨里在他身后坐定,轰了两下油门,在周大山和墨班主不约而同的喝骂声中嗖地窜了出去。

    围观妹子们发出一阵被帅翻的尖叫。

    周飞头一次耍帅成功,志得意满极了,微微扭脸问墨里:“墨里,你想去哪儿?!”

    墨里在头盔下抿了抿唇。

    这一次周飞帮了他大忙,后面甚至还要麻烦他,习惯被人捧着的墨里头一次感到很不好意思。

    但是没有周飞的帮忙,他不知道捡回来的那几个老木箱要怎么保住,他家里连一个木箱都放不下。要在外面租仓库,就得花钱,可是他没有什么钱。

    “周飞,抬回来的箱笼,还得请你帮我保存几天……你花的钱算我借的,我以后有钱了就还你……”墨里声音很小,脸已经红透了。

    说还钱,怎么还?他上学后戏班常年亏损,还要担负起鲁伯他们几个老人的养老钱,墨班主现在能拿出他的学费已是不易。他是穷光蛋一个,还钱不过是一个空口许诺。

    可他还要向周飞提别的要求,墨里为自己感到分外羞耻。

    周飞听不到,干脆把摩托车停在路边,扭头看向墨里。

    “你说什么?风太大了我听不清。”

    墨里低着头,手指搓着外套的衣缝,把刚才的请求又说了一遍。

    周飞只见过墨里的蛮横张扬,这个穿着他的外套,低头软语请求他的墨里,他做梦都想象不出来。

    心脏咚咚咚咚地一阵乱跳,仿佛被一个拳击手打来打去的沙包。

    周飞抬手捧住墨里——头上的头盔,使劲往上拔。

    墨里抱住脑袋,脸上红潮未褪,满眼写着疑惑:“你干什么?!”

    “头盔脱掉吧,老戴着头盔干嘛。”周飞吸了吸口水。真想看看墨里脸红害羞的样子——

    “不脱!”

    “你不是说谢谢我的吗?这点小要求都不能满足我?!”

    “就不脱!你那是什么表情!好恶心!”

    当天晚上,八卦版那个永远沉底的贴子又迎来一拨疯狂的回贴。

    早晨派出所门前的混乱被人从各个角度详尽地拍下了许多高清照片,这一晚的回贴以图居多,夹杂着啊啊啊嗷嗷嗷的花痴水贴。

    [108好汉:以上,今早出炉的热腾腾的新鲜的狐仙大大(っi`)っ]

    [雨过天晴:以上,今早出炉的热腾腾的新鲜的狐仙大大(っi`)っ]

    [惟爱茉莉1314:啊啊啊,羡慕墨县的姐姐,我也想在街头偶遇狐仙大大〒▽〒]

    [客舍青青柳色新:什么情况?!!墨班主要拿扫帚打我们狐仙大大?!太过分了吧!我们狐仙大大做错了什么?!]

    [狐仙大大的腿部挂件:啊啊啊啊,穿着睡衣一脸委屈害怕的狐仙大大真是我见犹怜(艸`)]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

    [雨过天晴:事情是这样的。昨晚狐仙大大离家出走,墨班主麻烦了派出所的jc们帮忙找人,肯定不能直接回家,得跟人家道个谢吧。这是我猜的。墨班主可能是气极了拿扫帚要打狐仙大大,不过不用担心,狐仙大大被骑摩托车的骑士救走鸟~]

    [108好汉:哇,凛冬大神又被炸出来了!]

    [客舍青青柳色新:大神一看到狐仙大大的消息就潜不住了(偷笑)]

    [惟爱茉莉1314:大神(⊙w⊙)最近出来得有点勤啊,仿佛一个假的大神。]

    [狐仙大大的腿部挂件:排队跪拜大神]

    [雨过天晴:凛冬大神三个问号是什么意思,有什么疑惑吗]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阿狸穿的睡衣?]

    [雨过天晴:是啊,狐仙大大昨晚跑出去的嘛,没来得及穿好衣服吧。]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他披的牛仔外套不像他的。]

    [108好汉:呃,大神观察真仔细。那么丑的外套当然不是我们狐仙大大的,是他朋友的啦。]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什么朋友?]

    [108好汉:大神你问倒我了○| ̄|_】

    [雨过天晴:就是把狐仙大大找回来的那个骑摩托车的帅哥啦。是我们这一个地产商的儿子,狐仙大大登台演出的时候一直来捧场的,是真爱粉了]

    [108好汉:我作证,十分真爱了!]

    [雨过天晴:他还可以进后台,我从来没有机会近距离看过狐仙大大扮上的样子!嫉妒咬手帕ing]

    [108好汉:万恶的资本家!]

    [雨过天晴:算了,看在同为真爱粉的份上——不行,还是不能原谅!]

    [108好汉:要不是老戏园被拆了戏班人都散了,这种暴发户的儿子怎么可能随意出入后台。]

    [客舍青青柳色新:你们说的照片里那个染紫毛的家伙么?是挺帅的,跟狐仙大大站一起满养眼的。]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

    [惟爱茉莉1314:抖,为什么大神的省略号让我有点孩怕]

    [客舍青青柳色新:同抖]

    ……

    门外有人敲门,一口十分绅士的英伦腔传来。

    “凛,该上课了,你不是忘了吧?快要迟到了。”

    燕凛关了电脑,难得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拿起桌上的书本朝外走去。

    “来了。”

    此时墨家的客厅里。

    墨里和墨班主分坐在茶几的两端,墨班主的生气还挂在脸上,瞪着对面任性的儿子。

    墨里无视他的愤怒,平静地道:“爸爸,我想过了,我要重建墨家班。”

    墨班主并没有因为儿子的雄心装志而动容,冷哼一声:“重建墨家班?说得容易,你有钱么,有人么?!就凭从垃圾堆里拉回来的几个破箱子,你能重建个什么?!”

    “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可以想办法!”墨里握紧拳头,一脸固执。

    “想什么办法?你租仓库存箱笼的钱有着落了吗?什么时候能还给人家周飞?!”

    墨里扭头不说话了,一张白皙的脸憋得通红。虽然沉默,仍旧坚持。

    墨班主看了他半晌,最终叹了一口气:“你啊你啊,说不想唱戏的也是你,戏班子关了非要重开的也是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