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6.第 16 章
    墨里立下了雄心壮志,却在墨班主三言两语的问询中,野心纠结成了一团乱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没有人,没有钱,没有观众。墨家班是如何没落的,以后他重建墨家班也将面对同样的难题。

    “毕业以后我可以专心演戏。”墨里缠着手指,带一丝赌气地道,“度狐仙有观众,我好好地唱,会有更多观众。”

    “一个戏班子,只有一出戏,像话吗。再说能和你搭戏的也就你师哥,我也没有精力再教出来第二个道长了。”墨班主叹了一声,又想到了什么,一拍桌子,“先不说那些没影的事。你让周飞帮你租仓库,到底用了人家多少钱?”

    “没多少……”墨里咕哝着不想说。

    “没多少是多少?!一块钱也给我还给人家!咱们老墨家从不欠人钱!”

    “……二。”墨里咕哝了一声。

    “到底多少!大声说!”墨班主耐心快告罄。

    “一万二!”墨里粗声道。

    墨班主倒吸一口气。

    “一万二?!就存那些破烂!墨里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罢休!”

    “不是破烂!”

    “你个败家玩意儿!我上哪拿一万二还给人家去!马上把仓库退了,把那些破烂都给我扔了!”

    “我不,我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墨里涨红着脸坚持,眼里恍忽涌出一阵水气。

    “气死我了,你气死我了。”墨班主倒在沙发上,扶着额头直喘气。

    “不用你还钱,我借周飞的钱,我自己还。”

    “行,你面子大,一万八千说借就借,我看你拿什么还?!”

    墨里没话说了。拿什么还?他很茫然。仓库租了两年,两年后他毕业,头脑发热的时候他想的是毕业以后就重建戏班,可是到了具体的细节,他头脑同样一片空白。

    墨班主没有真的让墨里还钱,硬是东拼西凑凑出来一万二,一毛不少地还给了周飞。

    “你的生活费没有了。”给墨里就只有一句话。

    墨里又想哭了。

    这是零八年的十一月,墨里刚刚升上大二。

    在家里任性了一回,墨里还得回学校继续学业,学的还是生物这种和唱戏八杆子打不着边的专业。周围的同学们都卯足了劲头要考研或者出国做学术,相比之下,一心只想等拿到**就回家重建戏班子的墨里是最没出息的。

    不但没出息,还没有钱。墨里觉得自己的处境真是对不起自己的美貌。他长这么帅,不该这么穷啊?!

    可事实是,他既帅且穷,并且穷到整个生物学院都知道了。

    大家都知道大二有个学弟(学长),啃了一学期的馒头咸菜,凡是要出份子钱的班级活动从来不参加,一身蓝色运动服穿到起毛也舍不得扔,无论冬天夏天都只有一双白色运动鞋。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长着一张贵公子的脸却比学校里的特困生还要特困,好歹人家有学校助学金资助,这位全靠自己硬撑,也是一朵奇葩了。

    即便如此,墨里只靠馒头咸菜仍旧养得水灵灵的,偶尔睡眠不足,嘴唇失去血色,连黑眼圈都长得极为艺术,不难看却透着一股憔悴美,让生物学院一众学姐学妹们扼腕直呼基因的强大。

    因为这奇葩的高穷帅形象,墨里整个大学期间都和罗曼史绝缘。连一脸青春痘的上铺哥们都和女朋友本垒打了,他却连女生的小手都没牵过。

    每天都为下顿饭的饭钱发愁,也的确没有时间去考虑更多的精神需求。

    大二下学期就要进实验室,墨里开了每天和培养基细菌为伍的生活,闲暇时间被数据和论文充斥,他几乎就快忘了那个绮丽古老的梦想。

    “你的沉默犹在昨日

    那时以为自己无所不知

    现在爱你

    会否太迟”

    同个课题组的师姐趁着中午午休时分,把电脑里循环播放的歌单公放,一边听歌一边享受难得的午餐时光。

    温柔深沉的男中音从音箱里传出来,一首情歌唱得百转千回,安静悲伤中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

    墨里一边吃着盒饭一边疑惑着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趁机公放,其实都是抱着一颗蠢蠢欲动卖安利的心。

    一首歌播完,戴着时髦的黑框无镜片眼镜的师姐就凑到同门身边,眼睛亮晶晶地发问:“怎么样?!好听不?!最近特红的一个新人歌手。”

    扎着双马尾的学妹顿时露出同道中人的激动表情:“知道知道,当年xx台选秀第六名是吧?!我那时候就觉得他唱功是最好的,才得了个第六,真是不公平!”

    眼镜学姐也激动起来:“你也看过那届选秀?!就是!前三名都大红大紫了,唱得最好的反而混得那么艰难,真替偶像委屈!”

    “师姐也是甜点?!好激动,我从少天出道就喜欢他了!”

    “我是啊!!终于碰到同好了!寝室那些人都不懂得欣赏,就喜欢那些日星韩团!”

    “呃,师姐,我也喜欢日韩明星……”

    墨里在听到“少天”两个字的时候就愣住了,这个名字已经从他的生命里消失太久了。

    李少天走的那一年,他还没有手机,不像现在这样人与人之间联系方便。开始的时候李少天还会往家里打电话,多数都是墨班主接。墨里要上学,还要演出,很少有能接到他电话的时候。墨班主对这个在戏班危难之际袖手旁观弃离而去的大弟子一直没有消气,慢慢的李少天也就不打电话了。

    墨里也仿佛把他忘在了脑后。如今再次听到他的消息,竟然是在这样的境况下。

    两个女生还在叽叽喳喳讨论着共同的偶像。

    “不管怎么样,少天哥哥总算是混出头了!这两年他都在作曲写歌,这次单曲一发就红遍网络,后面还有一张新专辑,大家都很期待呢!”

    “对了,天涯上也有少天的个人楼,最近吸了好多新粉,楼盖得超快。你有微博吗?也去关注一下哥哥吧。”

    这一年自媒体刚刚成形,有了点兴盛的苗头,但影响力还没有盖过老式的娱乐论坛。

    墨里突然想起来自己也注册过天涯论坛,说起来他在上面还有个楼呢,不过他已经两年多没唱戏了,估计楼里该没人了。

    吃完饭用实验室的电脑登了一下论坛,本来是想找李少天的楼看看他的近况的,没想到先看到了几条私人短消息。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你好:-)]

    最早的一条居然是在三年前,墨里汗颜,莫名觉得有点对不起发消息的主人。

    不过这个马甲怎么这么眼熟?

    墨里使劲回想了一会,终于想起来,这不是那个在他被黑的时候跟黑他的人掐了一架的人吗?在他放完狠话之后那些黑子就不见了,仿佛被人拔了网线一样。

    后面几条都是他发的。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冒昧问一句,你是墨里吧?]这是跟第一条相隔不久的,三年前。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听说戏班被关了,不要伤心,一切都会好的。不要再离家出走了,我很担心。]这是去年的。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听说你那个叫周飞的朋友,因为女朋友的事和你打过架?]这是跟上条一起的。

    [凛冬将至美人入怀:你要重建戏班?有事可以问我,我别的做不了,至少可以给你一些可行的建议。]

    最后一条稍近一些,也是去年的了。总共这几条私信,时间横跨了三年多,墨里不由得佩服这个人的耐力。

    不过最奇怪的是,他怎么知道这个他自己都快忘了的账号是他的啊?!太可怕了吧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