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20.第 20 章
    微博被删之后,墨里就不再关注这件事,天真地以为风波就此平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却不想网络上从来没有燕过不留痕的好事,既然留下了痕迹,那什么时候发酵,如何发酵,就不是当事人能够控制得了。

    当天下午,先是周飞接到了一通陌生的电话。

    他也没注意看来电显示,一边对着镜子喷了摩丝抓头发一边大大咧咧地接了起来。

    “喂?哪位?”

    “周飞吗?是我,李少天。”

    “你谁?!”周飞以为自己听错了,拿开手机瞅了半天,才又贴到耳朵边,“骗子吧你?!我不会给你打钱的。”

    “我是李少天。”李少天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让周飞觉得自己的不淡定被人在气势上压了一头。

    “今天这是吹什么风?大明星居然给我打电话。”周飞吊儿郎当地笑道。

    他和李少天也算墨县老街坊,不过比起和墨里的不打不相识,李少天这个人就特别不好相处,虽然他看起来跟谁都和气,其实跟谁都不熟。

    反倒是墨里,长着一张高高在上的脸,接触起来很容易就打成一团。

    他和李少天相识十几年,连点头之交都算不上,周飞不知道他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你有没有阿狸的联系方式?”李少天开门见山。

    周飞脑子里就跟墨里相关的弦绷得最紧,当即就警觉起来。

    “你找阿狸干什么?!”

    电话那头的李少天点了一根烟夹在手指,眉头在烟雾后面皱出几道痕迹。

    墨里是他最亲密的弟弟,周飞不过是个外人。直到离开墨县的那一夜也仍旧如此,墨里对他的气愤都带着亲近的任性。这种亲密和默契自幼养成,深入骨髓,比亲兄弟更亲,是即便几年不见也不会形成任何隔阂的关系。

    没有经过任何有形的转折点,这一通电话却突然将周飞横插在他们二人之间。

    “我有阿狸的座机,没有他的手机。”李少天道。

    “你找阿狸是因为今天那个微博?”周飞脑子转得飞快,很快想到原因。

    李少天不耐地弹了弹烟灰:“你就当是吧。你没有阿狸的手机号?”

    “我当然有!”周飞挺了挺胸膛,“不过我凭什么给你?你想对阿狸说什么?!我告诉你,这件事和阿狸一点关系也没有。要不是我告诉他,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喂,喂!可恶,居然挂我电话!”

    周飞举着被挂断的手机,懊恼这一场谈话自己没发挥好,落了下风,给了对方装逼的机会。开始捶胸顿足地反省自己的表现,争取下一次一定要压他一头。

    下午四点,墨里回到宿舍,一进门就被三双眼睛唰地锁定,看得他一脑门莫名其妙。

    李南,陆宇,张大明,他相敬如宾相处了三年的三个室友,都是一门心思奔出国的学霸型选手。在他还为课堂作业挑灯夜战的时候,人家早早地考完了托福雅思,每天研究的是专业领域的外文论著,msn上勾搭的是名校教授的助教。层次差得太多,基本没有共同语言。

    在学霸眼里,他这个没什么大志向只想混个**就回家的学渣室友多半也是不值一提的。

    现在被三个学霸炯炯有神地注视着,墨里有种汗毛竖起的感觉。

    “都看着我干什么?”墨里搓了搓手臂,放下书包。

    陆宇把笔记本转向他:“你成我校风云人物了,墨里同学。”

    “怎么回事?”墨里看向他的屏幕,只能看到qq群的对话框飞快地刷新,一个字也看不清楚。

    “兄弟,真人不露相啊。”李南和张大明一左一右地围着墨里,一脸兴奋,“网上说的是真的八卦论坛里那个唱戏的贴子,说的是你?!你和那个唱歌的李少天真是发小?”

    在八卦面前,连学霸们也褪去了严谨理科学术男的外衣。

    “学校论坛的休闲区被那个地方戏班的狐仙刷屏了。论坛里贴的图片大多都是扮上的戏曲角色,妆太浓了,很多女同学在研究那是不是你。”陆宇解释了一句。

    墨里觉得心好累,网络上的东西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删微博也不管用,还是传开了。

    当初刚发现狐仙楼的沾沾自喜完全消失无踪,以这种方式在网络上出名,他直觉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现在大部分还是好奇和善意的窥探,但这种善意就像是风中的蒲公英,随时一阵小风就能给吹散了。

    给他和墨家班扬名的人摆明是针对李少天的,李少天正当红,粉丝越来越多,等事件沉淀下来,他和墨家班怕不是要被李少天的粉丝恨死。

    周飞找人删微博的钱是白花了。

    墨里正郁闷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s市的陌生手机号。

    墨里心头一跳,盯着那个号码看了几秒,这才慢吞吞地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久违的声音。

    “阿狸?”

    墨里点了点头,也不管对方看不到。他脑子里有点乱,还有点心虚。几年都没联系过的人,偏偏在那条微博之后——李少天难道是来兴师问罪的?!

    “阿狸,我是大师哥啊,不认得我的声音了?”

    墨里看了看面前三个瞪大眼睛盯着他的室友,转身朝外走去,含糊地道:“唔,师哥。”

    李少天顿了一下:“阿狸,你在生师哥的气吗?怪我这么多年没给你打电话?”

    墨里倒没这么想。李少天和他一起长大,比亲哥也不差什么,三四年不打电话也不会生疏。何况开始两年他经常往家里打,只是墨班主不待见他就是了。

    但他打电话的时机太巧了点,墨里咬了咬唇,干脆自己挑明:“师哥,你是来怪我的吗?我不是故意的,周飞帮我删微博了,我们能做的都做了,可是还是传开了……”

    李少天听着他话音里的忐忑,心脏像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又沉又酸。时隔这么多年惟一一次联系,墨里是认真认为他是来责怪他的,并且他将周飞看作一体,却下意识地将他隔开了。

    不用学习无需刻意就精通于拿捏人心的小狐狸。

    “阿狸,我知道和你无关,我怎么会怪你。”李少天打断他。

    墨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不怪他就好:“呃?这样啊,那你打电话来干什么?”

    李少天:“……”他真的怀疑师弟是不是故意的了。

    “师哥?怎么不说话。对了,你有没有qq,加个好友啊,我上大学才注册的qq号。”

    李少天和他加了好友,又聊了些家常,直到墨里急着去食堂吃饭,这才挂断了电话。

    方琳一直坐在一旁,等他挂了电话才似笑非笑地道:“怎么?要求没能说出口?我就知道。”

    这通电话的本意是要让墨里和墨班主通个口风,至少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别乱说话。墨班主脾气暴躁爱骂人,叛徒欺师灭祖张口就来,他每次打电话都要被骂一通。

    李少天已经听怪不怪了,可是墨班主要是在有心人面前随性一说,足以使他精心打造的形象大打折扣。

    但是打通了墨里的电话,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行了,别沉着脸了,早知道是这个结果。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你给我发工资不就是干这个的么。”方琳拍了拍他的手,起身拿起外套,“好好写你的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