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22.第 22 章
    墨里最近在学校里成了一名风云人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走在路上总有人举着手机对他拍拍拍,在食堂吃饭也不能再随心所欲,不能再大口吃菜大碗喝汤,因为随时会有一阵闪光灯和伴随而来的快门声在他周围此起彼伏。

    他是知道那些对准他的镜头有多可怕的,简直能把他的毛孔都拍得一清二楚。墨里可不愿意自己嘴角挂着米粒或者牙齿沾着菜叶的照片在网络上留下永远的痕迹。

    就连一直以来相处得不温不火的同学们,态度也变得微妙起来。

    尤其是女同学。

    本来被女孩子们关注是好事。他爸整天念叼他又穷又任性娶不着媳妇,要是毕业前他领回家一个媳妇,他爸一准高兴。

    但是墨里总觉得这些女同学看他的眼神,比他在墨县唱戏时台下小粉丝的眼神还可怕……每每被她们投以微笑的注视,他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预感,完全升不起任保旖旎的向往。

    周四实验室中午午休,墨里刚脱了实验服,一回头就看到好几双眼睛凑在一起注视着他。

    眼镜学姐推了推眼镜:“学弟,是要去食堂吗?”

    墨里咽了咽口水,眨了眨眼睛,偷偷收好刚拿出的饭卡。

    “我不去,我叫外卖。”

    “那正好,我们也准备叫外卖呢!”眼镜学姐刷地抽出一张外卖单子,“来来,对着菜单点。这餐学姐请客,尽管点别客气!”

    “不要了吧……”

    “还想不想用我的离心机了?”

    “还想不想用我们组的超净工作台了?”

    墨里微弱的反抗被瞬间镇压。

    外卖送来,墨里捧着盒饭坐在一群姐姐妹妹当中,食不下咽。

    陆宇和张大明从门口路过,投来不知是羡慕还是同情的眼神。

    味同嚼蜡地吃了一半,学姐学妹们矜持地和他寒暄了半天,从生活关心到学习,连有没有入党都关切了一番,墨里还是等来了意料之中的八卦发问。

    “学弟呀,网上说的是真的?你和李少天,真的是青梅竹马的师兄弟?”

    “恩,是师兄弟。”他爸都真身出镜了,还有什么能瞒得住。

    不过两个大男人哪来的青梅竹马?可见理科生的语文都没学好,墨里止不住地腹诽。

    “那你们怎么称呼?你叫他师兄?”

    “我叫他大师哥啊。”

    “他叫你呢?师弟?”

    “他叫我小名。”

    “噫——”身边的学姐们发出一阵压抑着兴奋的抽气声,眉来眼去的眼神满是激动。

    墨里被她们“噫”地一阵忐忑不安。怎么了怎么了,他说了什么吗?!

    身边仿佛升起一阵不详的气息,墨里一头雾水,却直觉不妙。

    “师哥对你好吗?”

    “墨县人爆料说大师哥特别宠你?”

    “他离开你那么多年,你不怨他吗?”

    墨里:“……”感觉真的好奇怪啊……

    好在盒饭很快吃完,师姐们虽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却没打听什么让他为难的事。要是她们问李少天谈过几个女朋友,他还真不好回答。

    墨里生怕晚饭再被逮住,下午早早地离开实验室,一路小跑地回了宿舍,没想到室友们都在,正凑成一堆趴在陆宇的电脑前面,一边吃饭一边议论着什么。

    他刚一进门,陆宇手忙脚乱地把电脑盖上,张大明和李南一左一右地挡在陆宇前面,一脸不自在地跟他打招呼。

    “hi墨里,这么早回来啊!”

    墨里放下书包,一边喝水一边疑惑地看着他们:“是啊。你们干什么呢?慌什么啊?聚众看黄片啊你们?”

    李南和张大明一个摇头一个点头,陆宇扶额叹气。

    “算了别瞒他了,班群都被刷炸了,谁让墨里不看群消息。”陆宇道,“墨里啊,你做好心理准备,过来看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绯闻么,这叫人红是非多。”他说着打开电脑,转向墨里。

    屏幕上是一副很惟美的漫画,两个画得十分精致俊美的人物吻在一起,不过怎么看那都是两个男的。

    墨里瞪圆了眼睛,把学霸室友们扫视了一圈:“你们——没想到你们还有这种爱好!”

    “谁有这种爱好了!这是你和李少天!”李南和张大明齐声叫道。

    墨里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水全都喷到了陆宇的电脑上。

    ……

    燕凛看着国内社交媒体上越刮越烈杀都杀不住的这一股邪风,漆黑的发丝下琥珀色的眼睛蒙上一层寒气,手里越攥越紧的铅笔发出啪地一声,终于不堪重负地折断了。

    身后正肝论文的室友闻声回头,看了一眼他满屏中文字的电脑界面,又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铅笔尸体,咽了咽口水,劝道:“hey 凛,每个国家都会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我们这些人的努力不是吗?世界还是很美好的,犯不着这么生气,我的朋友。”

    燕凛幽幽地回头,在电脑屏幕的伦勃朗式照明角度下,薄唇挑起一抹阴恻恻的笑。

    “没错,是我……还不够努力——”

    “唔……”绅士的英国室友觉得似乎不该在这时候招惹自己这位俊美的中国朋友……

    燕凛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上,拨出一个号码,耐心地等待着接通。和煦的晚风吹拂着他敞开的衬衫领口,撸到手肘的袖子下是肌肉纤长有力的手臂,淡淡的青筋从手背蜿蜒到手臂,彰显着内敛的力量。

    电话接通大洋彼岸,燕凛开门见山:“爷爷,我要继承家业,马上。我要深空影业。”

    电话那头的燕老爷子噎了一下,半晌才道:“凛儿啊,爷爷很高兴你这么有野心,但是,你爸还没死呢。”

    燕凛神情严肃:“我认真的,爷爷,我要提前毕业,尽快回国,进公司工作。”

    “不是说好毕业以后去本部给你堂哥帮忙么?怎么又想进你爸的传媒公司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会亲自跟堂哥说的。”

    燕老爷子欣慰叹气。儿孙上进是好事,比起老朋友们家的小辈们,比起他其他的孙子孙女,燕凛一直是最让长辈省心的一个。

    从小到大严格按照家里的安排一步一个脚印,干劲十足从不抱怨,十几岁就可以帮长辈分忧,他姑姑的地产公司可算是他一手创立。不搞特例独行,没有叛逆期,省心得不得了。

    现在他只是想早日回国担起家业,比起他的大孙儿夺权篡位把亲爹都踩在脚下,二孙儿为情撞机自杀,燕凛这个要求简直乖得像个小天使。

    燕老爷子大手一挥:“行了,我同意了!能提早毕业是你的本事!能把你爸挤下去也是我们老燕家的光荣传统!”

    燕凛笑了笑,挂断了电话,手肘拄在阳台栏杆上,望向远方。

    手指间摩梭着手机表面,点开通讯录,第一个名字就是“阿狸”。

    “阿狸——”燕凛无声念着这两个字,眼前又浮现起那座模糊了古今岁月的老戏园里,那一曲如梦似幻的度狐仙。

    那个落在自己臂弯中的少年温热的重量,清幽的体香。

    他循规蹈矩的人生,从此有了一个活色生香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