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25.第 25 章
    墨里发现凛冬和他说得话都得到了印证,最明显的一条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突如其来的名气不但没有消失,反而随着李少天一起越来越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过李少天红得实在,他的名气却像空中楼阁。毕竟大师哥有实打实的才华,他自然也有,但是没有机会给他施展,因此到哪里别人都说“这就是网上那个大明星李少天的师弟啊”。

    “我又不是蜘蛛,整天网上网上的,好像我就住在网上似的。”墨里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向室友们发牢骚。

    三个室友正在桌边苦读,因为墨里的关系,连他们也备受关注,图书馆都不方便去了,只好宅在宿舍用功。

    “快放假了,忍忍吧。”陆宇道。

    相处了三年都相敬如宾的室们,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因为这一遭反而拉近了距离。

    墨里一边抛着手里的橡皮一边道:“对不住了啊兄弟们,让你们也也跟着我受累,下学期我就不来了,你们也可以清净清净。”

    “不来了?还有一学年呢!你要疯啊。”李南叫道。

    “我又不考研,也不像你们奔着出国搞学术,也该实习了。找个公司挂个名就是了。就在我们墨县找,我家这个面子还是有的。”墨里早就打算好了。

    “那你是什么打算?就这么缩在老家了啊?看你大师哥这劲头他还有得红呢,最近有个名导的电视剧找他演呢,到时候再爆一回,就坐稳一线明星了。”

    李南惊道:“我靠陆宇,你连这个也知道啊,你什么时候对娱乐圈也有兴趣了!”

    陆宇无奈道:“我有什么办法,那些女同学逮着就跟我科普啊。”

    “她们是拿陆宇当李少天情敌呢。”张大明拍着桌子哈哈大笑。

    “那咱俩也是护花使者呢,我们怎么没当上情敌!”

    “还用问吗,她们只yy长得帅的啊。”

    “过分了哈!”

    墨里翻了个白眼,坐起身道:“托您三位学霸的福,我的论文也搞定啦,明年回来答个辩就好。我要开始我的事业了!”

    “什么事业?”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重建墨家班!”

    噼里啪啦一阵鞭炮声响,伴随着四处弥漫的硝烟和碎了一地的大红鞭炮,悬挂在门额上的红绸子揭开,龙飞凤舞的三个烫金大字刻印在漆黑的牌匾上,迎着日头闪着细碎的金光。

    墨家班,在关闭了几年之后的这个寒冬蜡月,终于重新开张了。

    墨班主穿着黑绸面绣着福字的新棉袄,一脸喜气地站在院门外的台阶上,向来往看热闹的众人连连拱手:“各位乡亲们,我们墨家班从今天开始重新开业了!以后戏班班主之位就由犬子担任,您各位闲有钱的,还望不吝捧场!我墨传风,在这里谢过各位了!”

    围在院外的人群发出一阵哄闹,连连应声。

    新起的戏园子离墨县中心很远,几乎在郊区了,因此租个农家院也很便宜。这是墨里的主意,戏班重开,就不在市中心抠抠索索地勉强支撑了。一方面是他家经济紧张,另一方面,既然是老墨县人的戏,就开到农郊去,让爱听戏的人来听戏。

    但是没想到闻风而动的年轻粉丝们居然也汇聚到了这个小小的院落外,一个个举着相机拍得起劲。

    好在墨县不大,说是农郊,离市中心也就几站公交站的距离,而且来的粉丝委实不少,至少有几十个,不然墨里还要操心这些女孩子们的安全。

    墨里站在墨班主的身边,穿着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冰蓝色的短款羽绒服,安安静静地听着墨班主讲话。漆黑的发丝落在如玉般的脸颊边,墨色的眼瞳深若古潭,长身玉立的少年,朴素的打扮却仍旧光彩夺目,轻而易举夺人眼球。

    闪光灯接连闪现,快门声此起彼伏,在粉丝们精湛的摄影技术下,那站在红墙绿瓦边,被冬日的阳光笼罩的少年,出尘得不似凡人。

    墨里回家之后就重拾戏本,线装的书册散发着经年的墨香,墨迹中萦绕着古老的气息,轻易就涤净了他在外数年沾惹的浮华,跳脱的心境也沉静了下来。

    他需要入戏,而且他享受这种入戏的感觉,墨戏几百年的历史都化作清泉将他的神魂浸润,他觉得很舒适,很安逸。远古的狐妖乘着这飘渺的诗意而来,与他面对着面,互相训问着别离后的岁月,再融为一体。

    粉丝们聚在一起小声议论。

    “感觉小师弟和他在学校里拍的那些照片好不一样啊。”

    “恩,衣服都没变,就是说不上哪变了。”

    “我觉得我的摄影技术在拍小师弟的时候有了质的飞升……”

    人群中有老戏班的常客也在发问:“重开好啊,我们这些老票友可盼了好几年了。阿狸毕业了?这就回家了?”

    “大四啦,在咱们墨县找了个公司实习呢,再替我把墨家班给开起来。”墨老班主笑得十分欣慰。

    “还是阿狸好,孝顺懂事。我家那个臭小子别说毕业回家了,在外头上班,年头上又说忙,工作忙脱不开身,连年都不回家过了。我全当生了个棒槌!”

    “你家儿子名气可大啦,听说他在这里开戏班我们村儿几个年轻人结着伴地来看,他们上那个什么网。我闺女在外头上大学,还非要我来替她看。”

    “婶子您也赶趟时髦!小班主不好看吗?”

    “好看,好看,长得真俊。”

    “阿狸这戏没唱,先成角儿了!”

    墨里微笑地听着,他得感谢大师哥,不然今天来的人得少一多半。

    “什么时候开始唱戏啊?”有人问道。

    墨老班主示意墨里回答,墨里笑着道:“没准备好连台好戏,哪敢叨扰乡亲们。今天开张,自然今晚就搭台唱戏。墨家班恭候着各位叔伯婶娘,哥哥姐姐们大驾光临。”

    说完拱手一躬,围着的人群哄然叫好,热闹连连。

    墨里微笑地看着,心里不确定真的会来看戏的人能有多少。

    简单的开张仪式结束,墨里让小春和小窦把节目牌搬出来,写上今天晚上要演的节目。

    人群渐渐散去,墨里看到聚在院外没处去的一群粉丝们呵手跺脚地等在原地,皱着眉头想了半晌,把小春叫来吩咐了两句,才转身进了园子。

    小春跑过去,邀请粉丝们先进园子喝点热茶,不要在外挨冻。

    粉丝们发出一阵压抑的尖叫,激动地扛着□□短炮,背着包拎着买的礼物,跟着小春进了院门。

    新开的戏园是用自建的农家院改的,原本要开养鸡厂,后来房东要给儿子在市里买房结婚,养鸡厂没开成就闲置了。院子和房子都不小,院里还种着几棵石榴树,在冬日里显得有些萧索。

    正对院门的房子装修成了戏台和两百多个观众席,因为墨里经济紧张只简单装修了一下,高高的房梁上悬挂了好几排大红灯笼,给这处空间增添了几分古韵。

    院两边的厢房用来自住,此时门都紧紧关着。

    粉丝们一边猜测着她们的小师弟会住哪个房间,一边跟着小春进了正堂,在观众席里坐下。

    小窦端了水**和瓜子上来,又拿了一一堆一次性杯子,搁下就走了。

    粉丝们有了独处的空间,马上撕了安静乖巧的面具,激动地叽叽喳喳讨论起来。

    “天哪我不是在做梦吧!快掐我一下!”

    “我看到了,是小师弟让那个小哥来请我们进来的。头一次追星,大老远赶来还觉得自己脑子抽风,真是值了。”

    “小师弟好宠粉,我觉得我要恋爱了。”

    “醒醒,小师弟是大师哥的!”

    “搞几张预览先发微博,小师弟的仙姿怎么能不让别人看见。”

    “我也要发,对不起少天,我要当一天的女友粉了!”

    粉丝们小声的讨论聚成一股嗡嗡的声浪,却被乍起的一道琴音全然盖了下去。

    经验丰富的粉丝马上开了摄影设备,将有些简陋的空荡荡的戏台和高耸的屋梁上挂着的大红灯笼都摄进了视频里,连带着那断续响起的弦索胡琴正在调弦的单调琴音,拍出来的几十秒视频竟有几分返璞归真的空远意境。

    “看吧,我就说,一来拍小师弟,我的摄影技术就像开挂了……”

    “明明是小师弟自带buff吧。”

    ……

    s市,深空影业的集团大楼里。

    光亮如镜的电梯门打开,一双穿着黑色靴子的脚走了进去。修长的手指按下顶层,电梯门阖上,缓缓上行。

    黑色休闲裤,浅灰色高领毛衣,修长挺阔的深灰大衣,电梯内六个光洁的平面从不同角度映照出模糊的高挑身影。

    燕凛面色沉稳地望着跳动的楼层数字,过快的上行速度造成梯厢内的气压不平衡,压迫着耳膜。

    叮地一声,电梯很快到达目标楼层,再次缓缓打开。

    面前是一个开阔的空间,弧形的落地玻璃环绕了大半个外墙,一个严肃的身影正背对着电梯,望着窗外辽阔的繁华景象。

    听到身后的声音,男人转回身来,露出一张和燕凛颇为相像,只是更加成熟严厉的面庞。

    “胡闹。”男人看到燕凛,只是皱着眉头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