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26.第 26 章
    墨里掀起上场门的帘子看了一下观众席,几十个远道而来的粉丝已经把观众席坐满了四分之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至少开业这一天不会太冷清了。他吁了一口气,转身回到后台化妆间,开始准备化妆。

    今晚的节目准备了四台戏,类似于以往墨家班下乡巡演的方式。开场的跳加官和末场的诙谐杂耍都是小戏,中间两场正戏,一场安排了刘二姐回娘家,一场就是狐仙的选段。

    墨里脱了羽绒服,里面的长袖t恤还是高中的时候买的。雪白的质地左胸前印着一根羽毛,夜市地摊35一件,一直穿到现在,领子都洗大了,斜露着半边锁骨。

    咔嚓一声快门声,墨里抱着羽绒服回头,就看到周飞捧着相机美滋滋地翻照片。

    “你可真闲。”墨里翻了个白眼,把羽绒服放到一边,拿起发箍勒起头发去洗脸。

    “给你涨粉啊。”周飞凑过来笑嘻嘻地道,“破t恤让你穿得怪好看的。”

    几年过去,周飞也不再是当年的明媚忧伤非主流,一头板寸很是精神。

    墨里不理他,洗完了脸拍上保湿水保湿乳,开始化妆。

    “阿狸你这样可真像女孩子。”周飞靠在旁边的化妆台上一眼不眨地看着,评价道。

    一只靠枕嗖地扔到脸上,周飞见怪不怪地收起来放到身后,继续抱起双臂观察墨里化妆。

    “你没事干啊,别来烦我。”墨里被他看得发毛,“赶紧滚滚滚。”

    “我是你爸聘来的顾问啊!”周飞理直气壮地道,“你这戏台子还是我帮忙参考装修帮你盯着装修队的呢!山鸡和阿飞还在你园子里帮忙呢,你想把我这当大哥的扔出门啊,别想。”

    “你不用上学不用实习啊!”

    “实习啊,这不是回来接手老头家产了么。”

    墨里无言以对,真不知道他爸怎么会答应把这家伙弄进戏班当什么顾问的。

    他尽量无视那两道x光一样的视线,周飞却一直喋喋不休地刷存在感。

    “阿狸我把你化妆过程拍下来好不好,放到网上肯定吸粉。”

    “你敢。”

    “阿狸你眼睛真漂亮,网上都说你这叫桃花眼,我查了一下,桃花眼也没你的眼睛好看。”

    “阿狸你几岁学会化妆的?”

    “阿狸——”

    “周飞!”

    “有!”

    墨里放下眼线笔,咬了咬牙:“你这个戏园顾问能不能去外面招呼一下其他演员?都是鲁伯鲁婶这样的老人家,拿出点尊老爱幼的美德,别老来烦我。”

    “我看着呢。鲁伯鲁婶在厢房烧饭,他们等会儿才来。不过到现在戏班才几个演员,阿狸你这个班主想好以后怎么办了吗?”

    “我给师弟们发了邮件,说了戏班重建的事,召他们回来。”墨里对着镜子把右眼的眼线画实,眨了眨眼。很多年不化戏妆,油彩敷在脸上感觉有点不适应。

    “有几个人应了?”

    墨里有些低落:“有几个师弟说会考虑,倒是几个师叔说要过来帮忙。”

    这么多年过去,出外谋生的师弟们都有了各自的新生活,再改变生活轨迹重回戏园子唱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有人直接问李少天有没有参与新戏班,听说新戏班跟他没关系,就没了下文。

    墨里没办法责怪他们的现实,因为他还不能保证给师弟们一个光明的未来,一切都还在探索中。

    “恩,可以让李少天帮你发啊。他现在可是大明星,就算不能回来唱戏,帮你发个邮件通知师弟们还不是举手之劳?他来发的话,师弟们肯定听话。又是大明星又是大师哥,地位超然啊。”

    “我又不怎么跟他联系,这点小事找他干什么。”墨里拿起眉笔开始画眉毛,一只手吊着眉梢对镜细细描画,嘴上漫不经心地回道。

    周飞听他这样说,有点高兴。当年墨里和李少天可是最亲密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那个阴阳怪气的家伙从墨里身边消失了,他却成了墨里新戏园的荣誉顾问。

    作为顾问,还是要为戏班发展着想的,周飞自觉十分大度地将李少天的消息全盘托出。

    “你不跟他联系,墨伯伯有啊。李少天这几年赚了钱,年年给墨伯伯打钱呢。不然你以为盘下这戏园的钱哪来的。”

    墨里很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你爸跟我说的啊。”周飞挺了挺胸脯,“你爸可是把你托付给我了——嗷!”

    墨里起身,手肘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拐了他一下,周飞委委屈屈地抱着胸口:“不信你问墨伯伯去。”

    墨老班主说的是单丝不成线独木难成林,墨里身边没了其他师兄弟的帮衬,他觉得周飞和自己儿子是关系十分铁的发小,希望他们两兄弟能互帮互助,齐头并进。

    他对于儿子任性的决定妥协了,重建起前景无望的老戏班,却更心疼儿子独木难支的孤独。

    虽然热热闹闹地开业了,新戏班和老戏班的惟一区别,不过是将带着几个老幼妇孺支应整个戏班的重担,从他的身上落到了儿子的肩头。

    就算墨里长大了几岁,墨老班主还是觉得他还小。身边没有叔伯兄弟的帮衬,幸好还有一个周飞。

    为着将周飞招到戏园当这个所谓的顾问,墨老班主请周大山吃了好几顿席,也没能消了周老板的气。

    周飞还在抱委屈,墨里想的却是墨老班主和李少天的联络。

    他很明白李少天和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就算网络世界里粉丝老把他们两个拉到一起,现实中他们基本不会有任何交集了。

    李少天虽然自幼投师到墨家班,吃住都在他们家,墨老班主说是待他如子,但人家还是有亲生父母要养的。墨里对于自己父亲收人家钱的事,有点忐忑。

    他连借周飞一万块钱都不愿意,宁愿让他这个宝贝儿子啃一年馒头也要还上,对李少天却不避嫌。

    父亲嘴上骂得狠,还是把李少天当自己人看的。

    墨里心里思量着,钱都收了,要退回去的话就太伤感情。就当大师哥给他师父提前养老,他爸倒也受得起,以后别要他的钱就是了。

    他走到衣架旁开始换衣裳,周飞忽悠一下转过身去,抬头望天。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啊,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不敢看墨里更衣,太特么刺激了。

    此时的微博上正是热闹的时候。

    坐在观众席百无聊赖的粉丝们都是藏不住宝的人,纷纷发微博炫耀起来。

    方琳拿开李少天的手机,对着他晃了晃。

    “别看了,有事跟你说。”

    李少天闭眼按了按额角,眼睛里的红血丝显得很是疲惫。

    “美丽奇缘快开播了,到时候肯定会捆绑你恶炒。”方琳坐到沙发上,“我收到的消息,暂时还只是借着你的东风推剧推演员,我们不回应就是了,反正你作为歌手出道,演了一部质量不好的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我怕他们要将你‘物尽其用’,现在只能静观其变了。”

    李少天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方琳把手机还他:“今天好好休息,明天还有重要通告,你可别在节目里掉链子。节目组比较大牌,不让过滤问题,不过他们一般也不会提什么过分的问题就是了。明天还是宣传新专辑,你正在写的歌也可以透露一下,粉丝喜欢你的才子人设。关于新剧的消息别多说。如果问到你的小师弟——”方琳眯了眯眼睛,“你最好别乱说话。”

    “我能乱说什么话,我和他根本没有什么联系。”李少天接过手机扔到沙发上。

    “别跟我装蒜。当年人家没有答应跟你离开墨县,甚至你走的时候都没露出一丝不舍,我知道你一直惦记着呢。cp是把双刃剑,暂时有利无害,让粉丝自己发酵就好,你可别推波助澜。”

    李少天起身往创作室走去:“我有分寸,你干好你的本职工作就是了。”

    方琳气得牙痒,却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