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28.第 28 章
    第三场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墨里站在上场门处,闭了闭眼睛,撩开帘子。

    戏台上空着,等着他一个。戏台下,观众席上一片黑压压的人影,剧场的大灯关了,只有柔和的光亮穿透灯笼的防风纱罩,撒在四周。

    一阵锣鼓轻响,是他上场的时候了。

    墨里垂下双眼,艳丽油彩晕染的眼睛如同两片桃花瓣,勾勒的墨色随着眼睫轻抖,渐渐沉寂。

    再睁眼时,漆黑无波的瞳孔只余一片妖异波光。心怀忐忑的新任班主藏匿了起来,此刻他是从百年前踏着时光而来的白狐之妖。

    洁白的身影从戏台左侧出现,踏着锣鼓的落点,一步一步行到舞台中央。

    明亮的舞台灯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将他身上的每一处映得分毫毕现。

    每一个人都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台上的表演者。这并不是因为来自乡野的观众忽然无师自通了那些高贵而繁琐的西式剧场的规矩,只因台上之人牢牢吸引住了他们的目光。

    他是托生于墨县这片土地的灵,几百年的传唱使他牢牢根植于这片地域的历史。墨县人也许没有听过墨家戏班的戏,但关于那只墨县独有的狐妖仙灵,他们从小就听过他的传说。

    朴素的地方传说着重于猎奇曲折的故事,故事里那只狡黠的白狐,并不总是善良的,但他一定拥有着倾倒人间的美貌。

    没有语言能够道尽他的美。此刻他从传说中走来,步步生香。他们惟有用专注的目光向他顶礼膜拜。

    两百多双眼睛将视线定格在他的身上,一刻不舍分离,仿佛要将所有微末的细节尽收眼底,一丝也不愿放过。

    但在他低眉垂首一步一顿的优雅之间,光线仿佛发生了一些无法捕捉的恍惚。有一道一道沁人心脾的蓝,不紧不慢地在鼓点的间隙浮现。

    当他走到所有人的视线正中,时间刚刚过去几秒。那洁白的身影却不知在哪一瞬,化作了一抹孔雀蓝,立定在灯光和目光的中央。

    “好!”台下有人哄然叫好。

    坐在前排的粉丝瞪大眼睛眨了又眨,不住交头接耳:“发生了什么?怎么就变蓝了?”

    “没看见啊!不过这么一变好有仙气啊,而且是慢慢变的,太神奇了,回头研究一下视频。”

    “要是有什么表演手法,别忘了剪掉,这大概是小师弟的什么独门手艺吧,像川剧变脸一样?我们别给泄秘了。”

    “你太看不起小班主了,我们离这么近,你刚才瞪大眼睛看出什么来了吗?我打赌视频里也什么都看不出来。”

    ……

    台上之人眼睫抬起,那两道视线似乎也浸润了冰凉的蓝色。所掠之处,鸦雀无声。

    所有的喧闹都沉寂时,他开口念道:“昔日那道长以三世尘情杀我度我,如今他道消神亡,一去五载,只余我一个茕茕孑立。我生于遂古,与天地同寿,沧海桑田一如白驹过隙。到如今,这日升月降,天光绵长,岁月难挨,且教我寄身在蓬莱洞里。”

    笛声响起,弦乐又和,凑出一曲雅乐仙音。他长袖挥洒,衣襟飘然,蓝影虚晃,冷香浮动。

    这一幕戏出自“问名”。在道士身死之后,狐妖以身为祀,向天问名。

    他是生于混沌的灵,不在五行之中,无名无姓,无你无我,自由自在。

    而今他要向天问名,进入**,甘受三界制约,不再超脱物外。

    上穷碧落下黄泉,他有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要找到那道士向他询问。

    ……

    戏剧落幕,在一刻的空白之后,观众席中才爆发出一阵后知后觉的喝彩和掌声。

    没有太久的间隔,第四幕小戏很快热热闹闹地开场。一群妆扮诙谐的角色登场,你一言我一语,说些笑话,扮些丑态,逗得观众哈哈一乐。

    待到散场时,卸了妆的墨里仍旧穿着那件冰蓝色的羽绒服,带着一众演员上得台来,长身玉立笑容亲切,乖巧地说上几句吉祥话,讨一下明日演出的支持,最后向台下观众鞠躬致谢。

    晚上十点准时结束,观众潮水一般离席,留下一地白茫茫的瓜子壳,还有些倾倒的茶碗,一团团的纸巾。

    前排的粉丝还没走,都凑到戏台前头要签名。

    墨里唱戏的时候目中无人,此时面对热情的粉丝却一如继往地僵硬。

    周飞就知道他应付不来这样的场面,忙跑上台来帮他。

    从周飞手里接过他收齐的卡片,墨里只要用笔签上自己的名字就好。

    粉丝还在叽叽喳喳地发问。

    “小班主,我们拍的视频可以发到网上吗?”

    “有没有什么需要保密的节目?”

    “照片可以发吧?”

    墨里本来就没在意她们拍的东西,也不觉得戏班的节目有什么好保密的,至于照片,网上到处都是了,还差她们这几张?

    因此一概点头同意,对于以后拍照录视频也没有丝毫限制。

    “可是我们看到你上台的时候,衣服变了一下。这个技艺,可以放出去吗?万一被别人破解了就不好了。”

    “随便你们放,被破解了就算我技艺不精。”墨里轻哼了一声。

    谁知这副神态又惹得粉丝们一阵尖叫,吓得墨里赶紧签完,匆匆退场。

    他最怕的就是这个,明明什么都没干就被尖叫,弄得他总是很紧张,真怕是不是牙上有菜还是拉链没拉好。到底有什么好叫的?!

    当天晚上,微博上的相关群体又热热闹闹地讨论了起来。

    这一晚的整场戏剧都被传到了网上,墨里唱戏的那一幕又被单截出来,很快就被转发了好几千。

    大多人只看墨里那一场,果不其然变衣那一幕被很多人一帧帧截出大图来研究手法,最后得出几个似是而非的结论,又被其他人推翻嘲笑。

    周飞这个网瘾青年翻微博给墨里看,十分乐观地展望道:“你的粉丝们都在给你吆喝哪,以后观众会越来越多的!不怕撑不下去!”

    墨里坐在他旁边安静地往下刷新,一条条地看。

    新微博里偶尔还夹杂着几条关于cp的,但是明显比之前少了很多。

    他和李少天没有什么明面上的互动,再加上最近有个李少天演的电视剧在播出,很多粉丝开始刷他和女主角的感情戏。而他这边也开始有自己的戏班,两边的粉丝似乎出现了分流的趋势。

    “看,阿狸,你也有唯粉了。”周飞指着几个发表着“专注作品”言论的马甲道。

    他这个地产商继承人对粉圈的事比墨里这半脚踏进娱乐圈的人还门儿清,墨里都搞不清楚这些门类繁多的分类。

    又刷新了一下,突然有几个新的微博排在前排。

    “这又是谁?”墨里对于这个和自己排列出现的名字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