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31.第 31 章
    墨里拨通李少天的电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单调的铃声响了许久,墨里和周飞不约而同地屏息等着,一直等到一道机械女声传来。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未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墨里瞪大了眼睛,黑漆漆的眼珠子不敢置信地转向周飞。

    “他不接我电话?!他敢不接我电话!”

    周飞连忙安抚:“人家是大明星大忙人,也可能是没听见呢。”

    “他不接我电话!”墨里已经气得听不进人劝了,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摔,脑子里一瞬间转起了很多种可能性。

    李少天看到是他的来电,嘲讽地一笑,把手机丢在一边不理。等到铃声中止的时候,那犊子又得意地一笑。

    李少天看到是他的来电,不耐烦地把手机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叼着雪茄拿出一箱钱让助理再给他卖一个新的。

    李少天根本没存他的电话……

    李少天……

    “牲口!禽兽!”墨里抱着手臂坐在沙发一角被自己的脑补气得脸通红,周飞仿佛看到了一个呜呜直喷气的蒸气火车头。

    他拿来手摇扇在墨里身侧左扇扇右扇扇,散散热降降温,不然人真能气得头顶冒烟。

    真是的,气性怎么这么大呢。

    s市,某音乐电台的贵宾化妆间里。

    手机静静地躺在玻璃茶几上,嗡嗡振了几下之后熄了火,刚刚做好造型的李少天把化妆师请了出去,此时正站在窗边和方琳小声争论。

    “马上把这件事情澄清,我不想再看到对方继续张扬。”

    “你要怎么澄清?”方琳皱着眉头,“现在明眼人都知道是对方在蹭你热度,你身上清清净净。她也不敢太过分,不会明着贴上你的。你只要敢有一点回应,那才是沾上甩不掉。”

    “那就由着他们胡说?!”李少天捶了一下墙面,眼神发狠。

    自从名气越来越大,李少天的脾气也越来越大。方琳记得他第一次见李少天的时候只觉得这人有才华心气儿高,简陋的县城酒吧也难掩星相,是个可造之材。

    那时候他待人还知道客气,离开墨县之后连那点客气也没了。

    “到底是因为林珊珊贴着你炒了,还是因为牵扯到你的小师弟了?”方琳冷笑了一声,“我告诉你吧,你敢上赶着多说一个跟她有关的字眼,不但你清净不了,你小师弟也摆脱不掉被纠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方明显打着黑红也是红的主意。这种人不搭理她不给她热度才是最好的,你最好想清楚。”

    李少天沉着脸,方琳和他对峙了片刻,还是软了口气:“要么让你师弟开微博,你们互动一下。你不是想维护他么,这就够了。”

    她的职责是帮他赚钱给自己赚钱,现在还要帮他护着他的七大姑八大姨,这经纪人干得真累。

    李少天却摇头:“不需要互动。他不是圈里人,不需要把他牵扯进来。”他走回茶几拿起手机,来不及看未接来电,直接打开微博编辑了一条,拿给方琳看。

    “墨里师弟是我最爱的家人,请你们尊重他。”方琳念了出来,摇头一笑,“真是言简意赅。可以,我不阻止你,你发吧。不过事先提醒你一句,恐怕你不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粉丝天生排斥其他人,越狂热越如此,你越这么说他们越会排斥你师弟,可能连你也黑上了,这叫爱之深恨之切。多少圈内真夫妻双方粉丝撕得昏天黑地,除非你师弟从此以后在网络上消声匿迹,这是惟一还他清净的办法。”

    李少天眉头皱得紧紧的,方琳叹了一口气,删了编辑好的微博把手机还给他。

    “我不懂你在纠结什么。不过是挨几句骂,你也不是没被骂过,你师弟就这么金贵?网络上几句口水骂战都不能受?说到底这和你没有什么关系,这是网络名气带来的负面影响。他既然靠着网红得了利益,自然就会付出代价。除非你想压你师弟热度,他不红了就没人骂了,林珊珊自然不带着他炒了,那就彻底耳根清净了。”

    李少天自然不能压墨里的热度,他的戏班还要维持。他唱着那些没有对手的独角戏,形单影只的狐妖仿佛仍在等待着那个宿敌和知已的归来。

    门外响起一阵轻轻的敲门声,电台的工作人员小心地在外头道:“李老师,该录节目了。”

    方琳一伸手,朝他耸了耸肩,李少天把手机交给她,转身走向门边。

    墨里一直等到暮色四合,也没等来李少天的回电。

    他也气不动了,坐在院子里捧着脸,呆呆地看着远处的晚霞。

    当年老戏园和师兄弟们都在的时候,李少天是最把他捧为掌上明珠的大师哥。

    他离开墨县,成了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墨里便不再联系他,却从没想过有一天真的和李少天形同陌路。

    因为太熟悉太亲密了,就像左手和右手。就算他们的未来是两个世界,就算很久不联系,也是可以生气了就拿起手机发脾气的人。

    可是现在他却有些不确定了。

    是怪他太久没有跟师哥联系吗?所以就生疏了?也许他不应该这么任性,好歹偶尔打个电话问侯一下,聊聊天什么的……

    墨里坐在台阶上一边发愁一边自我反省,小春突然从院门外头跑了进来。

    “师哥师哥,大事不好了!”

    墨里被他吓得一个激零站起身:“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县长带着一帮人来了!”

    “县长?来就来吧,你怕什么?”墨里一头雾水。

    小春站住了,迷茫了一会儿:“对哦,我怕什么,我们又没犯法。”

    墨里无语。他的戏班现在全剩下这种货色了,以后可怎么发展。

    说话间就有一群人熙熙攘攘地踏进院门,墨里连忙迎上前去。

    “小班主不用客气,不用客气。”不到五十就头发花白的墨县县长刘大军连连摆手,“我就是下班过来听听戏,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墨里将刘大军一行人迎进二楼包厢,又让小春去端茶水。

    刘大军坐下来,叹了一口气:“唉呀,小墨啊,你也算是我们大家伙看着长大的,眼见着长成个大小伙子,这都替你爸扛起墨家班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哪。”

    “可不是,孩子们长大了,把咱们也催老了。”一群人应和着。

    墨里陪着笑,一脑门问号。

    虽然因为老戏班曾经的辉煌,80年代还参加录制过中央台的纪录片呢,他家跟墨县这些掌权人物也算有些关系,但也没熟到这个份上吧?突然之间这么亲热,墨里只觉得来者不善。

    “刘县长,您说的好消息是什么啊?”墨里干脆直接问。

    刘大明一拍脑门:“瞧我这记性,差点把要紧事忘了。小班主,还记得那个方圆地产不?就是给咱县建了方圆休闲广场,还投资开了几家制衣厂的那家公司。”

    “谁啊?”墨里很茫然。

    “唉呀,就是姓燕的那家。”

    墨里一怔,咬牙点头。当然记着,他一辈子都记着呢。

    “那燕少爷又来墨县啦!”刘大军哈哈一笑,满意地拍着脾酒肚。燕家人来墨县代表着什么?那是投资,是金主,是墨县的商机,是他政绩的基石啊!

    墨里大惊失色:“又来?他还要拆?!”

    这个姓燕的是跟他有仇吗?!他用养鸡厂建个戏班他也要拆?!这么爱拆家是属哈士奇的吧!那拆他自己的去啊,老跟他过不去干什么?!

    刘大军一愣,连忙摆手:“不是,不是,这次不拆,小班主别怕。”

    “那他来干什么?”墨里还是很紧张。

    “人家不拆就不能来啊。这次是好事儿,你这个墨家班,也算咱墨县的地方传统文化了,据说传了几百年了,你们不是还评上过非遗吗?这次燕家准备制作个什么节目,要给祖国各地宣传宣传地方文化。本来人家来墨县就冲着你来的,我一得到消息,这不就来找你了吗。小班主啊,墨县是咱家发展靠大家,咱墨县的美好未来,你可得出把力。”刘大军语重心长。

    墨里还沉浸在燕专业拆他家凛又来墨县的坏消息里,也不知道刘县长说了些什么,只敷衍地点头。

    刘大军高兴地道:“那就这样了,到时候劳烦小班主给牵个线,咱们到墨县大饭店摆个饭局,给燕老总接风洗尘。”

    墨里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让我牵线?!”他根本不想见那个人,还要他牵线,他怕他会把姓燕的勒死。

    “我不牵。”墨里直摇头,“我不见他,我烦他,县长另请高明吧。”

    “看看,小班主又任性了不是,你烦人家干什么。”刘大军殷殷教导,“燕家财大气粗,他们拍个节目给你宣传戏班还不好?人家还要去别的地方考察呢,咱墨县是第一站,过了这村儿可就没那店儿了,小班主哎!”

    墨里犹豫了起来。是啊,现在他有一整个戏班要养活,他还想把墨家戏发扬光大,想让师兄弟们都回来。现在他已经不能任性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刘大军还在说:“他们下午四点到的墨县,住在方圆酒店。要我的主意啊,呆会儿你就搭刘叔的车,我送你去酒店先跟燕少见见面,攀攀亲热。关系热起来了,以后啥都好说。”

    墨里一头黑线。知道刘大军是自己想去攀关系,带上他就是当个借口。幸亏他不是个女的,不然刘大军这一席话给他拿出去,叫他乌纱不保。

    他自然不会跟刘大军车去酒店,但是一想到那个家伙居然又和他同处一个城市,墨里就如临大敌地紧张起来,把对李少天的纠结都抛到脑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