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32.第 32 章
    墨里一边苦恼着要和燕凛见面的事,一边想着李少天的冷漠,晚上唱戏也有些心不在焉,唱错了好几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经常来听戏的观众都能听出来,坐在前排的几个粉丝还故意叫好,满脸鼓励。

    墨里觉得很惭愧。粉丝们无条件无底限的喜爱让他不解而且压力很大,因为她们此刻喜欢着他,所以不管他做错了什么,不管他是真有本事假有本事,她们都全盘接受,爱意不减。

    但是他并不知道她们的爱从何来,不知道她们到底喜欢他什么,他更不知道如何做才能够牢牢地握紧她们的爱。

    墨里突然感到如履薄冰。

    就连和他亲密如同左右手的师哥,也会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变得陌生了。

    有谁会永远爱着他呢?

    他希望她们永远爱他,他希望所有人都永远爱他,但是那种无条件爱恋的主动权并不在他的手上。

    墨里有些沮丧地回到后台,化妆台上的手机正在震个不停。

    他慢腾腾地走过去拿了起来,屏幕上出现的是李少天的名字。

    对李少天的怒火早在白天的时候消磨殆尽,甚至还自我反省了一番,墨里现在不想也不敢随便对着手机那头的人发脾气了。

    他已经长大了,没有人会永远迁就他,包容他,他应该像个大人一样成熟地处理感情,不能任性。

    墨里接起电话,很乖巧地喊了一声:“大师哥。”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李少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都已经做好被墨里臭骂一通的准备了。

    他漏接了墨里的电话,虽然是因为工作太忙的原因,但是——他居然敢漏接师弟的电话。

    整整一下午他都没注意到墨里的来电,等李少天发现之后心如死灰地回拨,一连四通都没有人接。

    李少天以为这是墨里对他的惩罚,谁让他敢不接他的来电呢?

    谁知道接通之后竟然是这么乖巧的一个小师弟,李少天犹疑了半晌,才不确定地唤了一声:“阿狸?”

    “是我啊。”墨里的声音有点沮丧,但是果真没有一丝怒气,

    李少天顿时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轻咳了一声,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阿狸,好久没和师哥说说话了,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墨里鼻子一酸,师哥果然是怨他不打电话了吧?可是,他不也没给他打吗?

    远走高飞的人是师哥,主动权在他的手上,要保持联系,难道不该是师哥来亲近他吗?

    他才是被抛在后面的那一个。

    “那我以后常给你打电话吧。”墨里有些低落。

    “真的?”李少天笑道,“师哥不信。我离开墨县的时候,阿狸可是跟师哥很见外了。”

    “真的,我以后会经常给你打电话,聊聊天的。”墨里道。

    李少天拿着手机走到客厅一角的吧台后面,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演艺事业蒸蒸日上,师弟也不闹别扭了,真是再好不过。

    “今天怎么那么乖啊,师哥都有些不习惯了。”李少天惬意地靠在吧台上,摇着玻璃杯,啜了一口酒水。

    “以后也会那么乖的。”墨里下着保证书。

    李少天轻笑了两声,才想起墨里下午他给打的电话。

    “对了阿狸,你下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工作,有什么事吗?”

    白天看微博时的气愤墨里都忘得差不多了,现在也不值得拿出来跟李少天告状。

    “没什么事,随便打个电话。”墨里道。

    小春在门外喊墨里,说有贵客来到,墨老班主要墨里快点出去接待一下。

    墨里答应了一声,李少天听到两人的对话,眉头皱了皱。

    “什么贵客?墨县能有什么贵客,还要你亲自接待。”

    “小看我们这儿呢。”墨里哼了一声,一边迅速地卸妆,“燕家的纨绔,够不够贵?我现在是班主,人家上门捧场,我不接待谁接待。”

    其实小春没说是谁,墨里也不觉得姓燕的今天刚下火车,晚上就来他这儿听戏,多半又是县长刘大军有事找他。

    他单纯不喜欢李少天不经意轻视的口气。

    “燕家?哪个燕家?”李少天眉头皱得更紧,

    “还有哪个燕家,不就是那个拆了我们老戏园的,你大概不记得了。就是深空影业那个老总家的二世祖,今天刚到墨县,这总是你专业领域了。”

    “燕凛?”李少天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个人。在墨县见到燕凛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但是如今他所在的圈子,燕凛却是名气不小。

    身为深空影业惟一的继承人,不管本人如何低调,注定逃不开众人的关注,何况他的长相可一点不低调。

    “他去戏班找你?”

    “是啊是啊,我得陪着,最近几天都不得空了。”墨里卸完了妆,把手机拿到洗手台边,开着水哗哗地洗脸。

    李少天想说什么,也只能暂且憋着。

    等那边水声好不容易停了,墨里却又着急忙慌地要挂电话。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出去了,再见!”

    “阿狸等等——”李少天喊了一声,手机里却传来一阵忙音。他一把丢开手机,有些烦闷地端起酒杯。

    墨里走出后台,小春一把拖住他就往外走。

    “快,快,有贵客,师父早就在催了,别让人等急了。”

    本来以为是去包间,墨里就没穿外套,只套了一件蓝色的长袖t恤。没想到小春拉着他就往门外拖,一出屋门就被冷风吹了个哆嗦。

    “上哪去啊!包间不在屋里呢嘛?!”

    “客人在大门外头啊!师父和县长都迎出去了,就等师哥你了。”小春也急。

    “你不早说,你想冻死我啊!”墨里抱着肩膀哆哆嗦嗦地朝外走。院门不远不近,都走出来了,他也懒得再回去穿外套。

    墨老班主和刘大军已经一左一右地引着几个人进了院门,和缩着肩膀抵御寒风的墨里撞了个正着。

    “阿狸,怎么才出来!”墨老班主一看他就板下脸,“让你早点出来迎接贵宾,你看看你什么样子!都是当班主的人了,还这么二五不着六的!”

    墨老班主的严厉一多半是做给外人看的,墨里早就习惯了,也不当回事,眼睛一扫却看见了被众人簇拥在中央的那个男人。

    他瞪圆了眼睛,抬手指着他,张口想说什么,却鼻子一痒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燕凛的视野里早就没有了第二个人。

    所有色彩都向后淡去,世间万物都褪成了背景,漫天星河的光辉都照映在了那一个人的身上。

    多年的缱绻想象,最终汇聚成了一道活色生香的身影,重合在他的身上。

    他迈开步伐,向着他少年时代的梦境走去。

    墨老班主脸色发黑,正要接着训斥儿子的不知礼数,却见他们众星捧月的贵客越众而出,将所有阿谀奉承的各个长各个总们扔在身后,径直走向他的儿子。

    墨里揉着鼻尖也自觉失态,只是冬夜的冷风吹得他直哆嗦,他实在做不出洒脱严谨的姿态。

    眼见和他有着拆家之仇的家伙步履潇洒地走到他面前,墨里尽量在寒风中舒展身板。

    输人不输阵,这才第一次狭路相逢,敌人一派从容,他总不能缩得跟个鹌鹑似的抖个不停,心里早把刘大军小春还有他老爹骂了个遍。

    这是合伙坑他呢!

    “欢……”墨里见对方已经走到他面前,面上堆起客气的笑容,大度地伸出手来,准备来个商人间的成熟礼节。

    没想到那家伙脚步不停,一步踏进了他的安全距离,两步已经贴在了他的身侧。

    燕凛神态从容地脱下大衣,披在他的身上,两只手拉紧衣襟,将他整个人裹在了里面。

    墨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阵温热的体温已经将他包围。

    门边的刘大军和墨老班主都有些懵逼。

    “天气寒冷,小班主要是为迎接我被冻病了,就是我的罪过了。”燕凛神色淡然地说道。

    墨里只觉得耳边一阵阵热气拂过,整个人还有点懵懂。

    跟在后面的宋陆明看着他的投资人几乎是将人家小班主裹在自己的大衣里揽在怀里,如果这是个女儿,墨老班主估计要打他了。

    他捧场地笑了两声:“燕总向来这么心细如发。”

    刘大军和墨老班主相视了一眼,一起呵呵干笑了起来。

    刘大军奉承:“燕总这是骨子里的教养,天生就是绅士风度,一般人都学不来,学不来。”

    墨老班主赔笑点头,眼睛瞟向一脸温柔(?)揽着自己儿子的家伙,再看看身边两个同样穿着单衣就出来迎接他的正哆嗦个不停却无人问津的某科长和某主任……

    大概就是人家燕少爷出身好懂礼貌看不得别人为他受冻吧……墨老班主果断无视掉肩并肩靠着哆嗦的某科长和某主任。

    “快别在院门口站着了,走走,都进园子去。”墨老班主连忙招呼着。

    燕凛已经放开墨里,退到墨老班主和刘大军的身边,和他们一起边走边谈。

    墨里攥着触感良好的羊毛大衣,温暖舒适的热度一直包到膝盖,鼻端还能闻到清淡好闻的男士香水,他却觉得身上跟长了草似的毛毛燥燥。

    刚才发生得太快,他回过神来想脱了大衣扔回去已经失了先机,现在再脱就有点不给人面子了,不是成熟男人的做法……他只能纠结地裹着仇人的大衣往里走。

    燕凛微笑着敷衍刘大军的奉承,眼睛却盯住裹着他的大衣安静地走在前面的修长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