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38.第 38 章
    现场的气氛一时有些凝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墨里拧眉看着燕凛, 就连正直如刘大军也觉察出不对了。

    燕凛却仍旧拈着花签,施施然地看着墨里。

    “墨班主能否赏在下一个脸面?”燕凛微微一欠身, 面上笑意温文有礼。

    “我只是一个唱戏的,哪有什么仙气。”墨里勉强笑道, “万一坏了燕总来年的运势, 岂不是我的罪过。”

    刘大军也呵呵笑着附和:“咱们就是随便做个小游戏,燕总不用太当真。”

    燕凛却只是一笑:“墨班主过谦了。不瞒各位, 我最近的运气还真是不太好, 心想事难成, 实在苦恼得很。如果签中了花枝, 我还要多谢墨班主渡我仙气护体,明年一整年也许就真应了刘县长的吉言,大吉大利红红火火。”

    刘大军真想呼自己大嘴巴子,提什么运势搞什么迷信活动?!这下碰上个真迷信的,怎么办?

    墨里嘴边的笑容快要维持不住了。

    他架好了台阶对方都不下, 非要这么咄咄逼人, 到底有什么意思。

    墨里不说话, 也不想应他。

    一同游园的众位墨县领导很是识趣地停止了闲谈, 谁都能感觉得到现场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燕大少提的要求虽然有点莫名其妙, 但也不算太离谱, 顶多迷信了点, 而且也太抬举墨家班了。

    墨里拗着不应就太不给人面子了。

    再这么僵持下去, 大家都要替燕大少感到尴尬了。

    不过他本人显然没有这个自觉, 仍旧笑得一脸从容, 看着离他几步之遥的墨里,非想求人家一口仙气。

    墨里很想一走了之,但是刘大军显然不会放过他。

    “燕总好雅兴,好眼光。我们墨县这块地儿,几百年也就养出了一个墨家班,最有灵气!光是这份历史,就是咱墨县头一份的!”刘大军呵呵笑着打圆场,走到墨里身边拉他往前走。

    墨里有些不情愿,拖着步子不愿意走。

    刘大军在他身后小声地嘟囔:“唉呀小墨啊,你就给人家一个面子吧!我看出来了,燕总这人轴得很,别弄得大家都下不来台。咱墨县偏远小地方,叔拉到个大投资不容易,你就当他是个财神爷,给他上柱香去!”

    墨里被刘大军推到燕凛身前,实在避无可避了。

    “我可不会跳大神作法。”墨里脸色不善地看着燕凛。

    燕凛笑得温和:“墨班主说笑了,我怎么会让你做那种迷信且不雅观的事。”

    刘大军众人:“???”

    您这还不叫迷信哪?!

    “你想要什么仙气,我只有二氧化碳。”墨里背着身后的叔叔伯伯辈的县领导们狠狠白了燕凛一眼。

    燕凛倒是很愿意和他鼻息相闻深入交换一下二氧化碳,不知他的味道会是何等的清甜美味?

    他惦记了太多年,墨里就如同他无法启封的一坛越沉越香的酒,只是闻着味道就足够让他沉醉了。

    “为我许个愿吧。”他笑着,一只手抓起墨里插在衣兜里的手,翻开他的手心,把花签搁在他的手上,又不容分说地合起手掌,将墨里略显冰凉的手包裹在自己热烫的掌心里。

    “我从几年前就有一个愿望,他却总是离我太远。”他捧着墨里的手,彼此的指尖穿插摩擦,将他指间的花签凑到唇边,低语着如在虔诚许愿,视线却逼视着墨里的双眼,“墨班主可否祝我明年就心想事成?”

    墨里感受着手上滚烫的热量,和如同钳制一般的力度,整条手臂都像过电一样汗毛直竖。

    最过分是燕凛对着花签许愿就算了,连带着热气都喷到了他手上,这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行行,我祝燕总心想事成马到成功!”墨里只想赶快配合结束他的迷信活动。

    “祝我想要的都会得到可以吗?”燕凛笑着道。

    “祝你想要的都会得到!”墨里咬牙道。

    “多谢墨班主,借你吉言了。”燕凛总算松开了掌心的力道,墨里连忙抽回手。

    当了半晌不明状况的围观群众的刘县长赶忙上前:“来来,我们来看看燕总抽到了哪一支卷轴。”

    墨里赶忙退到后头,好半晌炸起的毛都没完全抚平。

    刚才还十分郑重的燕大少这个时候却显得心不在焉了,把花签扔到石桌上,由着刘大军找出对应的卷轴,打开来是一句十分常见的咏梅的诗。

    大学都是在英国念的燕大少自然是对不出来的,还是刘大军代劳写出下句,搬出锦盒来打开,果然一枝开得十分鲜艳灿烂的梅花正躺在里面。

    燕凛从盒子里取出花枝,走到墨里身边,微笑着递给他。

    “白得了墨班主两句吉言,我就借花献佛,把这枝梅花送给墨班主吧。”

    墨里不敢再下他的面子,谁知道这个变态还会整出什么妖蛾子?!干脆果断地接过来捏在手里。

    手机适时地响起,墨里赶忙接起电话,和那头的人对话了两句,面上露出夸张的遗憾神情,对着刘大军道:“真不好意思刘县长,戏班有事儿,我得回去看看!”

    说完也不等刘大军说什么,直接告罪离开了。

    刘大军本来也无所谓墨里在不在,反正能把财神爷奉承好了就行。

    中午快到了也是时候上酒桌了,他让两个下属去饭店准备,自己继续热情招呼燕凛。

    燕凛把视线从那道远去的背影上收回,交握的双手回味似地慢慢摩梭着手指,微笑着随同众人前往下一站。

    这次之后墨里把刘大军也列为拒绝往来户,吃一堑长一智,绝对不再轻易上当。

    他给李少天打电话时不忘抱怨:“……他手劲大得跟钳子似的,还迷信。怪不得说越有钱越迷信呢,我看这些人就是太容易不劳而获,总赚些昧心钱,心里才不踏实。”

    “他抓着你的手?”李少天的声音有些奇怪。

    “是啊。”墨里抬起自己的手左看右看,“下次我就在手指缝夹根针,让他再抓。”

    “还有下次?!”李少天皱眉半天,道:“阿狸,听师哥的话,尽量不要见他了。这些人,有的有些不一样的嗜好。”

    “什么不一样的嗜好?比如呢?喜欢男的吗?”墨里躺在沙发里吃着薯片,哈哈一笑,“咱俩不是还有cp呢吗,我懂。”

    李少天很头疼。网上能刷到眼前的都是善意的调侃,更深入的东西墨里也没机会瞧见,他懂个屁。

    “阿狸,这件事很严肃,不要以为是男孩子就不会吃亏。”

    墨里根本不当回事:“他有的我也有,我也没比他多个零件,有什么好吃亏的。”

    “你以为自己有多厉害?!真吃亏就晚了!”李少天的声音带上了怒火。

    “你凶我?!我不跟你说了,挂了。”说完啪得挂了电话。

    “喂?喂?!阿狸。”李少天徒劳地对着电话忙音喂了两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返回通讯录,再回拨回去。

    墨里早在看到李少天的采访视频之后就又得瑟了起来,前些天的乖巧早扔到爪哇国去,李少天打回来电话也懒得接,一边看电视一边用脚趾头按了挂机键。

    没两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他总算接了起来,懒洋洋地喂了一声。

    “阿狸!”不是李少天,却是周飞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阿狸!你准备要去s市混娱乐圈了么?我给你当经纪人吧!”

    “你在说些什么啊?谁要混娱乐圈了。”墨里盘腿坐起来。

    “就是那个宋陆明导演搞的那个节目啊,现在已经确定了常驻嘉宾,三个男明星三个女明星,第一期就以墨家戏为主题。到时候肯定通知你去录节目,就是一只脚踏进娱乐圈的门槛了,没个经纪人怎么行!”

    “这么快?”墨里惊讶道。

    “快还不好?怎么样阿狸,飞哥给你当经纪人啊!”

    “不需要。”

    “喂,外面的世界那么危险变态那么多,飞哥要保护你啊!”

    “偷我用过的香皂头子好意思说别人变态?”

    “那不是你扔了不要的嘛!”

    “从垃圾筒里捡出来更变态吧!”

    “阿狸,狸狸,让飞哥保护你嘛!”

    “滚。”

    墨里挂了手机,开始上网查新闻,果然那档叫“国色芳华”的栏目第一期的嘉宾和主题都已经确定了,只有录制时间待定,节目组说要协调各方面的档期。

    他这边是没有人来问他档期的,肯定都是以那些明星嘉宾们为先。

    墨里从沙发上爬起来,突然感觉时间紧迫。不知道录节目会是怎样一种形式,又要录多长时间,他至少得在接到通知之前把戏班的事务安排好。至少他不在戏班这些日子,戏班的节目不能停了。

    李少天被占线n次之后终于又打通了墨里的电话,在这期间发热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把准备发给墨里的用来做性启蒙教育的高尺度图片删了个干净。

    墨里也早把刚才的争执抛到脑后,话题转向了即将开始录制的节目。

    他自然是高兴的,这是墨家班的大好机遇,是他从老戏园被拆之后就念念不忘的事。

    李少天耐心地听墨里展望了几十分钟的美好未来,挂断电话之后忍不住查了查这档节目的投资人。

    “燕凛”两个字刺痛了他的眼睛。

    如果这还看不出来这个人对他的师弟有企图,李少天就白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

    他皱眉沉思了半晌,拿起手机给方琳拨了过去。

    “我要参加国色芳华的录制。——对,就是宋陆明那档节目。——现在我要挤掉一个二三线还不容易?”

    ……

    墨里紧锣密鼓地开始安排戏班事务,连燕凛是什么时候离开墨县的也不知道,当然他本来也不关心。

    半个月后,终于接到来自国色芳华节目组的正式洽谈合同。

    周飞已然以墨里经纪人的身份自居,和节目组的人事组长开了好几次视频会议,把墨里的合同细节逐一敲定,最终定稿之后才打印出来,让墨里签字。

    墨老班主半是高兴半是忐忑地送儿子踏上了开往s市的火车,好在有周飞陪在阿狸身边,他少了许多担心。

    至于早就在s市扎根发展的大弟子,墨老班主并没能在第一时间想起他。

    十几个小时的铁路旅程之后,晚上八点十分,墨里背着他的旧书包,周飞托着两只拉杆箱,一同踏出高大壮观的s市火车站。

    前所未见的繁华景象在眼前轰然铺展开来。

    耸立在天幕尽头的巍峨高楼,万家灯火都映照在苍穹之中,灿烂的霓虹灯光使星辰为之失色,盘绕延展如同丝带的马路上,无数车灯汇聚成银河一般的车水成龙。

    周飞张开手臂伸展了一下身体:“s市,我们来啦!”

    墨里站在他身边,收回打量的目光微微一笑,漆黑的眼眸里倒映着整个城市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