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40.第 40 章
    大厅当中站着的六个年轻人, 可谓男俊女靓,星光闪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每一个人都穿着看似随性的简单衣着, 女士们娇俏的脸庞上化着看似浅淡的妆容,其中花了多少功夫只有化妆师知道了。

    这一场将是呈现给观众的第一期节目, 显然嘉宾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朴素打扮中惊为天人”的路数。

    朴素只是一种人设, 实际上六人各有千秋,星途坦荡, 身上的气质怎么可能朴素。粉丝的追捧, 资方的认可, 公司的看重, 早把各人的星相撑了起来。

    所谓星相,大概就是这样一种用深厚资本养出来的气质,就算他们笑得平易近人,待人亲切可爱,却仍然让人仰视他们的不凡, 让人崇拜他们的高傲。因为高高在上更显得闪闪发光。

    越红的明星越有星相, 一旦糊了, 就算他、她长相未变打扮精致, 星相也会一low到底。

    这大概算是这个名利场的玄学之一, 引诱无数人为之前赴后继。

    当然这一切都是对于普通人而言, 墨里是不会仰视谁的, 他的世界只有一个熠熠生辉的中心, 就是他自己。

    此时他施施然地走到众人最中心, 无师自通地占据了群体中最显眼的c位, 先对着镜头微笑了一下。

    “大家好,我是墨县地方戏曲墨家剧的第十代传人,我叫墨里,因为我是墨家戏班的现任班主,所以大家都称呼我为墨班主。这一期节目当中,我将为你们呈现墨家戏这个传延了数百年的古老戏种当中最为极致的美丽部分,以飨诸君。”

    隐隐要占据一种提纲挈领的主导地位。

    坐在**后头的宋陆明嘴角抽了抽。

    虽然他放手给了嘉宾们最大的自主,可是从心里来说他对传统曲艺传人们的定位还是比较朴实无华的。对于从各地请来的传统文化技艺的传人来说,他们自然会给予应有的尊重,但是他要的是他们第一次面对**时那种最自然的朴素表现,这样也更符合观众对于没落中的传统的想象,带点朴实,还能煽出一些悲壮。

    然后重点还是放在小花小鲜肉们的身上,让他们以一种拯救者的姿态出现,不去明示而是通过节目制作中的煽情手段来向观众暗示,节目中展现他们不懈地努力去学习去拯救这些日薄西山的传统技艺,后期再加上一些煽情走心的明星个人访谈镜头,配合着没落传统的悲伤和悲壮感,配合着传人们朴素的期待,最好每一期都赚观众一升含泪带笑的眼泪,这节目就大获成功了。

    他花那么多钱签那么多当红明星不就是干这个的么。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们第一期传人就和朴实无华没有一毛钱关系,还挺会抢镜头。

    宋陆明在墨县考察的时候见了墨里两面,对他的印象是长相漂亮、有点沉默的年轻人,性格应该是比较自我的。长得漂亮在娱乐圈里不稀罕,现在的孩子也都比较自我,宋陆明没太当回事。

    反正一脚踏进娱乐圈,到处都是捧高踩低的人间真实。像他在墨县那小地方连县长对他都客客气气,但在这里连化个妆也要等人家剩下,再自我也得学会向现实让步。况且光是面对六个星光璀璨的大明星就让人压力山大了。

    他没想到就算故意没让墨里事先准备,人家对着六个大明星,对着**和聚光灯,连一丝丝压力和不适都没有。

    墨里看不到导演打结的眉头,对着**介绍完自己,接着就转向他的“学生”们。

    “那么六位学员,先跟大家作个自我介绍吧。”

    六位明星面面相觑,又一同看向导演。

    这是什么路数?真把他们当学生拍啊?

    宋陆明只能喊卡,把墨里叫到身边,准备跟他讲一讲节目的定位,规范一下他的行为方式。

    “你的态度不对,墨班主,你不能这么高高在上的。”

    墨里不解地眨了眨眼,漂亮的眉毛也拧了起来:“我没有高高在上啊?”

    宋陆明被他的无辜表情噎了一下。

    “换个说法吧,你不能这么抢戏。你是没落的地方戏班传人,你得符合观众对你的想象。你要朴素一点,面对**的时候紧张一点,不然你太出挑的话,观众怎么能感受到没落曲艺的悲伤呢?”

    宋陆明苦口婆心地解释,看着眼前这个小班主眨着他过分漂亮的漆黑眼睛一脸不明状况的表情,一脸黑线道:“你家戏班没落了,你的确是感到悲伤的吧?”

    墨里顿时回想起老戏园被拆,师兄弟们散去时,让他感到灵魂都失去依托之所的孤独和空寂。至今那蚀骨的虚无仍旧占据着他内心深处,那里是一片不毛之地,每每触及都让他心口一空,仿佛茫茫宇宙都没有他能够归宿之地。

    墨里抿了抿唇,默然点头。

    宋陆明道:“就是这种状态,你要把你的悲伤传达给观众。”

    “真正的悲伤是传达不了的。”墨里却道,眉目一片清朗,“他们不是我,谁都不会懂的。”甚至在燕凛拆了老戏园之前,连他自己都不懂。那种刻入他神魂的羁绊,在一切繁华倾颓之后才抖然撕裂了他的心。

    悲伤只是他一个人的,他传达不出去,谁都不可能感受到他心中万古空寂的孤独。

    宋陆明顿时心焦:“那至少传达个一两分吧,反正你别显得太如鱼得水了。”

    墨里见他这么着急,还是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

    “好吧,我知道了。”其实他啥也不知道。

    他就是在做最自然的事,他又不是演员,还想让他表演那么复杂的人物情绪,那怎么演得出来。

    宋陆明让他回去,重新开拍。

    “开始。”

    墨里和六位小花小鲜肉面面相觑,不再主动说话。

    一个女明星先打破了尴尬的沉默,微笑着道:“墨班主,我们很荣幸能跟您学习一出美丽的戏曲。在这之前我们也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专业训练,要是有哪里做得不好的,您可要多包涵。”

    墨里心里想着宋陆明的交待,要悲伤,他要悲伤。

    他抬起浓密如扇的眼睫,一片微光在睫毛上舞动,底下漆黑的眸子中却显出一丝丝落寞,漂亮的眉头皱起一丝细腻的纹路,粉嫩如同花瓣的唇角也微微抿着,仿佛有万种愁绪欲说还休。

    墨里一边表演悲伤一边在脑子里飞速地措辞,他要怎么回答才合乎导演的要求?

    女明星:“……”她果断后退了一步,避免跟他同框。这个心机网红,想同框艳压她还是怎么着?

    她的担心似乎有点多余,摄像监视器上迅速推近了墨里一个人的大特写。宋陆明瞪了摄像师一眼,摄像师连忙举手道歉。

    “职业病,职业病。”

    这种绝色不推特写简直是暴殄天物。

    “卡。”宋陆明无奈地接着喊停。

    拍个综艺节目比拍戏还麻烦他还是头一回,真是新鲜。

    墨里一头雾水地看向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哪又做错了。他已经尽量低调,而且尽量悲伤了,还想他怎样?要他拿出影帝的演技他也得有啊。

    宋陆明第二次把他叫到身边,看着墨里运气了半晌。

    “你——”

    墨里专注地看着他,一脸虚心受教。

    宋陆明说不下去了,眼前这位是真的乖巧,而他也是真的骨子里就没有朴素和低调的基因。就算他故作低调,那张堪称绝色的脸也太招人了些。

    他瞪着墨里,半晌泄了气:“算了算了,都别寒暄了,直接学戏吧。”

    教戏的时候他就是老师的身份了,拿大点就拿大点吧,也不是说不过去。

    “你就认真教戏,别做多余的事。”宋陆明还是交待了一句,“别让人家自我介绍什么的。”

    “可是你不给我介绍介绍我都不认识他们啊。”墨里拧眉道。

    宋陆明:“……”敢情他刚才让人家作自我介绍不是要加戏抢镜头,是真的不认识这几位当红明星?!

    幸亏他没当人面说,不然这节目第一期就要闹嘉宾不和的丑闻了。

    宋陆明认命地亲自给他科普,墨里这才把自己的“学生”认了个大概。

    三个男明星,一个叫柳琦华,是深空影业的签约艺人,演过几部偶像剧男主,目前人气还不错,而且他是六人中惟一一个有戏曲功底的艺人。

    一个叫林复颜,选秀出身,当年以第一名的成绩签约到深空影业,既是歌手又是演员,目前也是公司力捧。

    一个叫董升,是三个男艺人里年纪最大的,科班出身,从小配角慢慢熬到主角,去年一部古装戏爆红,是咸鱼翻身的典范。

    三个女明星,最先搭话的那位叫宋闻,另外两位分别叫方沐沐和齐晗,都是刚刚崭露头角,很有话题度的年轻演员。

    墨里认真默记,光看这份认真的态度,宋陆明都不好再说人家什么。

    “把人认清楚,过会开拍学戏的部分。”

    墨里点了点头。

    说到教戏学戏,墨里连微笑都带着神彩飞扬。纤长整齐的眉毛微微斜挑,唇角向上扬起,漂亮得让人眼晕,国色天香不过如此。

    宋陆明十分怀疑他今天能否拍到满意的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