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50.第 50 章
    在社交网络吵吵嚷嚷的热闹氛围下, 国色芳华节目很快迎来第一期的开播,定档在s卫视每周五的8点整播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墨里很激动, 很早定好时间,又反复叮嘱周飞和李少天, 一定要记得提醒他观看节目。

    周五当天又打电话给墨老班主和鲁伯等人, 让他们晚上记得看节目。

    这是墨里第一次上电视,墨老班主也十分郑重, 周五晚上戏园子特地没有安排节目, 却搬了一台大屏电视放到戏台上, 大开园门也不卖票, 请附近街坊四邻一起来看电视。

    节目快开始的时候,墨老班主站在戏台上朝下面拍了张照片,微信发给墨里。

    照片里一片黑压压的人头,大部分都是戏园的常客,一群阿姨大娘们带着小孙子小孙女跑到戏园凑热闹, 每个桌子上面都摆着瓜子茶水地瓜干。

    墨里再是自恋, 看到这么大阵仗也有些汗颜。

    墨里有点崩溃。

    古色古香的片头过后, 节目正式开始了。

    第一期的题目叫做“寻找沧海遗珠”。

    首先播放的是宋陆明在各地考察采风时拍摄的实景, 伴随着水墨风格的特效, 各种民间技艺的画面飞速闪过, 最后一幕是墨家戏班新戏园的大门前, 然后镜头飞快推进, 穿过布置得简朴不失古意的庭院和大厅,最后定格在戏台上一袭蓝衣的狐仙一扭身一抬眼,妖冶的视线仿佛穿越了时间,与屏前的观众蓦然相对。

    墨里都不知道这个镜头是什么时候拍的,他坐在沙发上嘎吱嘎吱啃着薯片,一旁地周飞痴迷地看了一眼屏幕,再看一眼身旁穿着肥大睡衣抱着脚丫子的墨里,少见地露出一丝嫌弃。

    “阿狸能不能坐好!不要破坏狐仙的形象。”

    “滚。”墨里一脚把他蹬开,“给我倒杯水去。”

    “哎。”周飞颠颠地跑去倒水。

    电视里节目还在继续。

    宋陆明没有把墨里那些不合时宜的高傲行为剪进去,前期的介绍和个人采访也都是以六位嘉宾为主,墨里只是作为一个捧得高高的象征符号,代表着民间传统的传承者。即便是对墨家戏的介绍,也主要是从墨县当地的人文风情着手,拍了许多戏园中现代与古意穿插融合的空镜头,拍了许多墨家戏班除了最美的狐仙戏以外的那些不并不众的戏剧镜头,拍了台下寥寥无几的乡邻观众吃零食喝茶水津津有味看戏的镜头,就连那些老戏本的出镜时间都比墨里多。

    墨里看着看着,就有些不满意了。

    什么嘛?都没让他露几面,他数来数去,包括开头那个扮上狐仙的镜头他也就只露了三次面,一次画面只从他上半边脸上闪了过去,镜头里他就一闭一睁眨了一下眼的功夫,下一幕就切到柳琦华侃侃而谈的采访上去了。第三次露面总算让他说了一句话:“我是墨家班主,戏班第十九任传人,我叫墨里。”

    三次露面加起来不到十秒钟。那些嘉宾每个人倒是都有好几分钟的采访,一看就是背过的稿子。他教过那六个人那么久他可太了解了,除了那个柳琦华还有点水准之外,他才不信其他人能脱口说出那些很有文采听上去又十分深刻的话来。

    宋陆明是不是跟他有仇?!燕凛是不是跟他有仇?!

    墨里想起燕凛那天对他的孟浪,还有这些天来对他的言语骚扰,嘴里说着喜欢他,他制作的节目却这么不捧他?!

    无师自通了“潜规则”一道的墨里气急地点开微信找到凛冬,戳戳戳给“金主”发了两个字过去。

    正在全神贯注看节目的燕凛拿起手机:“???”

    他委屈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还以为主题是墨家戏班,他就会是主角。

    没想到他根本不受重视。

    老爸在家里还找了那么多乡邻来看,想要炫耀一下上电视的儿子,这下子要丢脸了。

    燕凛总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边心疼一边觉得emmmm好可爱。

    好像自己养的小猫咪在讨要小鱼干。

    墨里疑惑地点开微博找到国色的官微,置顶的微博就是逗引大家讨论观看节目的感受。

    节目刚开始几分钟,评论已经有几百条了。墨里点开一看,除了六个嘉宾的粉丝带着整齐划一的话题格式刷评论转发之外,还有很多是在讨论他的。

    墨里顿时心平气和了。

    他的人生导师又开始调戏他了。墨里脸红一片。

    比起燕凛,凛冬才是他先入为主的旧相识。对着凛冬那个延用许多年不变的冬日雪景的禁欲头像,他的脑海里早已有了一个固定的想象。在他的想象里凛冬是比他大很多的成熟稳重的男士。

    对着燕凛本人他可以不留情面,对着凛冬的调戏他却脸红心跳,真是分裂。

    节目已经进行到墨里教戏的部分。和前面不同,这一部分完全把重点放在了墨里身上。

    画面中的墨里一脸严肃,认真教导着几个嘉宾如何把狐仙的角色完美演绎。

    他穿着朴素的便服,举着剧本,手指在桌面上打着节拍,微晃着头,用清澈如同山间清泉的嗓音将那些曲折悦耳的戏词轻吟浅唱。

    一瞬间,原本只是长相惊艳的年轻男孩,顿时披挂起一身古意,沟通了千百年的时光,让人恍惚看到了另一个时空当中,那个懵懂妖冶,倾国倾城的邪异之狐。

    在同样长相出众的六个嘉宾的对比下,竟然高下立现。

    都是靠脸吃饭,光论长相,柳琦华林颜等人并不比墨里差到哪去,可以说是各有特色,各花入各眼。

    没有入戏的墨里,并不比任何一个娱乐圈小鲜肉更有魅力。

    可是当他眼睫微垂浅吟低唱之时,他那些自视甚高的天真骄横,不合时宜的高傲刁蛮,全都被赋予了最深刻的说服力。

    仿佛他理应如此。

    周飞早已看得痴了,李少天也盯着屏幕看得出神。

    宋陆明是个好导演,他知道墨里的魅力所在,并且懂得如何表现他的魅力。

    他其实并没有给墨里太多镜头,重点仍在六位嘉宾身上,但是那寥寥几个镜头已经将墨里的光彩发挥出了一百二十分。

    墨里的每一次出镜都美得令人窒息。

    镜头太少反而让观者产生一种意犹未尽的饥饿感,他们会自发地去搜索墨里,带着喜爱的偏见去了解墨里。

    在宋陆明的镜头里,墨里成了美的化身,不带一丝个人的情绪。这给墨里蒙上一层超脱的色彩,就连他在发布会上有些莽撞的发言,都成了一种注解。

    就连最熟悉墨里的他,看完这些镜头,都忍不住转眼细细打量墨里。

    他比那些观众幸运,被撩拨起来了,他可以随意地欣赏他,靠近他。

    他再没见过比师弟更美丽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李少天看了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周飞一眼,突然凑近墨里身边。

    墨里正欣赏着节目里的自己,突然靠近的温热体温让他一阵紧张。

    “阿狸,你知不知道网上有一种说法。”李少天笑着低声道。

    墨里整个人都有些僵硬起来。

    都怪那些cp粉,都怪燕凛,让他知道了男人之间那点子龌龊事儿。

    他纯洁的心灵都被玷污了……

    他已经无法坦然面对大师哥的接近了。

    “什……什么话?”墨里像只受惊的猫头鹰,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小团。

    “对于一个公众人物,有些人最想做的是,一边看着屏幕上的他,一边——”

    “一边干什么?”墨里既紧张又好奇,追问道。

    李少天却突然不说了,揉了揉墨里的头发。

    “你自己百度去。”

    墨里:“???”

    大师哥变了,连一句玩笑话都不愿意对他说完,还让他自己去查。大师哥没有以前那么疼他了。

    可是他被燕凛亲过,已经失去了理直气壮质问大师哥的立场。

    墨里突然感到悲伤逆流成河。

    叮咚一声,手机突然响了。

    墨里划开一看,他曾经的人生导师又来撩他了。

    墨里:“???”这开场白怎么这么熟悉?

    墨里:“……”燕凛和大师哥真的没有串通好吗?

    耍帅**这种事,一旦需要逐字解释,那就一点也不帅,只剩下二了……

    国色芳华第一期播出完毕,收视率节节攀升,墨里的名字也不出意料地上了热搜。

    宣传组长凌小菲很无辜地向节目组解释:“不是我买的。”

    不过她也贡献了一部分搜索量就是了。

    从来不爱听戏的她,发了疯一样想多看一些墨里唱戏的视频。

    那是一种从心饥渴的感觉,她没有get到民间传统的美,但是她已经彻底折服于那只美丽的狐妖了。

    这一次墨里的热度,终于不再是和谁谁捆绑,终于不再是花边绯闻,而是实打实的实力走遍天下。

    演艺圈里,会唱戏不稀奇,长得漂亮更不稀奇,长得漂亮又会唱戏也不算稀奇,二线小鲜肉柳琦华就有这样的本事。

    节目里每一个嘉宾都扮上最美的妆扮,唱会了墨里教的狐妖,演绎出了各有风情的美感。

    那些场景和人物都是很好很美的。美轮美奂,美艳不可方物,所有关于美的形容词,都可以毫不客气地堆叠到他们的身上。

    可是偏偏只有墨里素颜吟唱的那小小片段,让许多人为之疯狂了。

    网上的溢美之辞扑天盖地,墨里这两天可称得上志得意满。

    他如果真是个妖,不需要吸食天地灵气,只要靠着别人的吹捧就能得道成仙了。每个人来他庙里不用上香,到他座前好好地吹一箩筐就够了。

    周飞身为他的经纪人,这两天也突然忙得不可开交。

    原本散出去的名片无人问津,这两天突然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忙得连那些骚扰电话都抢不着他的线。

    “阿狸阿狸,好多人来找你上节目!你红了我的乖乖!”周飞捧着记事本,瞪着两只蚊香眼跑来跟墨里叫嚷。

    墨里正穿着一件传承自墨老班主的老头汗衫,袒胸露背地蹲在暖气前面吃水果。

    “什么节目?”他转头看向周飞。

    周飞被他晃得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红着脸上看下看,又低头狂翻记事本。

    “有个很大腕的户外真人秀,有一些网络访谈,真人秀的条件是你和李少天打包上。啊,还有几个电视剧!”

    “啊,电视剧?找我演什么?我只会唱戏又不会演戏。”墨里也是糊涂得很,他本来没想踏足演艺圈,走到这一步都是赶鸭子上架,纯属走一步看一步。

    现在莫名其妙突然红了,他也还懵着。

    这让那些处心积虑削尖脑袋往圈里挤的人知道了,大概会气出一口凌霄血。

    周飞也犯愁,两人一个半吊子偶像,一个半路出家的经纪人,对坐发愁。

    “不然,先找个钱多的?”周飞提出了简单粗暴的甄别方法。

    墨里白了他一眼,丢下喝了一半的桃汁,掏出手机。

    “问你都是白问,我问师哥。”

    以前这样的事他是会问凛冬的,自从知道燕凛就是凛冬,他就再也不问了。

    周飞撇了撇嘴,探手拿过墨里喝了一半的桃汁,咂咂摸摸地喝了起来。

    李少天还在新剧的片场,听了墨里的疑惑,思索了片刻。

    “你现阶段千万不要乱参加节目。宋陆明给你的定位很好,你现在不宜过度曝光,更不要为了钱随便参加一些山寨节目。这样吧,下周有个文艺界人士的酒会,我介绍你参加一下,先多认识一些文艺圈的人脉,这对你有好处。”

    墨里不是真的要唱歌演戏走明星路线,他要的是振兴墨家戏班,李少天当然知道什么才是对他最好的。

    “当然你也可以想想别的可能。”李少天谆谆教导,“国色芳华节目很成功,虽然没把墨家戏班打响,但是把你捧红了。这在演艺圈也是难能可贵的机缘。短期能有这么高的人气很不容易,如果你想进娱乐圈,这会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墨里很认真地想了想,缓缓地摇着头。

    “我还是想把戏班搞好……可是我也喜欢当明星受人追捧的感觉。”墨里有点苦恼起来。

    李少天笑道:“都依你。我们可以都试试。”

    “不用二选一?!”墨里眼睛一亮。

    “师哥让你为难过么?”李少天低声笑了。

    墨里却哼了一声:“没有吗?”

    当年抛弃深陷困境的墨家班远走高飞的人也不知道是谁。

    不过他不是揪着过去不放的人,轻怼了李少天一下就接着说道:“那师哥帮我安排!”声音里满是雀跃和信任。

    李少天笑着应了。

    “对了师哥,等你忙完了,我们就把狐仙戏全本唱一遍吧!”墨里突然提议。

    李少天一怔:“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

    “网上好多人想听啊。”墨里嘟囔着,“新钩月换旧残月,无情人忆多情人。”墨里突然哼唱了一句戏词,

    “我的道长,我还能不能把你盼回来啊?”

    李少天出神了一瞬,才弯起唇角,也对着手机唱了一句:“辕门外见桃李花开,忆新婚燕尔明月妆台——”

    “娘子有令,夫莫敢不从啊。”

    “师哥你愿意唱啦?!”墨里本来只是惯例发牢骚,因为李少天一直拒绝再登台演戏,他并没报什么希望,却没想到李少天突然同意了。

    “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墨里还要挤兑他。

    李少天笑了:“师哥向你认错,阿狸饶了师哥这一遭吧。”

    “不用,你哪有什么错。”墨里一直以来只是失落,从来也没怪过李少天。

    李少天有自己的考量,他不是非要为墨家戏班鞠躬尽瘁的。墨里很能看得开,反正大师哥还是疼爱他的大师哥就够了。

    李少天突然答应了和他一起唱戏,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先不说那些,我手头还有些工作要忙,等忙完了我们好好商量一个章程出来。”李少天道,“先说说眼前的,下周的酒会。我会拜托罗绮云带你一下,先帮你多认识一些人。”

    墨里一怔:“师哥不去?”

    “我片场走不开,去不了。邀请函是发到我手里了,我差一点就回绝了。”李少天道,“正好,借罗绮云的面子一用,把我的邀请函落到你身上。你现在算是以戏扬名,正好符合他们酒会那些人的格调。我去反而不搭。”

    墨里知道李少天都是为他着想,自然就应了下来。尽管他对于罗绮云还有些尴尬——毕竟他是干过微博上跟人家叫板的幼稚事——现在突然要人带,他还怪不好意思的。

    李少天和罗绮云果真关系不浅,很快墨里就收到了一张酒会邀请函。

    酒会当天,墨里难得穿起一整套灰色西装,皮鞋锃亮,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更显眉目俊雅。周飞很满意,开车带着墨里前往酒会地点。

    下车的时候被路人认出来,还差点遭到围观群众的围追堵截。一直宅在家里上网的墨里一边跟着周飞急速逃窜一边是头一回在现实当中真切地感到,自己似乎真的红了。

    周飞带着墨里甩掉那帮疯狂的中老年粉丝,绕了一个远路,终于进了酒会现场。

    酒会在一个豪华酒店的宴会厅里举行。墨里到的时候,播放着轻柔钢琴曲的宴会厅里已经有了不少人,三三两两地分散在各处,低声谈话。

    墨里拿出邀请函和周飞一起走进会场,罗绮云应该是还没到,他就找了个角落坐下来,乖乖等着。

    这个酒会是s市文艺界人士这几年开始定期举办的一个小型聚会,能来参加的都是圈内名流,像李少天这种爆红的歌手已经是最不入流的档次了。

    没有罗绮云引荐,他就没有往那些一看就有些怪脾气的名流们面前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