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54.第 54 章
    酒会被人举报得很突然, 警察和记者来得也快,有许多名人被押上警车, 娱乐版可能是有公关,并没有多少照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可是没有用, 这个世界不是只有娱乐媒体, 社会版的照片撒得满网都是。

    高曝光锐化的镜头下,平常多光鲜亮丽的人看上去都灰头土脸的, 遮遮掩掩被押上警车的样子实在狼狈不堪。

    警方给的声明还算客气, 除了那几个当场被抓的瘾君子是实打实触犯了法津的, 其他人只是带回去验一验。

    但是高高在上的明星光环碎了一地是无法挽回的了, 毕竟照片的冲击力太大。

    怪不得李少天和周飞都那么紧张,墨里想象一下自己要是被抓被拍上了社会新闻——恩,怎么也得比旁人美一点点吧?

    这么大的新闻里周飞居然也占了一个小角,还有不少网友议论这个帅哥是是谁怎么没有见过。不少人臆测他是一个没出道先沾了一身屎的小新人,竟然神奇地驳得了不少同情。

    这个看脸的社会, 真是没有什么道理。

    周大山坐在家里看新闻, 居然看到自己儿子被抓的矬样, 墨县地方不大一点小事都能闹得满城风雨, 何况是各大报纸网站电视新闻上严肃播出的头条新闻?周飞在墨县算是出名了, 周大山气得一个电话就追过来。

    他是向来看不惯自己儿子整天围着墨家那只小狐狸精转的, 但是没办法, 儿大不由爹, 他完全管不住。

    眼见出了事, 他终于找到借口, 狠狠地教训儿子一通,同时下了最后通谍。

    “周飞,我可不惯着你了!你看看你在外面混得那个臭德性,不如不混,赶紧回家继承家业!不然我跟你断绝父子关系!”

    周大山这次发了狠,周飞也不敢再犟。毕竟他惹的这一出事不大不小是挺丢人的。墨县那地方,二十五不结婚都被会被乡邻乡亲戳脊梁骨,何况是这么一个大丑闻,周大山这两天估计压力挺大。

    周飞觉得自己太不是人了,这么大年纪还让家乡的老父亲替他操心。

    墨里闻知只是手心托着下巴,看着小雪飞扬的窗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飞飞,连你也要离开我了啊。”

    咻,正中红心。

    周飞捂着突突乱跳的小心脏,擦了一把流到下巴的口水,马上六亲不认。

    他一口回绝了苦口婆心劝他回头是岸的老父亲,气得周大山夜闯墨家班,和墨老班主理论起来。

    “墨传风你不是人!你说你要养了个闺女我老周家还能娶回家当媳妇。你就那一个小子,整天勾着我儿子不着家,能玩儿个蛋!我们亏大了!”

    “周大山你讲不讲理!你自己管不住自己儿子,倒怪我儿子!”

    墨家戏班的戏也演不下去了,晚间出来消遣的乡邻们转而磕着瓜子围观墨县首富和老班主的口水大战,比戏文还好看。

    墨里自然不知道远在家乡的小县城这一出由自己而起、延续了整整三个晚上的大戏,他现在自己的事还没有厘清。

    在燕凛家已经住到第三天,李少天打过几个电话,都被他装看不见躲了过去。

    但这不是长久的办法。

    国色芳华节目带来的热度还没有消散,但是他再不出现在观众面前,那就白红了一场了,观众可不会一直等他。

    李少天那边也不能永远僵持下去,不至于因为上一次的事就绝交,墨里自认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该来的总会来。

    “对不起,我要踏出你的房门了。”墨里找到陪他宅了三天看了三天xx日报的燕凛,郑重地道。

    燕凛举着报纸:“……我没拴着你啊。”

    难道阿狸以为他这两天在玩囚禁play?那他也不会带着个周飞啊,堪比一个一千八百瓦的大灯泡。

    好在这几天他是饱足了眼福的。此时他也在满意地打量着站在他身前的年轻班主。

    长身玉立的男孩穿着他找出来的旧衬衣牛仔裤,松松挽起的衣袖下露出皓白不失力度的手腕,纤细修长的脖颈每一丝弧度都是恰到好处的秀美,线条尽头连着漂亮的锁骨被掩在微微敞开的衣领下。简洁帅气风的衣服硬是被他穿出了一身仙气。

    他的阿狸即便是皱眉为难的样子,都带着仙气飘飘的韵味。

    “我不是说这个……你得送送我啊。”墨里一脸苦恼,“我这几天太红了,出门被粉丝看到怎么办,被狗仔追拍怎么办,我不想上新闻头条。我想低调一点。”

    燕凛:“……”你有红到足够使你如此膨胀的地步了么?

    墨里只是被那个酒会吓怕了。他有一种身处娱乐圈步步陷阱处处危机的紧迫感,他需要一个可靠的伙伴。

    周飞可以忽略不计,燕凛就足够可靠了。

    “荣幸之至,我的小王子。”燕凛起身,手抚左胸行了一个骑士礼。

    墨里不好意思地摩梭着脸颊。

    燕凛伸手摸着他纤细的脖子。

    “阿狸不用和我客气。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在你身边。你想去哪儿?”

    “先回大师哥家。”

    燕凛:“……”是不是想让他死?!

    燕凛咬牙切齿,勉强扯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只是看上去不够阳光,实在有点阴郁。

    “阿狸去他家干什么呢?”

    墨里很是客气:“怎么好意思一直打扰你,我看我在你这里都累得你一直没法出门工作。”

    “……谢谢你了,我没工作。”

    墨里惊了。这么游手好闲的么?!

    燕凛一看就知道他在腹诽什么,额角跳了跳:“我是国色芳华的制作人,你忘了?”

    “不是结束了吗?”墨里认真不解。

    “那是你的戏分结束了,我要制作的节目还长着呢。”

    “你不是专门为我做的这个节目么?!”

    燕凛:“……”原来您知道啊,他还能说什么?

    这自我膨胀的得瑟劲儿,看样子小狐狸是完全恢复了,一点阴影都没留下。

    墨里抚着胸口却有点低落,原来他只是其中一期。

    燕凛深吸了一口气,把绅士的笑容重新戴上。

    “行吧,如你所愿,我送你回你师哥那儿。”

    千年的王八万年的忍,春江水暖忍先知,忍得云开见月明。

    几年都忍下来了,现在还有什么不能忍的?他燕凛百忍成刚,

    墨里如愿坐上开向李少天家的车,兴致却不是很高,一路上都看着车窗外发呆。

    到了地方,燕凛送他上去,墨里没有拒绝。

    门铃响了几声,李少天从监控里看到墨里,几乎是扑到门边来手忙脚乱打开大门。

    “阿狸,你可算回来了!”

    门开了,墨里的身边却站着燕凛。

    李少天站定了,眯起双眼撇了燕凛一眼,连忙伸手将墨里拉进来。

    “回来就好,阿狸,以后不要不声不响玩失踪了,师哥很担心。”

    燕凛站在门外笑着开口:“既然人送到了,我就先走了。阿狸,再见。”

    墨里连忙回头,伸手位住他。

    “等等,还有好多事呢,你进来。”

    燕凛看了看拉着他衣角的手,露出一抹笑容,在李少天的审视中登堂入室。

    “燕先生,这几天,谢谢你照顾阿狸了。”李少天缓缓开口。

    “不用不用,我都谢过了。”墨里拉着燕凛进了自己房间,“大师哥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话音未落,卧室门就在李少天面前关上了。

    李少天看着那沉默的门板,半晌皱紧眉头。

    “怎么,阿狸,你是在用我气李少天么?”

    门内没有一丝旖旎,燕凛却一反往常的殷勤,抱起双臂,面上带出一抹冷笑。

    他再喜欢墨里,也是有尊严的。他也是天之骄子,身为燕家二房的独子,同样众星捧月地长大。

    他愿意宠着墨里,但他的骄傲任性一点不比墨里少。

    墨里却是一怔:“你说什么呢?我气他干什么?”他低头从柜子里收拾东西,“我这收拾东西要好一会儿呢,你要是愿意在客厅里和我师哥大眼瞪小眼,那你出去吧。”

    燕凛刚刚摆起的架子突然就失去了支撑。

    墨里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性格简直像坐过山车,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理解力。

    “阿狸,你说你收拾东西……要干什么?”

    墨里拿出行李箱,一刻不停地埋头忙碌:“搬走啊,还能干什么?”

    干脆利落,理所当然,仿佛三天前为李少天哭得稀里哗啦的人不是他一样。

    燕凛一时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同情李少天了。

    斩断厘清十几年的暧昧情愫,墨里只用了三天。感冒都没有那么快好的,墨里的情伤愈合只要三天。

    既深情又薄情,既多情又无情,这是他梦中那个不可捉摸的狐仙少年。

    “你不怪你大师哥了?”燕凛轻声问。

    墨里坦坦荡荡,事无不可对人言。

    “我自己已经想通了,为什么还要怪大师哥?”他把收拾出来的衣服都塞进行李箱,“我本来也不该要求大师哥只救我一个人的,那他成什么人了。”

    燕凛在胸前划了个十字,他知道李少天这下彻底出局了。

    墨里已经收回了对他所有的期待。

    他对李少天甚至连怨恨都没有,这个无情到底的家伙,这是连藕断丝连的机会都彻底断绝。

    不管李少天对墨里是什么感情,他这一辈子只能是一个不算亲近的大师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