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55.第 55 章
    多情时温柔无限, 无情时雷霆万钧,

    墨里很快收拾好一个行李箱和一个背包, 连着周飞的那点东西也全部打包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李少天皱眉看着他把行李一件件搬到客厅里。

    “阿狸,我们谈谈。”

    墨里抹了一把薄汗:“正好, 我也有些想法要和师哥商量一下。”

    李少天看了燕凛一眼:“不如请燕先生先行一步离开?”

    墨里也看向燕凛。他可不能走, 他走了谁来当自己的司机?

    “那你去车里等我吧。”墨里向燕凛道,相当地理直气壮。

    燕凛:“……”敢把他当司机使唤的也就这位了。

    “行吧。”他叹气地妥协。

    说走就走, 燕凛只是向李少天礼节性地点头致意, 就干脆利落地拎起墨里的行李出门去了。

    李少天眉头紧皱, 抬了一下手, 却最终没有出声拦他。

    行李走了不要紧,墨里还在眼前。

    “阿狸,过来坐下。”李少天轻叹一口气,拍了拍面前的沙发。

    墨里规规矩矩地坐在他的对面。

    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他总是随意往他身上一躺。李少天仔细打量着墨里, 他面上并没有生气的模样, 却总让人觉得, 有哪里不同了。

    墨里不该这么……懂事。

    “师哥, 我有事要跟你商量。”墨里先开口了, 说的却不是要走的事, “我和周飞商量过了, 我们决定从找上门来的工作里挑一挑。”

    上赶着不是买卖, 上次去那个所谓的圈里人酒会时那种格格不入的感受还很鲜明, 墨里决定不再勉强自己,

    “酒会的事,让阿狸受委屈了,师哥向你道歉。”李少天道。

    墨里摇头:“不是因为那个。我想好了,我要的是让更多人知道我们的戏班,不是为了保持自己的神秘高端,那么神秘还怎么让更多人知道。所以高级酒会之类的不适合我。多接一点工作,正好也能多赚点钱,到时候可以更好的建设戏班。”

    “钱的事,不用你操心。我每个月会给师父汇一笔生活费,如果不够的话——”

    “不能全靠师哥的钱啊,那是你给我爸的。戏班不能都让你养着,那成什么了。我是班主,我有义务撑着戏班。师哥不是。你赚点钱也不容易,都拿来养戏班算什么。我看别的明星都豪宅住着,豪车开着,师哥也别委屈了自己。”

    李少天笑了笑,不知道再说什么。

    通情达理的墨里,乖巧懂分寸的墨里,多么难得啊。

    本来以为酒会的事会让心高气傲的师弟好一通生气,三天不接他的电话都属正常。当时他离开墨家班,墨里可是整整三年没理过他。

    只是这一次,墨里这么快就消气了。还真是让人不适应。

    “你有自己的想法很好,我不会拦着你的。你也不用搬出去啊。”李少天耐心劝道,“师父也不会放心的——”

    “我爸又没让我必须住师哥这里。”墨里摆了摆手。其实最会宠他的父亲,从头到尾都没有拜托过大师哥照顾他。他拜托的只有周飞。

    “再说我住你这儿真的不合适。我现在也红了。”墨里露出一丝往日的骄矜神色,李少天不由一笑。

    可惜墨里很快就收敛了。

    李少天紧盯着那张让他即便见惯了娱乐圈姹紫嫣红也依然无法不惊艳的漂亮脸庞,看到的只有一派正气严肃,一丝任性娇骄都不见。

    强作镇定成熟的师弟,应该是可爱得让人发笑,可是却又带着一丝陌生。

    “所以我们再住一起也不合适。谁知道网上那些人会乱写些什么,对师哥对我都不好。”墨里道,“反正我搬出去了,有事也照样联系。”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肯定不会回头。李少天太熟悉师弟的任性,只是这一次他的任性没有用在跟他冷战。

    “阿狸,我那天先接走了罗绮云,你是不是不高兴了?你不高兴是应该的,我——”

    墨里却捂住眼睛低吟了一声。

    “师哥,就别提这一茬了。”

    太丢脸了,他竟然在燕凛跟前又哭又闹……

    李少天只能截住话头,半晌才道:“是师哥不好,阿狸怎么生师哥的气都是应该的。再给师哥一个机会,好好向你赔罪,好不好。所以先别搬出去好么。”

    墨里悄悄捂住咚咚乱跳的胸口。

    李少天还是认为他在生气任性,才要搬出去。

    “我搬出去真的是为了我们双方的事业考虑,和那件事没有关系。那种情况,师哥扔下罗小姐不管的话,成什么人了。所以我都理解的,师哥也别想了。”

    他说的都是真心话,没有一丝赌气或者怼李少天的意思。

    只能说造化弄人,偏偏让李少天碰上那种情境。

    如果是燕凛——他懒得考虑没有发生的如果。

    最终,李少天也无法留下自小就爱粘着他的小师弟了。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墨里向他摆手,上了燕凛的车,绝尘而去。

    墨里一点怪他的意思都没有,没有生气,没有胡闹,通情达理,不争不闹。

    他发了微信让他安顿下来就向他报个平安,墨里也很快回复。

    一切都很正常。

    只是为什么却有一丝不期然的慌乱从心底蔓延?

    燕凛开着车目不斜视,副驾上的墨里也安静得像一尊石像。

    “是准备住我那儿吗?”燕凛只好开口道。他准备把人叼回狼窝,但是有必要确认一下。

    墨里总算回神,裹在蓝色羽绒服里的俊白的脸转向他,控诉。

    “你说这种话,难道你不想让我住?!”

    燕凛闭嘴不言了。

    这无理取闹的作劲儿啊——怎么让人这么高兴呢!

    燕凛把人带回自己的地盘,墨里先进卧室去摆好东西。周飞这个经纪人一早跑出去,直到深夜才回来。

    燕凛就坐在酒吧后头,听他们两个人围坐在沙发里讨论墨里的职业规划。

    “这个钱最多。”周飞抽出一张纸来,“微商代言。”

    “代言什么?”墨里好奇 。

    “面膜 。”

    “多少钱。”

    “这个数。”

    “这特么是印钞票的还是卖面膜的啊!”

    燕凛一脸黑线。

    他这个业内共识的深空影业太子爷,谈笑间都是影帝影后,往来都是高奢日化代言,居然要在这里听心上人讨论微商?

    “推了。”他敲了敲桌子,一语定乾坤。

    周飞道:“我也觉得这个不太好,谁知道那面膜好不好,怎么能往阿狸这张倾国倾城的脸上用。”

    “那你拿出来干什么。”

    “后面都没这个钱多啊。”周飞把整理好的几页资源往茶几上一摆,“一个二线杂志的采访拍摄,一个真人秀,好几个网络剧。”

    “为什么没有人找我唱戏?”墨里拿起来左右掂量,有点郁闷,“算了,一步步来吧。”

    “阿狸觉得哪个好?我们得赶紧给人答复。”

    “杂志拍摄吧。”燕大少在后头指挥若定。

    一锤定音。

    周飞火速回复杂志,安排档期,很快就到了拍摄的日期。

    住在燕凛这里的确比李少天那里方便多了,燕凛向来十分低调,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是他的住所,高档小区安保又好,出门根本不用担心狗仔跟拍。

    周飞一大早开着租来的车把墨里带到杂志安排的摄影棚,进了化妆室,没想到在那里见到了老熟人,柳琦华。

    他身边跟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胖子,是柳琦华的经纪人,自已介绍叫冯通,是深空影业的经纪人。

    他一见墨里就露出一副有点奇怪的神色,似乎有点心虚,还有点别扭,偷偷看了墨里好几眼。

    周飞瞪了他一眼,冯通连忙不敢看了。

    工作人员正在摄影棚,化妆师还没来,墨里和柳琦华就带着各自的经纪人分别占据相隔远远的一个角落,各自休息。

    柳琦华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经纪人的表现,低笑一声:“怎么,我不知道冯哥还有这爱好?嫂子知道吗。”

    冯通连忙凑过去小声劝阻:“别乱说话。我跟你说你小心跟他相处,能捧着就捧着,不要轻易得罪他。”

    柳琦华有些好奇 :“怎么?他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后台么?录国色的时候来往过几天,没觉得啊。”

    冯通压低声音:“就是有后台还不知道是谁,才让你小心点。”

    “都不知道是谁了,你又怎么知道的?”柳琦华更奇怪了,“你说的不会是李少天吧?冯哥还用怕他?李少天还要靠着罗绮云呢。”

    冯通连连往房间另一个角落的合作伙伴看过去,急道:“你小声点!”

    周飞趴到墨里耳边嘀咕:“那边那两个人太可疑了,我怀疑他们在说你的坏话。”

    墨里白了他一眼,从包里掏出化妆品摆了一桌子。

    冯通伏在柳琦华肩旁把当年天涯高楼那件事讲了一遍,这件事他还从来没对别人说过,直到他们和墨里的交集越来越多,他才不得不重视起来。

    “这么说,他不但有后台,还早很多年就勾搭上了?那怎么今年才出头?金主这么不给力,不至于让冯哥怕成这样吧。”柳琦华不以为然。

    说起来是这个道理,不过冯通当年是亲历过大半夜他花大价钱布置的高战斗力水军被一只莫名黑手摁得毫无还手之力直接给摁熄火了的灵异场景,而且怎么都查不到是谁,当夜的忌惮已经深深地埋入神经了。

    “反正你对人家客气点。正好他对你还有个半师之谊,你就当尊师重道了。”

    “一个地方戏的戏班,也好意思自称我的老师?”柳琦华只是哼了一声。

    化妆师进场,两边都不再说话,等着化妆师来摆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