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58.第 58 章
    网上的闹闻墨里没有当回事, 以前他还会为别人的冷嘲热讽心生不平彻夜难安,现在已经波澜不惊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面对外界评价, 有些人会越来越在乎,在乎到情绪失衡, 比如柳琦华那样。也有些人看多了就麻木了, 心大能跑马,比如墨班主这样。

    反正不管是赞美还是诋毁, 他们的固定句式基本都得先承认一句, “虽然墨里长得美”“很明显墨里就是爆料里的美颜盛世”。

    emm, 超爽。

    现在他住在燕凛家里, 工作又不多,等闲不出门,只要他不上网,闹翻天他都感觉不到。

    一屋三个室友,除了周飞每天忙得像个经纪人, 神龙见首不见尾, 另外两个就像两个无业青年, 一个比一个能宅。

    燕凛天天不是宅在客厅就是宅在书房, 那些霸道总裁囚禁play, 我要你做我的人羞耻play, 下厨做饭洗衣刷碗宠溺play, 统统没有发生。

    墨里自己是谨慎挑选工作, 这还情有可原。

    燕凛除了一个基本不需要他费心的国色芳华节目, 确确实实就是个无业青年。

    墨里都有点担心他以后的生活了。出国留学名校毕业, 回国就失业,恩?怎么这么像社会新闻里报道的那些不良海龟呢?

    难道燕凛以后要做啃老一族?!

    比起他这个一班之主,还是差了点。

    墨里一边腹诽着毫无事业心的同居男室友,一边无所事事地打开一部热播网络剧。

    剧里男主角的爸爸一脸恨铁不成钢地对男主角说:“你看看你,为了一段不配的恋情工作都丢了,还有没有一点出息!赶紧回来继续家业吧,爸爸这几千个亿的生意等着你接手呢。”

    墨里啪地关了电脑。

    有钱人真讨厌。

    不过,作为他的头号网络舆情员,时刻监视他的网络评论,掌握他的一切网络动态的某位资深粉丝,对于网上愈演愈烈捕风捉影的八卦传闻,燕凛这两天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燕凛是……脱粉了?

    这就太过分了。

    “燕凛,我问你,金主是什么?”墨里手插着口袋晃到书房去找燕凛。

    燕凛不知道在书案前面忙些什么,穿着深色的高领毛衣戴着金丝眼镜,衣袖撸到手肘露出修长有力的手臂,略微散乱的漆黑发丝下面是一张俊到让人心跳的脸。

    墨里走过去,长腿一叠靠在他的桌沿上,拿起手机举给燕凛看。

    “你看,他们说的金主是什么?”他又问了一遍,圆润上挑的眼睛里盛满纯洁的好奇。

    “金主就是出钱的主儿,投资商。”燕凛头也不抬,埋首案牍。

    真是勤奋努力,年轻有为。所以他就没有看到挨着他的墨班主穿着的大领t恤几乎衩到腰的领口,也就get不到美人香肩半露的小诱惑。

    墨里显然是不满意的。

    “要是在娱乐圈里呢?”

    燕凛终于抬头了,修长的手指抵了一下眼镜,帅得让人眼晕。

    “阿狸到底想说什么?”

    “你自己看看。”墨里把手机撂到燕凛眼前,抱起双臂昂起下巴,一副不满的姿态。

    燕凛这两天不知道在忙什么,从前对他的网络舆论了如指掌,像个脑残粉一样,现在居然连这么大的绯闻还要他这个正主传达给他。

    粉丝的爱果然是靠不住的,昨天还说我爱你一辈砸 ,今天说脱粉就脱粉,都不再二十四小时关注他了。

    墨里感伤地叹息。

    燕凛一目十行地扫了一眼,眉头微微皱起。

    “这是谁在造谣?”

    虽然所谓的爆料还没扒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但是如果没有人刻意引导又怎么会闹出这种东西。

    真是其心可诛。

    “我会查出源头的,阿狸不用担心。”

    “我像担心的样子么。”墨里夺回自己的手机,低头扣了扣手机的边边,“有没有金主我自己还不知道么,清者自清。”

    “恩?”燕凛看了他一眼,笑着摘下眼镜,“阿狸刚才不是还不懂金主的意思么?”

    墨里卡地一下把手机膜给抠起来了。

    “你你不是解释了么!”伶牙俐齿的墨班主突然结巴起来。

    燕凛慢慢起身,手臂撑在墨里身体两侧的桌面上,笑得不怀好意地凑近他:“我可没解释圈里的金主是什么意思啊。”

    墨里一手向后撑着桌面,在大灰狼的靠近下不断向后下腰,宽松的t恤在柔韧的腰部堆起诱人的线条。

    “你要干什么。”墨里眼角泛起魅色的红云,漆黑的眼珠似乎也变得湿漉漉起来。

    燕凛抬手捏住那精致的下巴,养尊处优的手指摩梭着红润的薄唇,声音低得有些沙哑。

    “语言解释不清楚,不如我身体力行地向墨班主好好解释?”

    “怎么身体力行。”扇睫轻颤,墨里的声音也低了下去,犹如珠落玉盘。

    呼吸相接,一股清新的味道让燕凛几乎迷醉。

    圣人都能被他勾出火来,这家伙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阿狸,我可以亲亲你吗?”燕凛很绅士地问道,却已经急不可耐地在那红唇上重重地印下一口。

    响亮的啵一声,让墨里脸红到脖子根上,睫毛乱颤。

    纯粹一解多日饥渴,反倒没有什么□□的意味,犹如被禁止吃冰淇淋的小孩子终于拿到一支,迫不急待地先舔上一口。

    “可以吗?”燕凛还在申请着许可。

    “你以前也没问过我。”墨里微愠,抬眼瞪他。

    “是,都是我的错。”燕凛低笑一声,覆上那张勾人心魂的薄唇。

    一番辗转厮磨,墨里气喘吁吁地推开他,按住那只撩起他的t恤抚上腰身的手。

    “孟浪之徒。”泛红的眼睛没什么说服力地撇了燕凛了一眼,墨里抽身而出,离开他不甚用力的禁锢。

    燕凛微笑着张开双手:“我可是合法公民。”

    墨里退开两步外,手背在身后,清了清嗓子,眼睛向四下看了看。

    “没什么,我就来看看你在干什么。” 一副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姿态。

    不是来请教金主是什么意思的吗?

    燕凛也不拆穿他,拿起桌上的文件,问什么答什么。

    “工作。”

    “恩,那你好好工作吧,我不打扰你了。”墨里矜持地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姿态无比潇洒。

    “墨班主慢走。”燕凛笑着挥手。

    墨里走到门边,手放到门把上,又听燕凛含笑的声音问道:“对了墨班主,我刚才解释清楚金主的意思了吗如果还不清楚——”

    墨里啪地把门板摔在身后。

    刚一转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周飞差点把他吓了一个跟头。

    “阿狸,大事不妙!”

    墨里并点把手机扔了,拍着咚咚乱跳的胸口:“死周废!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心虚者常遇鬼,古人诚不欺我。

    “你看网上,又有人传咱的谣言了!”

    他为什么要说又?墨里红没红多久,粉粉黑黑的掐架倒是轮了好几回了。这腥风血雨的体质,不得不服。

    “我看见了。”墨里翻了个白眼,“不是什么大事,等会儿我就让他们闭嘴。”

    “怎么,你刚跟燕凛商量过了?”周飞朝他身后的书房看了一眼。

    他刚才看到墨里从书房里出来。

    墨里顿时心虚,眼神四处乱飘。

    “恩恩……不跟你说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

    “阿狸你脸红什么?”周飞跨了一步挡住他的去路,一脸狐疑。

    墨里低头运气,啪啪两下把周飞扔到一边。

    “啊——”一声惨叫。

    墨里拍了拍手轻蔑地踢了周飞一脚:“管得太宽了你!”

    他打不过燕凛,打周飞还不是一个顶俩驾轻就熟?!

    周飞挂在沙发靠背上欲哭无泪。

    “墨里,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吧~”

    墨里扬长而去,回到房里打开电脑,登上网银,调出银行流水,咔咔拍了几张照片,发微博。

    作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八卦中心人物,墨里受到的关注远远超过他的粉丝数,新微博一发,评论顿时以秒疯涨。

    ……

    墨里发完微博就关了,哪管网上洪水滔天。

    同时被手机特别关注提示惊动,打开微博的燕凛和周飞:“……”

    燕凛扶额,他刚才除了孟浪占美人便宜之外应该多过问一句正事的。不过宋陆明这么抠门?!给嘉宾就这点钱?真拿他这金主不当金主啊。

    墨里本来也没指望一条微博就发挥多大的效用,不过是坦荡无愧罢了。清者自清,愿意信他的人自然会信他,对于故意生事的人,他无论怎么做也叫不醒装睡的人。

    燕凛那边直接找上周飞:“我给你钱,先去把谣言压下去。”

    “我要你的钱干什么?”周飞瞪眼,“老子也有钱!”

    墨里跟班当久了,看来都忘了他的第一主业是纨绔了!

    两人面面相觑,所以这里面就墨里一个穷光蛋……

    “咳,那你快去做吧。”燕凛挥了挥手。

    周飞挑了挑眉头,抱起手臂:“不如我给你钱,劳你跟个腿,去压下去?”

    燕凛撇了他一眼:“周经纪人,你是想把阿狸的金主传闻坐实么。”

    周飞:“……”算你狠。

    看着周飞恨恨地出去,燕凛拿起手机,拨出一个电话:“给我查一个消息来源,我发你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