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62.第 62 章
    拇指轻轻抚摸着那漂亮的唇角, 燕凛低下头去,墨里却偏开了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阿狸。”燕凛低唤一声。

    “你爸说什么了吗?”墨里却开口问道。

    燕凛摇了摇头:“就算有什么事他也不会在电话里说的。”

    就像两个公事公办的商人, 总要面对面时才好商谈正经大事。

    墨里垂着眼睫,思索了片刻, 叹了一声。

    “我看, 我还是搬走吧。这样对我们都好。”

    “如果你这样想的话,我可以帮你找好地方。”燕凛仍旧十分温柔。

    墨里终于抬头, 圆润的眼睛和他对视着, 一脸惊讶和受伤。

    “你、你居然——”

    燕凛居然同意了?!他居然没有哀伤痛哭抱着他狠狠亲他求他不要走, 和他想得一点都不一样……

    “让你再故意气我。”燕凛突然笑了, 一把将他摁在怀里。

    “你抱我干什么,我要走!”墨里使劲挣扎起来。

    燕凛在他头顶亲了一下:“我不许。”

    “你刚才还同意呢!行吧,我这会儿就走!你留我也没用,晚了!”

    “还不是你无理取闹。”

    “燕凛!”

    说好的宠溺呢,说好的霸道男主对别人都冷若冰霜只对心上人温柔似水呢?网上都是骗人的!燕凛都怼过他多少回了?!

    “阿狸要搬走也可以。”燕凛捧着他的下巴, 不让他推开, “带我一起走。”

    墨里慢慢就安静了下来, 在燕凛的手里仰着脸庞看他。

    燕凛笑着在他眼睛上亲了亲。

    墨里不好意思地闭上眼睛, 等着他亲完。

    狂热又温柔的亲吻, 每一次都让他的灵魂舒服得震颤。

    燕凛这一次却只是浅尝辄止了。

    墨里等了半晌, 确定他是结束了, 不满地睁开眼睛。

    “这么快, 我看你是不行了。”

    燕凛:“???”

    “算了, 说正事吧。”墨里清了清嗓子, “我觉得你爸爸找你,肯定是为网上传的那事。当家长的肯定很生气,看到这些不三不四的传闻。”

    “他很忙的,顾不到那么多细节。”燕凛笑了笑,说得有些漫不经心,听者却着实放在了心上。

    墨里突然就心疼起来,瞬息之间已经在脑中完整地勾勒出了燕凛的悲惨童年。

    生在豪门,家长却每天忙于赚钱不能赔他。从小是个寂寞的小孩,每天只能与钱为伍。过生日的时候高兴地等着爸爸妈妈承诺的蛋糕和陪伴,结果没有等来期待的人,只等来他们送的限量版豪华跑车当作生日礼物……

    恩?好想打这个寂寞的小孩一顿怎么办?

    后来这个寂寞的小孩子承父业跑到他们墨县来暴力拆迁了他的老戏园。

    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讨人厌的小孩子!

    燕凛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从一脸心疼到冷漠嫌弃,还一把推开他:“你真可恶。”

    燕凛:“???”阿狸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猜了……

    总之——

    他牵回墨里的手,握在掌心里细细地捏着:“你又生什么气?反正不管他要问什么,我都准备好了。阿狸不用担心。”

    “你爸找你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再生气也只能打你,他还能来打我一顿不成。”墨里浑不当一回事,燕凛却知道他在装模作样。

    “你也不用跟我保证什么。”墨里看向别处,“我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燕凛气得笑了出来:“我们没有特别的关系?阿狸,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真的这样想?”

    墨里撇了他一眼,视线又荡了开去。

    “不看,辣眼。”

    燕凛:“……你不要给我转移重点。”他咬了咬牙,“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你吼我。”墨里委屈得眉头皱成一团,开始挣脱燕凛拉着他的手,身体也开始朝外扭,“我就随便说一句话,你就吼我。我不能跟你说下去了,我要回去静一静。”

    燕凛被他气得七窍冒烟:“阿狸!你再跟我胡搅蛮缠回避问题,我不只吼你我马上吃了你!”

    墨里像只受惊的狐狸,睁大圆润的眼睛看着他。

    燕凛这一次却不惯着他了。否则这样暧昧不清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享受亲吻,享受身体的亲密,却不愿意承担感情的责任。宁愿留着那一层薄薄的窗户纸自欺欺人,也不愿坦诚面对。

    这个被人惯坏的小狐狸,愿意担起责任的时候他可以顶天立地,不愿意面对责任的时候他就是个薄情的花花公子。

    总有一些事情,是不能由着他任性的。

    “阿狸,我早就说过,我喜欢你。你的答案呢?”

    燕凛严肃地看着他的双眼,凌厉的视线织起一张密实的网,让又想闻风而逃的小狐狸无处可逃。

    墨里抿着唇角,有点委屈,有点固执。

    仿佛一旦说出那两个字,就会向上天订了什么约定,从此以后紧紧将他缠绕,不容许他逃脱。

    有一种要窒息的可怕感觉。

    “阿狸,答案。”燕凛还在逼他,惯常的温柔都收敛在严肃之后。

    “我要搬走了……”

    “答案。”

    燕凛一只手覆在他的额头上,让他连扭开脸逃避都不行。

    “你太过分了。”墨里只能控诉。

    “给我你的答案,阿狸。否则,我就不要你了。”燕凛凑近他低声道。

    墨里瞪着他:“你——”

    “还有一次机会,阿狸,想好怎么说。”

    “……”

    “不说话也是不行的。我要一个小哑巴干什么呢?”

    墨里张了张嘴,不发出声音,用气声说道:“亲我。”

    燕凛摇着头:“阿狸,这一招不好使了。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喜欢我吗?不喜欢的话,就——”

    墨里感到燕凛的手松开了他,松开的地方被阳台外的微风一吹,有些凉凉的。他不由得心里一慌。

    “喜欢,喜欢行了吧。”

    燕凛唇角微微上挑:“喜欢什么?”

    “……喜欢你。”

    戳破了那层自欺欺人的纸,似乎表白也没有那么难了。

    如果有什么冥冥之中的契约,早在他第一次说出口的时候就应该已经缔结了。

    “喜欢你,喜欢你……”墨里把头抵在燕凛的胸前,“真是……糟糕了。”

    他一脚踏上了自己从来没有准备好的道路。

    “是吗”燕凛拥住他,不再掩饰面上的笑意,并且得寸进尺,“我们的关系是?”

    “恋人,是恋人了。”被逼着正视事实的墨里,坦诚得可爱。

    燕凛抓起他的手指,从美玉一般的指尖开始吻起,吻向他的手臂,吻上他的双唇,含着深刻的虔诚。

    墨里靠在绸制的层层叠叠的阳台帘子堆里,揽紧了燕凛的脖子,闭上双眼。

    意乱情迷之中,他突然模糊地想起,好像……正事还没有谈……

    算了……

    “不像话。”燕周眉头深锁,看着坐在茶几对面的儿子。

    他这惟一的儿子,一袭休闲正装,已经不再是年少时的故作老成,完全成长为一个英俊稳重的优秀男人。

    只是,这个从懂事起就从来没让他操过心的儿子,长大了却开始任性起来。

    “你看看网上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送你出国到名校深造,就是让你当个花边绯闻不断的纨绔的?!”

    “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燕凛道,“您才是业界大拿,不会看不出来吧。”

    燕周却哼了一声:“你不用跟我打马虎眼,捕风捉影你也得有影子给人家捕。我说你为什么非要办什么传统文化的节目,你是为捧那个戏班班主吧。老子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长,不要在我跟前班门弄斧。”

    燕凛面沉如水,没有出声。

    燕周点了一根烟,继续道:“我不反对你捧艺人,捧出来也是公司的摇钱树,何乐不为。不过你要注意一下方式,可别艺人没捧出来,招惹了一身骚。这些人为了红,什么都干得出来。”

    燕凛看了父亲一眼。

    “我可以向您保证,没有那样的事,以后也不会有。”

    燕周摆了摆手:“我想过了,你如果有意向娱乐事业发展,我不会阻止你了。燕深那个狼子野心的东西,我们几个老家伙捆一起都被他踩在脚底下,能指望你什么?你不想去本部就不用去了,回来进公司做事,要捧艺人也可以借公司来捧。我看了那个戏班班主的资质,非常不错。交给专业的队伍来做,比你自己乱扑腾好得多。”

    燕周看了那些传闻,根本没向歪处想,想的却是另一个方面。他实在是一个合格的商人。

    他又训了一些话,等到秘书来催他下一项日程的时候,才放燕凛离开。

    “不管怎么样,我不希望以后再看到你出现在花边新闻里”燕周设了最低底线。

    “这不是我能控制的。”燕凛如实回答。

    燕周瞪了他一眼:“你!算了,你走吧,这回的消息我替你扫清,下不为例。”

    燕凛起身,向一旁脸红红地看着他的秘书礼貌地点了点头,便径直离开燕周那间有些大得过分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