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65.第 65 章
    广告拍完之后, 已是年关将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墨里不急着再接工作,已经准备买火车票回家过年了。

    墨老班主急切地希望儿子早点回家, 最好能赶上年末封箱。

    离了墨里的墨家班,真的太过冷清。封箱也算是一年之中相当重要的日子了, 要祭祖师神明, 如果太过冷清,岂不是对祖师的罪过?

    没有重建戏班时墨老班主索性不去想它, 如今既然要做自然就要热热闹闹的, 墨老班主相当急迫。

    周飞早早地买好了两人回家的车票, 赶在春运大军开拔之前动身, 还能松快一些。

    在出发之前,两个人都成了无所事事的失业青年。

    “阿狸,我按得舒服不?”两个人一人占着沙发的一端,周飞把墨里的脚丫子抱在怀里,又揉又捏, 手法相当专业。

    墨里躺着举起书本一目十行, 漫不经心地点头恩了两声, 周飞顿时更有干劲。

    “我跟你说阿狸, 我可是专门找老师傅学过的, 让我给你经常按一按小脚脚, 增强记忆力, 提高免疫力, 考试一百分, 答辩一次过。”

    周飞吹得唾沫横飞。这年头没点手艺在身, 都不能近美人的身了,他也是相当拼的。

    墨里点着头,随便应承着:“好孩子,你很有孝心。”

    燕凛拿着公文包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不堪入目(?)**颓废(?)的场景。

    劳累了一天的燕少顿时火气就上来了。

    身为一个富n代,他为了墨里放弃了家里早就铺就好的一片坦途,主动选择hard模式,如今被父亲切断所有资助,还要被燕深那个大魔王狠狠压榨。

    在外面为事业拼搏劳累,回到家没有美人软玉温香的怀抱抚慰就算了,还要经受这样残酷(?)的精神冲击。

    真拿学霸不当纨绔吗?!他也是有十辆限量版豪华跑车,随时可以在二环载着一车美女兜风的男人!

    啪!公文包扔在茶几上。

    捧着专业书昏昏欲睡的墨里顿时清醒过来。

    “燕凛,你回来了!”他从沙发上跳了下来,狸式虎扑,光脚踩上他的脚背。

    燕凛顾不上生气,连忙揽住他的腰身,稳住自己差点踉跄后退的脚步,努力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来。

    看来有必要向堂哥学习,喝什么都放点枸杞随时攥俩核桃,养生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为早。

    照墨里这个相当奇葩的日常扑法,他不把腰部重点锻炼起来还真是有点吃不消……

    周飞:“???”

    墨里仗着燕凛揽得稳,两只手没有固定自己,只是松松地放在他的肩膀上。

    “你可算回来了,我给你留了晚饭,还热着呢,快去吃吧。”

    墨里任性归任性,却做得一手好菜,这个时候真是特别贤惠了。

    燕凛顿时就忘了刚才的生气。

    食不言寝不语,默默地吃完饭,墨里早就利落地把碗盘洗刷收拾干净,跟着燕凛进了书房,呯地把门关上。

    周飞:“???”

    书房里,墨里靠在燕凛的桌子边上,看他打开电脑继续对着一堆让人看着眼晕的文件运气。他没有出声打搅燕凛,手里抛着小玉狮子形状的镇纸玩了半晌,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道。

    “对了,我和周飞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过两天就回去了。”

    燕凛一听,又是他和周飞俩,新仇旧恨相叠加,顿时就醋海生波了。

    “只买了你们两个人的?”燕凛忍不住地磨牙。

    他到底是不是墨里的男朋友?回家过年这种事,都不和他商量一下,问都不问他一下,反而什么都和周飞有商有量。

    一整天里和周飞在一起远比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长,弄得他经常有一种被这两个人排斥在外的感觉。

    明明已经告白了却只能拉拉小手亲亲小嘴,长得美就能这么作吗?!还不是仗着他喜欢他!

    他可是随时就能开着豪车带着美女到二环兜风的男人!

    “不然呢?”

    墨里惊讶的表情让燕凛一阵胸闷。这小没良心的,是真的完全没有考虑过他啊。

    “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燕少身边气压持续降低。

    “……你为什么不说话?”墨里不太确定地接道。

    燕凛:“……”老歌倒是唱得溜。

    “阿狸啊,你可别再气我了,气死我你就没有男朋友了。”燕凛心累地倒在老板椅上。

    墨里大惊失色,连忙扑过去:“怎么了?!燕哥哥,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啊。你千万不能有事,不然我和我肚里的孩子,可怎么办?!”

    燕凛:“……”比演技,他输了。

    他坐了起来,认真地道:“阿狸,火车票的事先不说,我觉得你和周飞之间的相处之道,我们需要好好商量一下。”

    “哥哥请讲。”墨里长腿一跨,相当从容地骑在他的大腿上,一脸乖巧认真的模样。

    燕凛:“……”

    “哥哥怎么不说话?某洗耳恭听呢。”墨里两只手臂揽过他的脖子,脑袋一歪,圆润漆黑的眼睛里闪着求知若渴的光芒。

    “阿狸,你再这么撩我我来真的了啊。”燕凛眼神微深,一只手按住他的腰身。

    墨里脸色一变,连忙起身,一脸通红。

    燕凛冷哼一声。幸亏他有引以为豪的自制力,不然一定让这个撩过就怂的家伙自尝苦果。

    “坐好。”

    墨里不敢再乱撩,乖乖拖过来一张椅子,双腿并拢,坐得笔直。

    “回家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票都买好了才来先斩后奏。你眼里还有没有我?!”

    墨里莫名其妙受到训斥也是茫然,不明白燕凛怎么为这么点小事就生气了。

    女人心海底针,燕少的心也没比女人的心简单到哪里去啊。

    “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不管有理没理,惹了人家生气,先认错是正理。

    “你错在哪儿了?”

    墨里眨着眼,飞速开动脑筋。

    “我该给你也买一张火车票?不行啊,我可不想上头条。”

    带着深空影业的太子爷回家过年?他都能想象得到网上的轩然大波。

    就算瞒过了记者,也瞒不过家长。他俩的绯闻已经惊动了燕凛的家长,墨老班主也早晚会知道,恐怕到时候就不是叫过去谈一谈的问题了。

    燕凛低叹一声,他不怪墨里瞻前顾后,他也同样羽翼未丰。

    “算了,火车票的事先放一边。我们来说说周飞。”

    “周飞怎么了?”

    “不是他怎么了,你和他以后保持距离。你看看你俩天天粘一起,什么风气。”

    “风气怎么了?我们是发小啊。”

    “发小就能抱着脚丫子摸来摸去了?!我怎么没有这样的发小!”

    “那你自己没有发小还怪我喽?!”

    “别给我强辞夺理!”

    “明明是你蛮不讲理。”

    “你别那么多大道理,我跟你说保持距离你就保持距离,以后不准再和他有肢体接触!”

    “燕凛,我不是你的女人!”

    “你不是都有我孩子了么?!”

    “对啊,你气得我都动胎气了。唉哟,宝宝不要踢我,爸爸坏坏,我们不理他。”

    燕凛一头黑线,奥x卡欠墨里一个小金人。

    不管墨里有没有听进去他也只能这样了,不然还能把周飞打包扔出去吗?

    墨里嘴上和他作对,从此以后却注意了很多,至少躺成一团和周飞腻歪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

    可怜周飞这个忠诚的发小专门向按摩老师傅学来的一手绝活顿时就没了用武之地,一腔怀才不遇的抱负都空付了流水,莫名其妙出了局还到处摸不着头脑,一直到推着行李和墨里一起登上回乡的火车都还在脑门上顶着三个问号。

    墨里拉着大大的行李箱,飞快地穿越大街小巷,在站在路边吃瓜闲聊的乡邻的注目礼下,一头扎进了自家的戏园小院。

    “爸,我回来了!”

    墨县的吃瓜群众特别敬业,抓着瓜子一路跟到了戏园的大门外头,三三两两地聚众吃瓜。

    “这是墨里吧?有大出息了,听说成大明星了哪。”

    “长得可太好看了,能当明星的就是不一样。”

    “结婚了吗?有对象了吗?”

    “……”

    墨老班主从园内迎了出来,拄着手杖走得飞快。

    自从卸任班主之职以后,万事都有儿子撑着,墨老班主精气神反而更胜从前,连头发都黑了很多,脸上荣光焕发。

    “阿狸,回来了,回来就好。快快,小春小窦,给你们师哥拿行李。”

    小春和小窦也长大了许久,一左一右地把墨里手中的东西都接了过去。

    墨里扑到墨老班主身上,软着声音撒娇:“爸爸,我可想你了~~”

    看到鲁伯鲁婶从戏园后面赶过来,又跑过去和两个老人卖乖。

    鲁婶把他抱在怀里,一遍遍地摩梭着脸颊脊背。

    “好孩子,好孩子,看看这小脸瘦的。”

    墨里飞速地摇头:“外头都吃不好。天天想着鲁婶做的饭。”

    “好,好 ,鲁婶早就买好菜了,天天做给阿狸吃。”

    一行人热热闹闹地进了大厅,围着墨里吁长问短。

    鲁婶去厨房做饭,墨老班主顿了顿手杖,厅里的人都看向他。

    “阿狸提早回来,没误了今年的封厢。今年是戏班重开的头一年,封厢一定要好好搞,不能让先祖神明蒙羞。”

    厅里的人都应了,墨里赶着回来也是为了这个,他还有点别的想法,比如搞个直播什么的,不过得和燕凛商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