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68.第 68 章
    戏台上已经热热闹闹地奏起鼓笛弦乐, 戏台下观众席一片乌泱泱的人影,一边嗑着瓜子喝着茶水, 一边等着好戏开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观众群体的组成非常复杂,最前面都是一二十岁打扮得时尚可爱的女孩子, 后面却又是穿着棉袄棉裤包着头巾笑容纯朴的老人们, 差异极大的两个人群此时却构成了一个十分和谐的画面。

    戏文没有什么新内容,吹吹打打热热闹闹, 唱着几百年不变的墨县乡间民事, 真正看得津津有味的都是些老人, 女孩子们都在激动忐忑地等着他们心爱的偶像出场。

    本来墨里对于她们来说触手可及, 就算墨里高冷地从来不和女孩们交流,也仍旧离她们的生活很近。

    他和她们在一个县城里长大,并且仍旧在一个县城里生活,说起来很近的邻居突然成了遥不可及的明星,并且多日不曾出现在她们最熟悉的戏台上, 如今乍然再见, 心情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墨里穿戴好了戏服, 化好了艳丽的狐仙妆容, 抱臂倚在隐蔽处的柱边, 一同看着戏台上的节目。

    到s市和娱乐圈里历练一场, 墨里对于时下观众的喜好也有了直观的了解。

    跳出以往的局限, 他现在可以比较客观地作出论断, 台上这些老套的、甚至有些粗俗的乡间戏文, 是不可能推广到墨县以外的地方的。

    尽管它们有着悠久的历史, 也有着不凡的文化含义,但是,不够美。

    好莱坞制作精良的大片,如果不够“美”,都吸引不到中国观众的青睐,何况其他?

    中国的观众就是一群耿直的颜狗。

    墨里轻轻地点着自己的脸颊,明明才华横溢,他却只能靠脸吃饭,真是——怪难为情的。

    一阵压抑的尖叫声突然从观众席传来,墨里循声望去,原来是几个粉丝发现了他隐在暗处的身影,一个个激动地咬着手死忍着没有尖叫起来。

    墨里竖起手指朝她们嘘了一声,几个女孩子连忙闭紧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激动得满脸通红。

    墨里都怀疑她们是不是会憋得晕过去,却见几人哗地一起举起一支支大炮,黑洞洞的镜头齐齐对准了他。

    “……”

    果然不能小看女孩子们追求美的力量。

    墨里掀帘子进了后台。马上就到他的节目了,他小声地哼了几句戏文,理了理衣襟长袖,走到上场门处侯着。

    伴着一阵从热闹变得悠扬的弦乐,小春在旁掀开门帘,墨里潇洒迈步,踏上了戏台。

    整个观众席顿时爆发出一阵掀翻屋顶的呼喊叫好声,前排粉丝也终于不用压抑自己,尽情地尖叫起来。

    直播的镜头忠实地记录下了墨里时隔多年再次正式上台的场景。

    比起在国色节目当中的戏曲教学,这里才是他的主场。墨里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台下的观众,也没有了一直以来费尽心思维持戏班的汲汲营营。

    他的身心无比地放松,每一句唱词,每一步动作,不需刻意表演,仿佛出自本能,乐班的音乐跟随着他的唱腔,鼓点也踩着他的脚步。

    台下有无数电子记录设备对准着他,以毫秒为单位,比肉眼更加无微不至地检验着他的表演。墨里无惧任何严苛的检验,因为每一个镜头的定格瞬间,都将纪录他最美的模样。

    比起网络上流传的那些早年间像素模糊的表演视频,这还是墨里正式扮起的狐仙头一次通过网络推向外界。

    燕凛有些着迷地透过并不清晰的直播镜头看着戏台上飘然的人影,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表演,却让他有一种重温旧梦的旖旎。

    他有些后悔没有和墨里一同回去了。

    可惜的是墨里的表演并不长,没有搭档演员,仍旧只是一段狐仙自己的独白独唱。下场时他利落地一鞠躬,半个字不多说,毫无眷恋地潇洒离去,留下一个堪称无情的背影。

    席间顿时发出不舍的喧哗,却也唤不回那人一个回眸,直播的弹幕里也是一片意犹未尽。

    有些人甚至有了怨言,简短的表演,无情的背影,总让人觉得对台下观众似乎有些不屑的意味。

    君不见许多名角云集的大型歌舞剧谢幕时,演员无不对台下观众深深鞠躬,有些人甚至泪洒当场。

    那才是感恩观众的作法。这一位呢,表演正是让人如痴如醉,他就戛然不演了,谢幕也敷衍,既无诚心,又没礼貌。。

    于是围绕着墨里是否诚心是否轻视观众,一群人又是好一番闹腾。

    播主只能连连劝阻:“你们别吵啊,班主谢幕向来是这样的。以前都是大师哥留在台上对观众鞠躬陪笑感谢。班主演的是邪仙,怎么可能跟人好声好语?”

    “……什么叫欺负李少天?谁欺负他了?唉呀你们真是太能想了,我只是说事实。李少天是大师哥,谁敢欺负他啊。”

    “……跟观众陪笑鞠躬就是欺负了?不是你们说的不鞠躬就是不礼貌吗?话都让你们说了。”

    鲁伯路过,看到这个对着手机抓耳挠腮自言自语的家伙,拄着拐杖上前拍了他一下。

    “大中,你干啥呢?鬼上身啦?!”

    “唉呀鲁伯,我忙着呢,没空理你。”大中沉迷直播,不想搭理他。

    “臭小子!”鲁伯瞪了他一眼,眼巴巴地往他手机屏幕上瞅,“我听你说什么李少天,那白眼儿狼又干什么了?他再对不起阿狸,我非得拿拐杖敲他!”

    “鲁伯!我直播呢!”大中总算还没迟钝到底,一声惨呼赶忙把直播关了。

    只是已经晚了,稍有延迟的直播画面几秒之后不可阻挡地把鲁伯和他的话推向全网。

    在这个圈里,谁对不起谁的话题简直就是核弹级别的禁忌,捕风捉影尚且能让粉丝斗红了眼,何况这是由当事人身边人亲口点燃的□□。

    伴随着那一段美仑美奂但是简短得令人意犹未尽的表演红遍全网,网评毫无疑问地再一次爆炸了。

    燕凛:“……”

    李少天:“……”

    墨里:“……”

    天南海北的三个人,面对着这热不可挡的网络舆论,同时陷入了无语的境地。

    李少天的公寓里,方琳挥着手机对着同样一脸严肃的李少天,无奈地道:“白眼儿狼,被辜负的少班主。好了,你又成别人垫脚石了。”

    “不是阿狸故意的。”李少天皱起眉头。

    方琳也懒得和他争吵,只是道:“算了,又是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我都不知道处理多少回了。你自己也作好准备,好事者拿来问你你怎么回应,毕竟这回是一个长辈当着镜头亲口说的。”

    方琳说着也很是无奈,揉着眉心:“这都叫什么事,难道还要把你师父再叫出来替你澄清一回?现在是不是只有你和罗绮云结婚的消息才能盖过这一波舆论了?”方琳想要打趣,撇了撇嘴角,“就怕你这个白眼儿狼的称号是一辈子拿不下来了,那个老头子长得太德高望重了,你算是被他盖章了。”

    “他是戏班的老人。”李少天道。

    方琳耸了耸肩:“随便吧。这下你和墨里的粉丝是彻底水火不融了,墨里也成气侯了,人气都是实打实的,没有花钱买的虚名。你可聪明点,别再给你师弟抬轿子了。不然你这形象我真是没法经营了。”

    李少天沉默了半天。

    “给我定一张机票,我今年回家过年。”

    ……

    网络上,墨里的表演十分吸引眼球,一段直播里截下来的表演视频被疯狂转发,各大营销号也相继发表,溢美之辞赞不绝口。

    但是在每一个热门微博下面,都有李少天的粉丝在组团地冷嘲热讽,连墨里这样心如止水很多年的佛系青年都有些郁闷了,因为这实在是一个不好解释的乌龙。

    ……

    如此之类的评论到处可见,和对他的赞美评价夹杂在一起,仿佛两个互不干扰的平行时空,看上去真是有点诡异。

    周飞告诉墨里这是粉丝的战争,两边粉丝都有共识所以各说各话。

    墨里很纳闷,他这个当事人都看不懂这其中的暗流汹涌,这些粉丝是怎么达成共识的?这一个个的都是军事天才啊。

    过年这几天似乎全国网友都很嫌,两人的粉丝大战只是粉群纠纷,但墨里的表演视频却是实实在在火到全国的,和国民度很高的国色芳华节目相辅相成,很快就让全国民众都知道了这个长得很好看,唱戏很好听的男孩叫墨里,小名叫阿狸。

    #小名阿狸甚至还上了一次热门话题,墨里都不知道这个名字又是怎么戳到群众了。

    一夜之间似乎全部人都开始亲切地叫他阿狸,仿佛一个个都是他的二叔二大爷,只有李少天的粉丝还管他叫墨里、墨班主。

    没过多久,又传出李少天和罗绮云甜密约会好事将近的消息。消息一出,很快就被顶上热门,李少天的粉丝仿佛十分兴奋,转发祝福的同时还要暗戳戳踩一脚墨里这个捆绑李少天不放的前师弟。

    墨里几乎有种错觉,自己好像被她们当成情敌一样对待了……

    再不多久,墨里自己也被拖下了水,没有办法隔岸吃瓜观火了。

    不知道是有人运作还是网友八卦 ,他和燕凛的绯闻又一次浮出水面,这一次甚至比上一回更加详尽,不是简单的捕风捉影,还列出了详细的时间线和交往范围,仿佛要把这段绯闻板上订钉。

    墨里眼睁睁地见识了舆论的洪流和巨大的不可控性,对于燕凛不让他直播的英明决定表示由衷的佩服。

    可惜他没能拦住,现在这个局面,墨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网络上的事果真是雁过留毛,只要出现过就不可能消失,就算花再多钱压下一回两回,还是随时会被人扒出来作文章。

    “没事,这点绯闻不算什么,我来处理。”燕凛在电话里安慰他。

    上次压绯闻花的钱都打了水漂,燕凛也不太高兴,这一次准备干脆动用黑客了。

    墨里却道:“晚矣。”

    燕凛:“???”

    “我爸已经看到了。”

    燕凛:“!!!”

    “现在在给我张罗相亲呢。”

    燕凛:“他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