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69.第 69 章
    墨里抱着手机躺到床上, 翘起一只脚晃来晃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怎么办呢,我爸还骂了我一顿。”

    燕凛顿时心痛难当。

    “你爸打你了?”

    “你倒是想呢!我说我爸骂了我一顿, 你这么想我挨揍啊!”

    “阿狸这么娇贵,挨骂就好比挨打那么严重。”

    燕少凭着强烈的求生**从死亡边缘挣扎着脱离险境。

    墨里哼了一声。

    燕凛沉默了片刻:“阿狸, 不要去。”

    “不去我爸真的会打我。”墨里小声地咕哝, “他可不惯着我。”

    不等燕凛再说什么,墨里慌里慌张就要挂电话。

    “我爸来了, 不说了先挂了, 爱你么么哒。”

    “阿狸——”一声忙音打断燕凛, 他叹了一声, 只能把手机扔下。

    墨老班主已经推门而入,墨里唰地在床上坐直,抱着手机一脸心虚。

    “你干什么呢?”墨老班主一脸狐疑。

    人家私会情郎呢。

    墨里正襟危坐,慌忙回答:“看新闻。”

    墨老班主哼了一声,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坐下。

    “我正要说呢!那些新闻乱写的什么jb玩意儿!现在的记者都不用给自己写的东西负责任的吗?!造谣传谣, 毁人清誉, 这是犯法, 这是要坐牢的!”

    人家可没有造谣呢。墨里欲哭无泪, 只能装乖。

    “唉呀爸爸, 这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您就不要生气了。”墨里凑过去给墨老班主捶背捏肩, 撒娇卖萌, 指望蒙混过去, “当明星嘛, 哪个不被人说,不红人家还懒得说你呢。你看看我挣的钱,您还有什么好不平的。大师哥不也被人说嘛,您还帮他澄清过,您记得吧。现在不也好好的。”

    “这不是钱的事!”墨老班主怒道,“你看看那些报道写的什么东西?!旧社会戏子都是下九流,总有些不正之人行龌龊之事,咱们更要持身以正,一身正气,不然谁都能戳咱的脊梁骨!”

    墨里在他背后,撇了撇嘴。什么年代的老黄历了,也拿来继续说。

    墨老班主继续道:“也别说你大师哥的事,你师哥那事和你这能一样吗?!这次必定不能善罢干休。”

    “爸爸你说的什么话,我这怎么了我这?”墨里脾气也上来了,萌也卖不下去,乖巧也不想装了。

    他和燕凛清清白白谈个恋爱怎么了,丢人吗?犯法吗?比他大师哥白眼儿狼人品问题还严重?

    墨老班主却一下子起了疑心,转头紧紧盯着自己的鹅子,看得墨里一阵忐忑。

    “阿狸,你跟我说实话,你和那个姓燕的,到底有没有事儿?!”

    墨里一阵紧张。

    他和姓燕的,有事儿,当然有事儿。可他要是敢这么说,墨老班主真敢请家法对付他。

    他的父亲虽然从没走出过墨县,是老实巴交的无产阶级,什么男男绯闻这种时髦的事情本来离他老人家很遥远。但是偏偏他们墨家戏班唱了几百年的戏,戏子一词在旧社会从来不是什么好词,他爸对这种事情反而格外敏感。

    让他想蒙混过关都很难。

    “阿狸,说话。”墨里的紧张神情显露无疑,墨老板班顿时疑心更重了。

    他乖巧的儿子,可爱的儿子,漂亮的小儿子,难道真的被那个姓燕的棒槌引上邪道了?!

    墨老班主一想到那种可能性,简直五内俱焚,恨不得立刻把那个欺负他儿子的混蛋揪到眼前狠打。

    “说,说什么。”墨里装傻。

    撒谎很简单,墨里却不想说出那个“没有”。

    举头三尺有神明,言出即法,万一他说的谎话都变成他和燕凛之间的阻碍,那可怎么办呢?他们之间已经有那么多无奈了。

    “墨里!你不要跟我装傻!你和那个姓燕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墨老班主气得连大名都喊出来了。

    墨里不敢心存侥幸,只能强撑起气势道:“哪有什么事?都是记者乱写的。”

    记者写的是他俩有暧昧,当然是乱写的,他俩岂止暧昧?

    诸天神佛在上,他可没有撒谎。

    只是他这含糊不清的态度却不能取信于墨老班主。

    “没有好上?!”

    “……没有。”神佛在上,他就小小撒一个谎。

    “没有用过他的钱吧?!”

    “当然没有。”

    墨老班主松了一口气,自己闷头想了半天,一杵拐杖。

    “我突然想起来了,那家伙前两年还来我们县考察咱们墨家班。我还当他是难得的青年才俊,现在想来,准是没安什么好心!”

    墨老班主越想越是那么回事,那混蛋准是冲他儿子来的!还在他面前装模作样,唬得他一直让阿狸去配合他的工作。

    “竖子可恶!可恶至极!”墨老班主气得脸色通红,“他要再敢来,老子打断他的腿!”

    墨里咬起嘴唇,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秀长的脖子。

    “节后你也别回s市了,回学校去。”墨老班主的读裁霸道又显露出来,大手一挥,“你再教教我搞那个网上的东西,不告那些造谣的混蛋,我也得狠狠骂他们一顿!”

    墨里哪敢让他骂娱记和网友。现在娱记捕风捉影,网友也只是调侃,其实大部分人没当真,老爸要是真把人骂出火来,指不定人家真把他和燕凛那点事抖个底儿掉。

    到时候他怎么办?和燕凛私奔吗?

    “您就不要多事了,骂人家干什么。我现在可是大明星,您也得谨言慎行。”墨里好说歹说才让墨老班主打消了录个视频骂网友的念头。

    但是却打消不了墨老班主另一个可怕的念头。

    “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正经处个女朋友了!我让老周帮忙介绍他朋友家的闺女,名牌大学生,长得也好家境也好,明天中午去跟人家见个面吃个饭,好好交流交流。”

    “爸,我才二十三!”墨里叫出声。

    “二十三还小?!现在处着,过两年结婚,时间正好。”

    “我是明星,我不能谈女朋友!”

    墨老班主眼睛一瞪:“没听说过,你当明星还是当和尚,还要戒色咋滴?”

    墨里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把老头子送出门,墨里扑回床上抱起手机。刚才微信提示就一直响个不停,闹得他心痒。

    打开微信,最新一条就是墨里发的文字消息。

    墨里:“……”

    等你干什么?等着看你被我爸打断腿吗?!

    墨里打电话地去,竟然关机了。也不知道是真的上了飞机还是故意关机躲着他,不让他有劝阻的机会。

    “唔,怎么办哪,怎么办?”墨里倒回床铺里,拉开被子盖住头,只想当个鸵鸟。

    不管他有多么不想面对现实,第二天的太阳总会照常升起。

    墨里从早晨起就心绪不宁,想要跑出去拦住燕凛。墨老班主却以为他要逃相亲,看得紧紧的,门都不许他出。

    上午十点多钟,院子里传来一阵喧哗。

    墨里心头一紧,扔开手上拿得颠三倒四的书,凑到窗边朝外看。

    大门外涌进来一群人,墨家班附近永远不缺看热闹的人,连戏班的师弟们也上去凑热闹,一大群人团团围成一个圈,挤挤攘攘地向院里走来。

    墨里使劲往人群里瞅,也没瞅见自己的心上人。

    直到一个穿着大衣戴着墨镜的男人鹤立鸡群地越众而出,走到迎出来的墨老班主面前,他才看清楚来人。

    那人摘了墨境,对着墨老班主分外恭敬。

    “师父,我回来了。”

    后面吵吵嚷嚷的人群也自觉地降低了声音,停住了脚步,把院子中央的舞台让给了来人。

    是李少天。

    不是他的心上人。墨里有点意外,有点失望,又松了一口气。

    还不等他一口气松完,院门外又走进来一个高出众人一头的男人,墨镜大衣格子围巾,和李少天的同款装逼。

    “燕——咳咳咳——”墨里一眼瞧见他,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鼻子。

    院子里的人都认识李少天,本来没见过他的也知道他是大明星,后头走进来的这位同样帅得和别人差了一个画风,却少有人知了。

    不过这不妨碍乡亲们和师弟们强势围观,手里的瓜子磕得叭叭响。

    燕凛目不斜视地走过众人自觉让出的一条小道,也迈步到了院落中央。

    李少天眯起眼睛,看向他。

    墨老班主瞅瞅这个,瞅瞅那个,显然有点纳闷。不过他先没顾上搭理他俩,看看院子里的人,挥了挥手:“小春,让大家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把大门关上!你们两个,跟我进屋说话。”

    小春应了一声,过去驱赶还想跟进厅里的八卦群众。人群发出一阵不情愿的吁声,被一众戏班弟子请出大门外。

    燕凛和李少天意味不明地相视一眼,一同迈步走向正房的客厅。

    墨老班主已经在厅里的太师椅上坐定,打量着站在下方的两个年轻人,眉头揪得紧紧的,还隐约有点狐疑。

    “你们俩——约好一起来的?”

    “不是。”两人异口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