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72.第 72 章
    “二十三, 祭灶神;二十四,写大字;二十五, 扫尘土;二十六,烀猪肉;二十七;杀年鸡;二十八, 把面发;二十九, 帖倒酉(意即贴春联);三十夜,守一宿。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燕凛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 很少过过这么传统的年节。墨家班又比寻常人家更加传统, 燕凛一直跟着墨里忙里忙外, 倒真有些乐在其中。

    因为墨里接任班主, 墨老班主在老裁缝那里给他定做了一堆唐装,似乎不穿成这样就不是一个称职的戏班班主。

    他看过芬世的广告之后,就算是从小养到大的儿子,墨老班主也被狠狠地惊艳了一把,甚至动了心思给墨里置办一套更加复古的衣裳。

    墨里赶忙拦住无事忙的老爹, 给他派了一个写春联的活儿, 不只写戏班的, 包括给回来的弟子家里送春联, 全都堆给他。墨老班主这才打消那个可怕的念头。

    此时墨里穿着一身绸制的唐装, 月白色的面料, 淡雅的纹饰, 手腕处翻着柔软的毛边, 长身玉立地站在长桌边, 挥着毛笔写大字。

    这个大字是真的很大, 一个字比脸盆还大,是新年以后挂在戏台两侧的楹联。

    楹联写作:

    观者莫笑请作袖手旁观客

    演者莫痴我亦逢场作戏人

    燕凛站在一旁,笑道:“怎么写这样的对联?难道不该写点励志向上的内容?你不让观众入戏,谁来买票。”

    “我喜欢。”墨里提笔沾墨,垂着眼睫,动作分外潇洒,冷白的脸庞很是高傲不可近人。

    真看不出来还是个财迷。

    虽然外界看来二人身世悬殊,但是燕凛知道墨里才是高高在上的那一个,让人无法停止追逐,永远患得患失。

    燕凛走到他身边,从后面搂住他的腰。

    不故意撒娇装乖的时候看上去就格外高冷,其实有着柔软舒服的身体,抱在怀里就觉得分外满足。

    墨里八风不动,笔都没有颤一下,拖着一个巨大的无尾熊沿着长桌移动。

    眼下厅门大敞,院门却关着,如果有人来可以很快就知道,还有充足的时间和燕凛摆出一副主客相得的得体局面,所以墨里一点也不怕被人看见。

    “什么时候才能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燕凛把脸贴在墨里的颈后,闻着他身上清新的味道。

    墨里却不烦扰:“船到桥头自然直。”

    “错了,不能直。”

    墨里一秒get,十分嫌弃:“龌龊!不要对我耍流氓。”

    燕凛无语,他不过是抖了个机灵,怎么就龌龊了,哪里就耍流氓了?墨里的标准也太高了。

    还是没有本垒打的缘故。

    燕凛咬了咬牙:“早晚我……”

    “不听不听,不要玷污我纯洁的心灵。”墨班主任性地摇头,什么高冷的表象都不见了。

    燕少觉得他的初恋真是相当地累心。

    “对了,在家这么穿,回s市可别这么穿了。”燕凛扯了扯墨里的衣襟。

    墨里顿时有些紧张,毛笔都停了一下,微微扭脸看他:“怎么了?你觉得不好看吗?”

    怎么会不好看,他永远都被墨里迷得五迷三道,墨里就算披个床单他都觉得是天仙,何况这衣服真的很衬他。

    只是——

    燕凛有些郁闷地道:“我哥也爱这么穿。”

    和燕深情侣装,太可怕了……

    而且因为燕深的积威甚重,他对这个样式的衣服有心理阴影,185厘米都没有用武之地了……

    墨里从来不在这种小事上纠结,当下爽快点头:“本来我也不会穿到s市去,不过以后我把戏班带过去,恐怕我爸有要求。到时候再说吧。”

    燕凛还要说什么,关着的院门突然响了两下,燕凛只能放开墨里,负手站在一旁。

    墨老班主风风火火地从院门外进来,一看厅里只有燕凛和墨里两个人,当下瞪了燕凛一眼。好在厅门大开,还算光明磊落,他就不多计较了。

    燕凛被未来老丈人挤到一边,只听墨老班主道:“阿狸,先别写对联了,我那边写好了,去给你周叔叔和刘县长家里送去。”

    以前这些人际关系都是他去维系,现在墨里才是班主,这些自然就是墨里的份内之事了。

    墨里应了一声,放好毛笔,跟燕凛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向外走去。

    墨老班主送到院门外头,指着路口的小轿车喊道:“那边有车!坐你师弟的车去!”

    “知道了。”墨里手里拎着装着对联的布袋子,朝后挥了挥手。

    李少天也在帮着鲁婶安排师弟们到处打扫卫生,他拎着水桶走到大门边,看着燕凛和墨里远去的背影 ,不由得皱起眉头。

    他总觉得墨里和燕凛之间有些奇怪。

    网上有些传闻说燕凛是墨里的金主,李少天当然不会相信那些无稽之谈。

    墨里那个样子,谁能当他的金主?

    他从他那里搬出去,住到了燕凛家里,但是同住的还有周飞,这也没有什么好遐想的。

    他只是奇怪墨里什么时候和燕凛这么熟了?以前不是提起拆了老以园的燕家就咬牙切齿的吗?

    似乎从那一次酒会过后,这个向来亲密无间的师弟,就离他越来越远了,远到他已经看不懂墨里了。

    “大师哥,你在这干什么?!”大中从后面拍了他一下,李少天回过神来,墨老班主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离开了。

    虽然住了进来,李少天总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把水桶给大中:“你给鲁婶送过去吧,我去看看戏台那边打扫得怎么样了。”

    大中连忙接过。

    他知道他的直播事故给李少天带来不少麻烦,他也不懂那些不好的□□会不会影响大师哥的事业,这些天一直惴惴不安的。好在李少天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

    大中拿出手机,对着水桶拍了个照片,发布微博。

    “你们的男神亲手打的水!”

    李少天走在院子时的青石板小径上,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放在耳边,方琳的声音传了过来。

    “回家过年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受到热烈欢迎?”方琳揶揄的声音传来。

    李少天笑了笑,抽出一根烟噙到嘴边。

    “清净了很多。”

    墨家戏班的选址很偏,这里爱上网爱看电影的年轻人也少,当了这几年明星倒是少有这样的清净。

    “一时的清净是舒坦,一直清净你就哭吧。”方琳道,“我已经让人发了几条消息,说你回家过年的事。最好还是你们戏班子的人自己替你宣扬宣扬。明年方导的电影我正在替你活动,你也好好研究研究,试镜一定要表现好。但是你也知道那个导演是个怪人,听说他对你们戏班那个老头子骂你的话很是在意,白眼儿狼什么的。”方琳无奈地笑了一声,“真是,我还觉得你根基都稳了,还能被这么一个乌龙打击到。果然人不能有一点□□,不然谁知道哪天就拌你一脚。”

    “争取不到也没什么,我不差这一部电影。”李少天道。

    “话不是这么说,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知道一个好机会有多重要吗?方导的电影向来是撸奖热门,你不能一辈子当个偶像歌手花**小鲜肉,在少女影视里打转。听姐的没错。”方琳说着又笑了一声,“不错,你的好师弟又发微博了,算他懂事。”

    “谁?”李少天心里一紧。

    “你那个搞直播的师弟啊。”方琳道,“要不是他你也没有这个麻烦,他最好将功赎罪吧。行了不说了,我还要忙,你安心过年吧。你出走戏班的事也过去那么多年了,好好跟你师傅交流交流,和戏班和解了,你最后一个软肋也就没了。”

    李少天挂了电话,鬼使神差地打开微博,进到墨里的主页。

    最新一条微博还是帮着芬世宣传饮料的,官方又客套,仿佛墨里现在对他的态度。

    李少天收起手机,叹了一口气。墨里和他冷战三年的时候他都能对墨里的事情了如指掌,他考上了什么大学,上了什么专业,和周飞一起做了什么事情,他全都知道。

    可是现在——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想知道墨里的事情,也要靠窥查微博这样的手段了?

    墨里不知道他正被人偷窥微博,正坐在师弟的车后座,对着驾驶座上的师弟各种训斥。

    “……安全带也不记得系上,科目三怎么考的?”

    “……刹车那么急干什么,你想晃晕我啊!”

    “……红灯!笨蛋!还不快停下!你想闯红灯吗?”

    开车的师弟被他训得手忙脚乱,像个鹌鹑一样缩在驾驶座上。

    呜——二师哥好可怕,人家刚学了驾照买了车就来给他当司机,还被骂成狗,弱小无助又可怜。

    燕凛拍着墨里:“好了好了,看你把人家吓的。我来开吧。”

    师弟顿时如逢大赦,开到路边停好车,把驾驶座让给燕凛。本来他想坐到后座的,一想到要和二师哥一起坐一路——这是何等的煎熬!顿时连车也不上了,啪地关上车门,冲着两人摆手。

    “我、师傅找我还有事,我打车回去了。”说完也不等墨里叫他,一溜烟地跑了。

    墨里:“……”他有这么可怕吗?不是说美人都可以为所欲为的吗?!

    燕凛一边开车一边笑道:“难得一个清净的两人世界。对了,前两天你让我帮你参考工作的事,有没有兴趣拍电影?”

    “你给我拍?”墨里疑惑。周飞发给他的工作里也有影视剧,都让燕凛以各种原因给否了。现在又哪来什么电影可拍?

    “……我哪会。是个很有才华的导演的新作,我觉得有一个角色很适合你。”

    “你投钱了?”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不然你觉得我凭什么竞争得过专业的演员?”

    燕凛:“……”原来您这么有自知之明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