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75.第 75 章
    燕凛回到院子里, 他刚才好像听到了墨里的声音,不由得有些焦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院子里有些混乱, 刚才还一起放烟花的戏班弟子都顾不得玩闹,围成了一个小圈子焦急地劝着什么。

    燕凛走过去, 先看到的是墨里带着愤怒的脸, 原本白得像雪一样的肌肤也染上一层愠怒的红。

    他愤怒的对象,却是站在对面, 眉头紧皱一言不发的李少天。

    墨里这些天对李少天的关注很少, 也没有故意冷落他, 只是像戏班里其他师兄弟一样对待。李少天和燕凛同一天到来, 相比起他以客人的名义和墨里这个东道主的同进同出,李少天一直十分低调。

    一切都十分平静又平常,燕凛几乎快忘了他的存在,却没想到他还能招惹墨里生这么大的气。燕凛对于这种情况并不高兴。

    他不喜欢墨里为李少天牵动心神,就算是生气也不行。

    墨里此时瞪圆了黑白分明的眼睛, 指着李少天的手指都有些颤抖, 看样子真是气得厉害。

    “李少天!你怎么能利用鲁伯?!他那么大年纪的老人, 也是看着你长大的长辈, 你也好意思!”墨里向来圆润的嗓音都有些尖锐起来。

    李少天眉头紧皱, 其他师弟围在墨里身旁, 七嘴八舌地劝说着。

    “你们闭嘴!让他自己说!”墨里一声怒喝, 所有弟子都噤了声, 有些担忧地看着二人。

    “阿狸, 我没有利用鲁伯。”李少天沉声道。

    “你以为我傻吗?你没有利用鲁伯, 那这是什么?!”墨里把手机举到李少天脸前,“别告诉我鲁伯一个乡下老头请得动你的御用营销公司!”

    手机里是那个以鲁伯为主角的鬼畜视频。

    大中一脸惭愧惶恐地站在一旁。这是他当作好玩的视频给二师哥看的,他也给鲁伯看过了,鲁伯自己都没在意,没想到会惹二师哥生这么大的气。

    大中觉得这个视频的创作没有什么恶意,不明白墨里为什么大动肝火。

    他只知道,这次他又闯大祸了。大中垂头丧气地站在墨里身后,为什么闯祸的总是他?

    李少天向后撤了撤,才能看清墨里举得离他过近的手机。

    那个视频当然不是网友自发,是方琳的手笔,就是为了弱化鲁伯这个长辈对他的□□。

    但是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坏处,对鲁伯更加没什么影响,甚至很多粉丝对这样的长辈感同身受,觉得这个老头很可爱。

    这是双赢的事情,他不明白墨里为什么生气。

    墨里一直看着李少天的神情,半晌他收回手,面上是极度的失望。

    “李少天,你太让我失望了。”

    李少天心头一跳,向前一步:“阿狸——”

    “你最让我失望的是,你甚至不是知错不改,你根本就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你也不理解我的愤怒。”墨里收敛起怒火,平静地道,“我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他轻飘飘地说着,却仿佛一柄利斧,重重劈在李少天的心上,让他感到一阵如有实质的巨痛。

    他甚至不得不捂住胸口,深呼吸了两口冷咧的空气,来缓解那股突如其来的心痛。

    “阿狸,你别这样说。”李少天紧皱着眉头,“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

    “你看,你还是不懂。”墨里摊开双手,冷笑了一声,“这和我喜不喜欢根本没有关系。”

    这和那个视频也没有关系,这和鲁伯甚至也无关。

    一切只和李少天有关,和他们一同相濡以沫地长大的情谊有关。

    不管李少天想要什么,他都可以请求鲁伯的帮忙。就算鲁伯不同意还有墨老班主,还有他,他们会不帮李少天吗?自己的父亲当年还气他出走的时候,都会全力帮他,何况现在?

    他不该居高临下地拍完了他的“素材”,再一句轻描淡写的“这不是利用”。

    不是利用是什么呢?如果不是为了拍那些东西,李少天今年会回墨家班吗?

    墨里很怀疑。他现在完全无法信任李少天了。

    他抱着目的而来,是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戏班里这些人呢?连他的一举一动说不定也是计算好的。

    墨里无法控制地走上另一个极端。

    他没有说出口,李少天却被他的眼神刺得心痛难当,再也维持不住一直以来的淡然平静。

    “阿狸,你跟我来,我会给你一个解释。”他可以安抚墨里的愤怒,这里被从师弟们层层包围,不是说话的地方。

    墨里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他甩开李少天的手,神情冷淡。

    “我不需要你的解释。也许你应该给这里所有人一个解释,你到底把我们墨家班当成什么了?你把鲁伯又当成了什么人?你嘴上不说,是不是怨鲁伯对着镜头乱说话了?所以利用起鲁伯来毫不内疚?其实这和鲁伯没什么关系,如果不是你当年做得绝情,也不至于成为你一直摆脱不了的污点。你要明白,这是你自己的选择造就的结果,和墨家班没有关系,墨家班不欠你什么。就算你现在夺回一局,早晚还是会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那时候你又要怎么办呢?”

    李少天在墨家班最困顿的时候出走,他做得太冷酷,这才是他长久以来困扰的来源。以前他不红的时候没有人在意这个,他红了,这件事情将永远是有心之人攻击他的武器。那些人为了占据道德高点,肯定会无限拔高墨家班的地位和对李少天的恩情。

    虽然那些人并非为墨家班鸣不平,只是为了打击李少天而已,但他们的确造成一个墨家班和李少天对立的立场。

    几年前一次闹大,墨老班主还怀疑是自己对记者说错了话,自责不已。这一次又是鲁伯“说错了话”,给李少天造成困扰。

    大家甚至默认了李少天的麻烦是长辈们没有谨言慎行,总是“说错话”的结果。

    可是凭什么呢?墨家班和长辈们根本无需对他的麻烦负责,这不过是他自酿的苦果。

    李少天也知道,重点不是墨家班怎么样,而是那些幕后之人。即便如此,李少天对于被当成武器的墨家班,对于总是“说错话”的老人们,真的可以维持以往的心态,不生怨气?

    如果他没有怨气,也不会这样心安理得地抱着利用的心态回到墨家班,随意地安排戏班众人配合他的营销计划。

    就算当年他对墨家班还有一丝愧疚,只怕也早被消磨得一丝不剩了。

    墨里想得很通透。他并非天真不通人情,相反,他什么都懂。

    当他想用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时,连一个辩解的机会也不会留给对方。

    李少天的面色是显而易见的悲伤,他从来不会在人前如此失态。但是墨里轻易便能伤他,每一个字都让他心痛难当,他甚至无法维持表面的风度。

    鲁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拉了过来,站在人群中,这时候却站出来轻声喝斥他。

    “阿狸,别说这么伤人的话,那是你师哥。”

    鲁伯向来偏疼墨里,对别人都是脾气火爆,对墨老班主都不假辞色,却从来不会对墨里说一句重话。

    这大概是他对墨里最重的“训斥”了。

    墨里笑了笑,对着李少天一摊手:“你看,我也乱说话了。怎么办呢?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也没法收回了啊。”

    “阿狸——”李少天感到连呼吸都沉重了起来。

    墨里却转身就走,只留给他一个冷然的背影。

    他甜美可爱的师弟若是无情,真的可以用言语杀人。

    李少天唇角溢出一丝苦笑,鲁伯甚至有些担心地走到他身边,向来对他没有好脸色的老人竟然安慰了一句。

    “少天,没事吧?你师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等他消气就好了。你别跟他置气。”

    鲁伯在大中的提醒下,也自认为“说错了话”给李少天带来了麻烦,脾气暴躁的老人才会这么态度和软。

    这就是根源了——墨家班的众人给他的理解太多,他对墨家班却要求太多,这让墨里不高兴了。

    他甚至真的觉得墨家班亏欠了他。在此之前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一丝若有似无的怨气——对于这个总是被别人当作武器攻击他,贬低他的出身之地——墨里却敏感地察觉到了。

    他这样对待墨里最心爱的墨家班,他怎么会不生气?

    李少天嘴里满是苦涩,一直以来的淡然体面再也维持不住。

    这里是戏班,是他自小长大的地方,所有长辈和师弟都视他如子侄如兄长,他在这里,有什么好强撑的呢?

    燕凛一直沉默地站在人群之外,注视着墨里。

    墨里走出来的时候,径直走向了他。燕凛忍不住伸出手来,墨里直接钻进他的臂弯,头倚在他的肩膀上,很累的样子。

    “不想走路了,扶我一下。”墨里的声音里透着疲惫。

    师弟们都看到了也并没有想歪,这才是二师哥向来的模样,又娇气又爱撒娇。刚才那个雷霆万钧的班主才是少见的,让他们感到陌生,不敢触其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