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79.第 79 章
    三个人分座在茶桌的三面, 样式仿古的红木桌上已经摆上了三杯清茗,在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绿玉杯中散发着袅袅白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何玫那一双犀利的眼睛细致地打量着墨里, 从五官到脸型,从身高体形到举止神态, 从气质到眼神, 从皮肤是否细腻到头发丝是否乌黑润泽。

    观察下来的结果,令她十分满意。

    “非常不错, 只看外形, 是上上品。”何玫最后给出评价。

    墨里听了却差点一口水呛着自己。

    上上品算是什么评价?燕凛准备把他当古董卖给这个女人了还是怎么个意思?

    何玫还在对他评头论足:“长相满分, 身高适中, 气质干净,眼神透亮。可以少年也可以青年,从资质上来说,堪称完美,无可挑剔。燕凛, 你从哪找来的这么一个宝贝。”

    墨里努力坐直身体, 沉稳如山, 实际上简直如坐针毡。

    他不是没有经受过褒扬的人, 事实上他从小就在许多人的追捧钦慕中长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被眼前这个眉梢眼角都透露着精明干练的女人用一副理智冷酷的口吻这样夸奖, 让他依稀有种被狩猎者盯上的感觉。

    墨里把目光投向燕凛, 燕凛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 向何玫笑道:“墨班主是我制作的综艺节目一手捧红的人, 我很重视。到现在为止国色节目虽然收视不错, 但是一直没再出现过这么有话题度的人物,墨班主现在几乎是这档节目的代表人物。何姐这样有效率的人,我不信你来见面之前没有查清楚他的底细。怎么样何姐,这颗明珠可还合您心意?值不值得您再一次出山,来亲手打磨一下这颗璞玉?”

    何玫“金盆洗手”离开经纪人行业当上女企业家之后,也曾重操旧业,亲自带过一个女艺人,如今那个女艺人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影后级人物,圈中地位稳如泰山,国民度碾压一众大花小生小鲜肉,是真正有着票房号召力的顶级演员。

    何玫挑了挑眉头,端起茶盏啜了一口,微微一笑。

    “我的确查过。我很佩服墨班主为家族传承艺术所做的努力,我也很欣赏墨班主戏曲表演的风姿。看过墨班主的各种表演和视频记录之后,我非常能够理解粉粉黑黑对于你爱也疯狂恨也疯狂的心情。墨班主的热度体质堪称天赋之资,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优势,所以稍微借力就可以平步青云。但是恕我直言,如果一直按照你过去一年的工作规划走,最迟到今年,你就要成为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了。”

    墨里眨了眨眼,抬手捂住胸口。

    “我去年的工作规划很有问题?”

    何玫放下茶杯,肯定地一点头。

    墨里看向燕凛。他去年的工作,基本都是这位业界龙头家的小开决定的啊。

    燕凛掩饰地咳了一声,摆出一副好学的姿态。

    “何姐,愿闻其详。”

    何玫撇了他二人一眼:“综艺节目,是初步积累名气打开了局面。后来拍了几本时尚杂志,主题多半都和综艺节目的性质脱不开关系,可以说是借着之前的东风准备叩击时尚资源的大门。再之后就只有一个快消代言了。虽然也有年关将至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其他工作的缘故,但是综合来看,是准备吃综艺人气赚快钱的路子。给你接工作的人是不是没见过钱?”

    笃——笃——

    墨里和给他接工作的金主爸爸同时膝盖中了一箭。

    “诚然墨班主资质绝佳,但是中国那么大,每年都有无数俊男美女投身于这个巨大的名利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好好努力的话,名利机遇不会永远从天而降落在你的头上啊。”

    燕凛笑了笑:“多谢何姐指点迷津。何姐既然这么认真地研究过墨班主去年的工作,所以,您是准备再次出山了?”

    何玫也是一笑:“当然。这么好的苗子,我不接还要便宜了谁去?!其实我在网上看了几个视频之后就准备接手了,这一次见见真人,果然没让我失望。”

    无论是那一出出狐仙戏中飘渺出尘的邪妖仙子,还是身穿唐装优雅祭神一呼百应的年轻班主,何玫看到他的第一眼,就难以放下这颗绝佳的仙草幼苗了。

    她相信经过她的带领□□,这颗幼苗一定会找成一颗参天大树,为她的职业生涯再添一笔传奇的光辉履历。

    “何姐慧眼识英才,我相信墨班主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燕凛起身,十分郑重地与何玫握手相庆。

    “墨里,以后何姐就是你御用经纪人了,这可是圈内多少人艳羡不来的际遇。”燕凛笑着道。

    墨里自然不会辜负燕凛的一片好意,同样客套地与何玫握手致意。其实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墨里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会被人“退货”的可能。从小到大,除了在墨家班的解散一事上他曾有过无能为力的困窘,那其中还带着点历史的宿命,不是他一介凡人能够独自抗衡的。其他的时候还没有人能够当面拒绝他。

    燕凛微笑地站在一旁,何玫说墨里“不好好努力的话名利机遇不会永远从天而降”,有没有想过她也是墨里“从天而降”的机遇之一呢?

    何玫这个经纪人走马上任之后,墨里马上就感受到了和周飞在时完全不一样的工作状态。

    何玫有自己的工作室,在高档写字楼里占据了一层空间。她的工作室培养了几个经纪人,又签了几个圈中新人,手下还有一帮从宣传到营销的人才。

    和何玫签过代理合同之后,墨里从无组织无纪律的懒散状态,瞬间切换到了严苛的工作状态。暂时还没有通告和工作,何玫仍旧给他制定了严格的作息时间表,何时起床何时睡觉何时健身何时保养,表格列得十分严格细致。

    用金牌经纪人的话来说,外貌和身材就是这个圈中最有价值的筹码,保证自己永远光鲜亮丽是对工作的负责,也是对观众的尊重。就算是不需要俊美长相的实力派或者喜剧演员,就算你不美,你也得保证自己让观众看着顺眼,就算丑也要丑得赏心悦目,绝不能丑得猥琐惹人生厌。这可能是比靠脸的偶像派还要艰深的工作。

    总之,对所有艺人来说,脸是第一位的。

    墨里相当配合经纪人的工作,在连续几个星期的调养下,原本就俊美出挑的长相越发光彩照人。能不能让观众感到诚意暂且不说,燕大少在初春的寒冷天气里冲冷水澡的次数明显增多了。

    他的微博也不能再随心所欲,除了他自己掌握着密码,还有一个专人替他打理。墨里自己不太发东西,那管着他微博的小姑娘就时不时地给他发一小段不知所云的文字,让他配上照片发表出去。

    墨里对这些无可无不可,让发什么就发什么。只是微博下面的粉丝似乎很敏感地察觉到了不同,排着队地叫嚷不要工作室打理微博,情愿守着荒得长草的微博,偶尔发一条大家知道是偶像本人发的就很满意了。

    “粉丝的话听听就好。”何玫这样解释,“没有暴光就没有热度,这是圈内第一真理。现在还没有工作出来,你就得先发些自拍维持一下。”再说墨里那张脸拍出去就是热度,不好好利用岂不是可惜。

    果不其然,发了几条微博之后,墨里明显能够感觉到比往常热闹多了。

    何玫还在多方给他联络资源,墨里就把手头现有的两个试镜邀请交给经纪人。

    一个就是燕凛给他拿来的方导的电影,一个却是董升正在拍的一部古装剧的客串角色。

    方导的那部电影还没个影子,何玫暂时放到一边,先看的是董升联系的那个角色。

    董升在拍的古装剧是现在量产的那种仙侠类喜剧,面向的观众群体不是小姑娘而是主妇阿姨,嘻嘻哈哈轻松不烧脑,也没有什么深度。

    何玫有些皱眉,这样的剧她并不看好,墨里还没有影视作品,第一部先演这种剧,万一给观众留下一个烂片角色的印象,那真是天姿国色也救不了了。

    “你想演?”何玫皱眉看着墨里。

    墨里当然想演,他现在急需要用钱,不想错过任可一个赚钱的机会。他一心要将狐仙戏搬上各大剧院的舞台,如果仍旧是一桌一椅就开唱的简单戏曲形式,巡演的花费也不算巨额,他还不至于那么紧迫。

    只是狐仙戏的布置其实可以很复杂,很梦幻,那样才能更大程度地还原戏本中的传奇绮丽。既然他想要面向更广大的观众群体,自然要把墨家班最美的一面呈现在观众面前。

    声光舞美,复杂的布景,弟子们的起居排练,到处都需要用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