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81.第 81 章
    墨里被何玫教育了一通, 塞了一肚子“演员的自我修养”,最后拿着两个剧本, 昏头胀脑地回了燕凛的住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燕凛还没下班。去年他仿佛还是个游手好闲的纨绔青年,每天要做的是就是想美人泡美人抱得美人归, 今年却突然忙碌起来, 每天早起西装笔挺地出门,晚上累成狗子一样地回家, 晚间吃完饭还要一头钻进书房里, 忙得像个青年才俊一样。

    墨里平常窥屏到的粉丝所yy的宠溺系温柔攻完全没有影子——虽然大部分是在yy他和大师哥, 燕凛偶尔也能露一小脸——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大师哥是明星,燕凛比不上他的名气。

    不管粉丝yy的是谁吧,墨里身为粉丝故事里被千娇百宠的娇花大美人,在现实当中的境遇却让他感到相当的难过。

    做饭的是他,洗碗的是他, 打扫卫生的是他, 他也没有随便刷的金卡, 也没有天天抱着他欲求不满的温柔攻, 也没有用身体换来的惊天大资源, 也没有被人抱着事后(?)清理的待遇。

    什么都没有!

    墨里收拾完碗筷, 擦干净厨房, 扔下抹布就冲进了燕凛的书房。

    坐在宽大的红木桌案后面的燕凛, 衬衫挽到手肘, 戴着银边眼镜眉头微皱, 脸庞和镜片上映照出电脑屏幕的微光。

    真是帅呆了。

    墨里蹭过去,还没开口说话,却见燕凛突然一手捏着眉心,眼睛闭起,叹了一声:“唉,有点累,阿狸帮我揉揉额头。”

    墨里:“……”到底谁才是娇花!

    啪啪啪。

    墨里把燕凛打了一顿,拿着自己的剧本窝在一旁的沙发里细看。

    燕凛拨了拨被弄乱的头发,继续对着电脑里的文件图表运气。

    燕深最近定了一个规矩,以后燕家的子弟必须自己创业,他作为**oss可以给予资金支持,成功或者失败都不要紧,但是想一事无成专心当纨绔啃老的他一概不养活。

    第一个成功案例是他的亲弟弟,现在燕深的手伸到他这个堂弟头上来了。

    他一定要尽快建立起自己的事业体系,否则燕深一定会翻脸不认人把他踢出大门,不管他制作的电视栏目和他的公司形成了多么良好的双赢局面,也不管他在墨县的投资以后会给他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和名望效应。

    燕深就是有这么无耻冷血六亲不认。

    所以不但墨里一直为钱所困,燕凛这个妥妥的富n代贵公子目前也面临着窘迫的经济危机。

    燕凛偷眼打量了墨里一眼,墨里穿着和他哥燕深情侣装的丝绸唐装睡衣,缩在柔软的沙发里,看着剧本的神情相当地苦大仇深。

    他咬着细白的手指,一边锁骨袒露着,发丝如墨风情万种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个财迷。

    恩,自从跟墨里在一起之后,墨里没有跟他变得一样富,反而他和墨里变得一样穷了……

    金主当到他这个份上也是没sei了。

    墨里突然西子捧心状:“气死我了。”

    “怎么了?”燕凛看向他手里的剧本。

    剧本的封皮上写着简单的几个宋体字“末代风云”,墨里抓着书边快要揉成一团。

    “末代史,上学的时候就不爱学。那么多银子宝物被外国人抢走了,气死我了!”墨里气得小脸通红,捶着沙发怒道。

    “不看了!”任性地把剧本一把扔开。

    燕凛起身捡起来,挑眉道:“不看剧本你准备怎么演。试镜不成你准备怎么拍戏挣钱?”

    “这是你身为一个金主应该说的话吗?!”墨里瞪他一眼,说不尽的嗔怒风情,“你好意思吗?!”

    经济危机中的金主顿时萎了。

    墨里拿起另外一个剧本继续用功。这个主角光环闪瞎人眼的仙侠类剧本看得就比较舒心了,这就是爽文和现实的区别。

    何玫让他争取的当然不是主角,而是主角前期的敌人后期的挚友,出身高贵,容颜绝代,和主角站在敌对阵营却一直侥幸从主角手下逃生,后来因为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不得不和主角一起共闯险阵,渐渐发展出一段可歌可泣的忠贞友情。

    墨里看得津津有味。

    燕凛拿起另一部剧本翻了一下,何玫能看上的剧本当然水平不低,而且还有专业的历史指导专家,剧本里通过一些王朝末代小人物的视角,写尽了悲欢离合,国家苦难,既凄婉悲伤,又不乏家国天下的激励雄壮。

    燕凛又看了一眼沉迷于yy爽文不可自拔的墨里,不由得对他的艺术审美感到深深的绝望。

    何玫接手了墨里,是准备让墨里往专业演员,至少是专业明星的方向上奋斗的,但是墨里似乎志不在此,何玫又是个十分倔强的女人,只怕两人还有得磨。

    不管是哪个剧本,何玫给墨里看中的角色都是出身高贵,俊美漂亮的公子哥类型。她虽有野心,对于墨里的事业定位还是十分保守的,墨里暂时还当不了实力派。

    实力派演员当然好,有逼格也不缺工作,但是电视里也不能全是或灰头土脸或精明老辣的实力派,美人的存在也是十分必要的。何玫也不需要墨里发挥什么令人震惊的演艺实力,他现在只要当个高冷的美人就好。

    墨里自己却还是很有艺术追求的。看完剧本之后,在家等试镜通知的空当里,他就开始了体验角色的专研之旅。

    仙侠剧本里的角色比较平面,就是一个前期不谙世事有些残忍冷酷的美人,后期弃暗投明但是仍旧十分高冷的美人。

    历史剧本里的角色就比较复杂了,他是一个出身富贵的小少爷小公子,家族没有没落时,他有些纨绔习性,整日混迹在红颜知已脂粉堆里,这样的的角色很容易油腻惹人厌嫌,沦为路人甲。家族败落之后,他历经世事冷暖,险此沦为乞丐,后来因为把自己家传的宝物献给敌人,谋得了一个看似体面的地位,内心残存的良心和羞耻心却使他日夜难安,直到他突然意识到这并不只是他一个家族的兴衰荣辱,这是关乎整个家国天下的危难,毅然投身于拯救国家,人物再一次得到升华。

    墨里站在厨房里,举着菜刀对着砧板上的鱼运气,水槽里还放着一只脱了毛的鸡。

    燕凛下班回来,外套都来不及脱,就走到仿佛静止的了墨里身边,疑惑地打量他。

    “阿狸?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燕凛看着静止的墨里,有些慌张。

    墨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死鱼眼,完全没有搭理燕凛的意思。

    燕凛怕他是累着了,连忙想把他扶到客厅里歇一歇。墨里却一把推开他,挥着大刀就把鱼头剁了下来,场面一度十分血腥。

    “呼——”墨里缓缓松了一口气,放下屠刀,黑曜石一样的眼睛一转看向燕凛,“一将功成万古枯!要成为人上之人,就必须踩着累累白骨筑成的阶梯。任何阻碍我大业的拦路石都必须从这个世上消失!我这双手,已经染满了无辜者的鲜血,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燕凛:“……所以,你就把它俩给铲除了?”他指着水槽里的鸡和砧板上的倒霉鱼。

    “对,心狠手辣的枭雄,我的大业今天又进了一步。”

    “……那记得把你的敌人剥皮抽骨,碎尸万段,加油加蒜,煮香一点。”

    墨里怒道:“燕凛我看错你了,你居然比我还丧心病狂!”

    “记得别加香菜,我不吃。”

    “好的嘞。”

    又一天,燕凛正在开着视频向燕深汇报工作,墨里突然闯了进来,吓得燕凛连忙拔电源,仿佛偷情被抓一样。天知道他只是怕被燕深发现他和墨里正在同居。

    网线另一端的燕深:“???”

    墨里眉头紧皱,递给燕凛一个空茶杯。

    燕凛一脑门问号。

    “拿着!”墨里一脸的不情愿。

    燕凛伸手欲接,却见墨里漂亮的脸蛋上一阵扭曲,他连忙停手不动。

    “阿狸,你要是喜欢就自己留着吧,咱家茶杯多的是,你想要还有。”

    “让你拿着!这是我祖传千年的宝物,秦始皇用过的,你拿着!”

    燕凛顿时get了,今天是要体验末代小公子的心理。

    “对戏是吧,我帮你。”他也是看过剧本的,小少爷献宝的片段还有印象,想了想,按着剧本中人物的口吻说道:“哦呈上来让爷检查检查。查理德先生一直在寻访经年古物,越是历史悠久越能讨得大人欢心,你这物若真是秦时宝物——”

    不等他念完台词,墨里就喷着火扑过来掐他。

    “狗官,你敢拿我的东西送给外国人,我和你势不两立!”

    燕凛连忙拦腰抱住:“你要谋杀亲夫啊。”

    “你无耻!拿那多么世代相传的宝贝送给外国人,我的心都要碎了!”墨里一副西子捧心的样子,“那些强盗,谁也别想从我手里抢走我们国家的一针一线一个铜钱,全是我们的!”

    燕凛一脸黑线。这还怎么演出身腐朽大家族的懦弱小少爷,这分明是党的卧底嘛。

    在墨里兢兢业业鸡飞狗跳地体验角色中,终于迎来正式试镜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