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89.第 89 章
    墨里和燕凛隔着燕深暗戳戳地对了几次眼神, 孙总已经十分热情地迎上前去,和燕深来了一次大佬之间的会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孙总的饮料企业比不上燕氏集团根深蒂固, 历史悠久,但也是全国范围内数得着的大公司, 完全有资格和燕深平辈论交了。

    “燕总!你好你好啊!”孙总大力地握着燕总修长优雅的手, 一脸恰到好处的惊喜热情,“您可是稀客啊!燕总向来深居简出, 谁能把您这尊大佛给请出山啊!我早就想跟燕总亲热亲热还找不着机会哪!”

    燕总暂时放过那个引人注目的家伙, 把注意力放在孙总秃了顶还泛着油光的大脑门上。

    唉, 辣眼睛。

    不得不说燕总一直是个重度颜控, 身边放了四大美女秘书就是为了养眼,凡是能爬上燕氏顶层,会经常出现在燕总面前的,都是经过燕总一双鉴美无数的眼睛鉴定,精挑细选出的一众美貌与能力并重的豪杰俊才。至于长相抱歉的, 那也只能抱歉, 就安心在核心决策管理团以外的广大空间里认真打拼吧。

    燕凛和燕臻都觉得燕氏集团在燕总手里居然没有倒闭, 这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孙总哪里的话, 但有所请, 燕某莫敢不应哪。”燕总呵呵一笑, 从孙总宽大肥厚的手心里抽出自己保养得宜的手。

    孙总搓着手心, 笑呵呵地继续寒暄。他是一点没有夸张的, 燕深这个人还真是很少出现在各种应酬的场合, 而燕氏集团的经营泛围又十分广泛, 很多人都想和燕氏搭上线,连他的饮料公司都在积极寻求和燕氏的合作,难得在外面碰上正主一回自然不能等闲放过。

    两人就在走廊里进行了一番亲切而友好的简短会谈,还不等墨里和燕凛串好供,燕深就已经把注意力放回他的身上。

    “我记起来了,这位不是在我们燕氏赞助的国色天香栏目里崭露头角的那个小班主么。”他转头看得燕凛,神色不善,“阿凛的绯闻对象,是不是。”

    不是绯闻对象,是男朋友。墨里在心里默默地纠正,只是还没胆子说出来。

    燕凛这位有点严肃的大哥明显是很保守的人,对于他们的恋情绝对没有支持的可能。

    墨里和燕凛没有开口,孙总却很是积极地为爱豆代言。

    “嗨,什么绯闻对象,网上那些事燕总您还不知道么,键盘随便一敲说什么的都有,又不用负法律责任,可不都是谣言满天飞么。”他一脸欣赏地看向墨里,“燕少爷这么青年才俊,墨班主又向来正派磊落,怎么可能是他们网上说的那种混乱关系。呵呵呵呵……我孙某人可以用自己的名望担保,二位绝对是清白的!燕总不信别人还信不过自己的弟弟么。”

    墨里真想从后面给他来个平沙落雁踹。大叔你谁啊谁让你担保了!他和燕凛之间可一点不清白,他们就是粘粘乎乎,腻腻歪歪,啾咪啾咪的那种不清白的关系!

    就算不能公开他也讨厌这种撇清,好像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多羞耻多不能见人一样。

    燕深抬了抬眉头,看向燕凛,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

    燕凛眉头紧皱,抿了抿唇角:“大哥不必相信网上的胡言乱语。”

    燕深不置可否,又看向一脸不高兴的墨里。

    嘶,还是太闪眼睛了。

    他的四个美女秘书捆一起都比不上这个墨班主漂亮,最重要是那一身的气质相当不凡,比燕臻那个大大咧咧的乡下小子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可惜燕臻单独去送客户回酒店,没能一起过来,否则真该趁机给他重新树立一下正确的审美观。

    “看样子孙总还有事,我就不耽搁孙总了。”燕深笑了笑,这是要告辞了。

    本来走廊里也不是说话的事,孙总立刻挥手告别,燕深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墨里,就和孙总等人告辞,带着堂弟施施然离去。

    从头到尾何玫都站在一旁当空气,她一定不会知道那个连眼神都没给她一眼的男人一个小时前还对着她的背影寻思是不是缘分到了。

    眼睛一闭一睁,燕总就已经完成了从情根深种到不屑一顾的历程。就是这么又直又渣的一个男人。

    直到坐进车里,燕深在后座上闭目养神,低气压环绕的堂弟兼职司机,一声不吭地发动起汽车。

    “我倒是误会你了。”燕深开口道,“幸好你不像燕臻,没搞这些乱七八糟的男男关系,否则我把你们全部踢出去。”

    要是攀上他们燕家的少爷又哪里需要出来应酬辣眼睛的制片商?燕深用眼睛一看就知道那个漂亮的班主还是个处子,这都是建立在丰富经验的基础上,准确度可达9成以上。

    燕凛应了一声,就直接茬开话题,只要燕深别把注意力放在墨里身上,现在别去找墨里麻烦就好。

    这一天傍晚一回家,燕凛就收获了一只喷火的狐狸。

    “混蛋!你居然当众撇清我们的关系!”墨里把阿狸头都砸了过来,气哄哄地指着他骂。

    燕凛接过阿狸头,走到沙发旁摆好,又冲着转到沙发另一侧远离他的墨里伸手:“阿狸过来别闹。”

    “少来这套!”墨里指着他怒道。

    连孙总撇清他俩的关系他还生气呢,何况是燕凛自己来撇清!就算不能承认也可以不言语不否认,举头三尺有神明话是不能随便说的,从嘴里说出“我们俩没有关系”,墨里觉得这叫flag

    有点迷信的墨班主对于燕凛的回应一直耿耿于怀,燕凛好不容易才瞅准空子冲过去经过一番近身缠斗,把美人按倒在沙发上。

    “放开我!”墨里瞪着燕凛。

    “阿狸听我说,燕深因为我二哥找了个乡下男孩的缘故,对这种事深恶痛极。我们暂时不能让他知道,不然这个不择手段的家伙不知道会用什么样的卑鄙法子来羞辱你。我们防不胜防的。”燕凛眉头紧锁,一脸严肃,让墨里也渐渐不敢闹了。

    “羞辱我?!不至于吧。”墨里眨着眼睛,“你堂哥不是企业家么,又不是黑帮。他能怎么羞辱我。”墨里一瞬间想到了很多老港片里的黑道大哥,犹疑地看向燕凛。

    燕凛眼神一黯,和墨里一起坐在沙发上。鉴于燕深已经知道了墨里的存在,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对墨里出手,必须让墨里有所防范,于是把燕深对付燕臻两任男朋友的手段讲述了一遍。

    “掏出巨额支票,让,让他们分手?”墨里听完,直接提取重点,“天哪,这样的羞辱,真是……恩,人性沦丧。”只是他那心向往之的表情可不是嘴上说的这么回事。

    燕凛面无表情,他怎么就一点也不意外呢。

    就是因为这样,才必须要让墨里这个财迷对燕深的糖衣炮弹提前有所防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