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94.第 94 章
    墨里明显地感觉到了宋闻的排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宋闻向来是一个举止得体的女人, 对人客套有礼,所以对于她突然的冷淡疏远, 墨里完全不明所以。

    他尝试着与宋闻沟通,毕竟还要在一起工作, 墨里不希望和同事的关系处得太僵。可是一次两次的努力下来, 宋闻对他的态度只坏不好,墨里也没有办法了。

    两人的对手戏很难进展下去, 导演再生气也无可奈何, 再骂宋闻她也只会阴沉着脸色沉默不语, 导演也没有办法了。

    最终只能先把他二人的部分跳过, 加紧拍摄其他演员的戏分。

    工作进行得不算顺利,墨里还比同事多了一件烦心事。

    马上要毕业答辩了。

    虽然有一些学生艺人可以为了工作和学校协商调整答辩时间,墨里想来想去,不觉得自己的学校会有那么好说话。

    母校是理工科院校,别说拿演艺事业去协调答辩时间了, 要是让学校知道他的实习就是出来拍戏, 不给他正常毕业都有可能。

    所以他必须回去参加毕业答辩。

    等着拍戏的空闲闲聊时墨里和陈威说起, 陈威很惊讶:“你居然还是学生?!”

    “恩, 生物系的。”

    “生物系的?!”陈威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那你来演什么戏啊。奔着出国搞研究多好, 虽然没有当明星赚钱, 但最多高大上啊, 也没那么累心。”他似乎是有感而发, 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 “现在我最后悔的就是小时候没好好学习,没能考上个正经大学。但凡有第二个选择我也不走这条路了。虽然光鲜亮丽,压力真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墨里挑了挑眉:“我怎么没看你有什么压力的样子。”陈威明显比他要适应娱乐圈,一直如鱼得水的样子。他反而是动不动就会得罪人,就像宋闻,也不知道他怎么惹着她了,她连话都不跟他说了。

    “我这是打碎牙齿往肚里咽。”陈威叹道,“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啊。不说别的,就是那些时刻对着你的**,你不觉得紧张吗?我总怕自己万一什么时候皮带没系好,万一裤链开了,万一牙上带片菜叶,再被拍下来流传出去,多尴尬啊。你不紧张吗?”

    墨里想了想,他自小就是台上的角儿,被墨县的父老乡亲万众瞩目,还真没担心过裤链菜叶的问题。

    “我以前没担心过,现有开始我有点担心了。”墨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脐下三寸,拍着肚子抱怨道,“你瞎担心些什么,谁会担心这些奇葩的问题!”

    “行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吗。”陈威揽着墨里的肩膀赔笑道,“怎么等这么久拍不了戏,让咱俩这男一男二闲这么久也太奢侈了。”

    两人等了快一个小时了,一直没等来拍戏的通知,不知道导演那里出了什么问题,最后干脆让他俩提前收工,今天的工作到此结束了。

    陈威作为一个被包养的小狼狗,非常有职业道德地立刻给金主徐总打电话,捂着手机面带笑容地低声说话,好像一个陷入恋爱的男孩,没有观众也依然十分敬业,演技满分。

    墨里想了想,还是不麻烦燕凛了。也不知道他下班没……

    他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准备打个车回家,刚从摄影棚出来就被一辆十分拉风的深蓝色跑车拦住了去路。

    “上车。”驾驶座上的男人对着他一点头,神色理所当然地仿佛和墨里早就约好了似的。

    墨里使劲眨了眨眼,才确认司机真的不是自己的男朋友,是自己男朋友他哥。

    这是什么情况?!被燕深直接找上门来,难道他和燕凛的事情真的败露了?!墨里做贼心虚,顿时紧张起来了。

    如果是这样,那燕深根本是来者不善啊……

    燕深挑了挑唇角,满含讥讽地一笑:“你猜对了,行了别磨蹭了,上车。”

    “这……不了吧。”墨里悄悄地向后退了两步,“我自己可以回去,不劳烦燕总送我了。”

    “我再说最后一遍,上车。”燕深拍了拍方向盘,“别挑战我的耐心,我可不像燕凛那么好说话。”

    墨里纠结地停住了脚步,和燕深对望了片刻,又将裹得只剩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的脸庞无措地转向左边又转向右边,暗中观察着最佳的逃亡路线。

    然后——迅速开跑!

    他傻了才会上燕深的车!这种连堂弟都剥削的无耻资本家,对他能有什么好手段?!

    墨里凭借着在墨县时欧打周飞欧打公园小朋友练出的一副好身手,身姿灵巧地越过好几个障碍,转眼间就跑远了。

    燕深看上去可不像是经常锻炼的人,墨里希望能把他远远地甩开。

    只要甩掉他,回家一定马上劝燕凛辞职!

    墨里身轻如燕地一口气跑出了很远,还没来得及歇上一口气,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引擎轰鸣,一道骚包的蓝色影子划过一道虚影,吱地再次挡在他面前。

    燕深取下墨镜,一双锐利的眼睛里含着嘲讽。

    “和跑车赛跑?你是把脑子都长胸上了么?”

    墨里一头黑线,你特么才长胸,这人连男人女人都分不清吗?!

    不等他有更多腹诽,燕深突然伸手将他拽进了车里。墨里连忙挣扎,燕深却已经利落地发动引擎,把车子开成了一支离弦的箭。

    墨里这下不敢动了,他还没有跳车的勇气,尤其是看到车速,他连忙在副驾上坐正,系好自己的安全带。

    顶级的豪华跑车性能不是盖的,墨里坐在车里如同腾云驾雾,忍不住地酸水直冒。自己男朋友开着稳重的老爷车,当大家长的反而开风骚跑车,真是,燕家什么风气?

    拜大堂哥的骚操作所赐,墨里突然想起来燕凛跟他讲过的,燕深对付弟弟们的男朋友们的手段——这个“们”字一加,墨里突然觉得燕深这个燕家大家长当得,也是怪不容易的……

    不过燕家**的事还轮不到他操心,他现在要操心的只有一件事,怎么对付大堂哥的手段呢?!

    燕深的手段说来简单,对付他亲弟弟的第一个男朋友,知道那个男人是个高傲敏感的人,就让人践踏他的自尊,折辱他的高傲,那个心高气胜的家伙最终远走他乡,燕深赢了。

    对付他亲弟弟的第二个男朋友,也就是现任,据说个性开朗脸皮还厚,上一招就用不了了。但是他来自贫穷的乡村,燕深改变策略,就开始用金钱来羞辱他……

    这件事,真的有点难办啊……

    他要怎么既保持对凛哥的忠贞不移,又让燕深大堂哥不要放弃用金钱来羞辱他的念头呢?!墨里不禁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