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99.第 99 章
    酒局散了, 燕凛总算还保持着几分清醒,没再像以前一样醉成晕头鸭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其他人还要去ktv唱歌, 燕凛婉拒了,找了代驾开车回家。

    他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正开着车, 代驾小哥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燕凛眉头微微皱起。

    代驾小哥察颜观色,知道雇主醉酒头晕, 可能不喜欢噪音, 赶忙把电话挂断。

    没过一会儿铃声又响了起来。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小哥连忙继续挂断。

    几秒钟后。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燕凛额角忍不住暴出几根青筋。

    他现在极其讨厌一切和绿草地有关的东西。

    代驾被雇主的黑脸吓得战战兢兢, 干脆直接把手机静音了。燕凛维持着一副低气压的暗黑心情, 总算回到住处。

    刚把外套脱了,手机就响了起来,接起一看,是墨里打来的视频通话。

    视频一接通,一张让人心率加速的美颜就出现在屏幕上, 燕凛忍不住抬手捂住突然间砰砰乱跳的心。

    唔, 阿狸真是……恃美行凶。

    “凛哥, 你又喝酒了?”墨里猛地往镜头前凑近, 皱了皱鼻子, 仿佛他能闻到燕凛身上的酒味似的。

    燕凛躺到沙发上, 从喉咙里吁了一口气, 笑道:“没事, 没喝太多。现在公司业务上了轨道, 应酬不像以前那样重了。”

    墨里叹了一口气, 指尖点着手机屏幕:“你故意让我心疼吧,来来,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学霸室友从身后经过,被他矫情中透着做作的甜腻语气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真是,这些谈恋爱的异端们时刻都要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恋爱酸臭味,为什么要挤占他们这些普通单身狗的生存空间?!

    燕凛可不觉得墨里矫情做作,对于墨里的隔空么么哒很是受用,险些把今天给他添堵的事忘到了脑后。

    好在他及时恢复清醒,把那件事又记了起来。

    “对了阿狸,网上那些绯闻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把你和燕深扯到一起去的?!”燕凛臊眉耷眼地打探内情。

    由不得他不醋,以前他不认识墨里的时候网上总把墨里和李少天配成一对,这也就算了。后来他明明把墨里追到手了,网上那些无知的家伙还是要把墨里和李少天凑一堆,完全无视他这个正主,他批了马甲带节奏都没带起。

    如果只是因为他姓燕把他忽略过去了,如今却直接跨过他把墨里和燕深扯到一起又怎么说,这些脑残黑粉还有完没完了?!

    “我也不知道啊。”墨里十分无辜,“我这些天都在好好学习答辩的,估计是你大哥搞的鬼。我等下打电话质问他——”

    燕凛顿时酒气上涌,像个真正的醉汉一样嚷了起来。

    “你还能打他电话?!你有他电话?!你们还互相留过电话?!”

    墨里一惊,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一丝莫名的求生欲使他选择了一个稳妥的回答。

    “额,我当然没有,但是你有啊。把他手机号给我,我打电话过去骂他!”

    “免了。”燕凛打断他,气哼哼地扯松了勒得难受的领带,“我会亲自和燕深聊一聊的,至于你,你答辩结束了吧?哪天回来,我去接你。”

    墨里已经买好了回程的机票,同时坚持不让燕凛来接,燕凛也只能作罢。

    他最后还不忘再次强调对墨里的禁足令。

    “别忘了我的话,一定要离燕深远远的!他不是个好人。”

    墨里连连点头,一脸乖巧,总算让燕凛心满意足。

    挂了电话,墨里很快收拾好行李,同学霸室友们依依不舍地告了别,就全副武装地出发了。

    本来他不打算这么早回s市,但是《末代风云》要开始宣传了,他这个重要配角是不能缺席的。

    剧组很体贴,没把他和宋闻排到一起。宋闻由于那则涉及到她的绯闻,最近的日子十分不好过,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了。

    时隔日久的再一次出现,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纤腰楚楚,一片平坦,哪里像是有了好几个月身孕的样子。

    绯闻里说的怀着孩子硬杠小三的女明星呢?!大家都有点懵,不约而同地聚到了宋闻身边。

    男主角陈威走到墨里身边,看着前方被记者包围还游刃有余的宋闻,不由得有些酸。

    “厉害的女人,把剧的宣传变成她的个人采访了。”

    前些天的态势,他也觉得宋闻大概要彻底凉掉了,没想到人家不仅没凉还更上一层楼了。陈威有点酸,和墨里道:“信不信她对媒体就说什么都没有发生,全是别人造谣。肯定是她自己放的消息买的水军,不然谁那么好心替她鸣不平。”

    墨里看了他一眼,吐槽兴起的陈威才突然想起来,绯闻里的反派小三可是墨里。

    他马上闭嘴,冲着墨里一拱手,一脸乖觉讨饶。墨里顾不上理他,被记者包围的宋闻正在回答着各种各样无聊的提问,间或还能想起他来,一双美目动不动就投射两股犀利的视线过来,让人如芒刺在背。

    “我出去一下。”墨里有点受不了宋闻莫名其妙的针对和显而易见的愤恨,转身悄悄地退出了会场。

    剧组选了一个星级酒店来当做新剧发布会的地点,墨里从会议大厅出来,按着指示牌开始找洗手间,很快找到一间装修得金壁辉煌的男用洗手间。

    他慢慢地走了进去,想着要不要干脆在这里把剩下的时间消磨掉?反正他是不太想回发布会了,氛围实在是太奇怪了,所有人对待他和宋闻的方式仿佛他真的插足了宋闻的感情,你还不好解释,毕竟没有人说过什么,连宋闻都在替他澄清绯闻,可惜听众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对于当事人的陈述也只是礼节性地感叹一下。

    “唉,憋屈。”墨里走到洗手台,接了一把冷水在脸上拍了拍,感慨地自语道。

    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里间走出来,在离墨里两个龙头远的地方站定,挽袖摘表,对着感应水龙头哗哗地冲水。

    墨里心不在焉地往隔壁同伴的地方瞅了一眼,对方也正在镜子里瞅着他,两人的视线就这样在镜子里不期而遇了。

    墨里一怔,对方显然也有些惊讶,英挺的眉毛微微一抬。

    “呵,墨里。”

    “燕深!你为什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