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06.第 106 章
    墨里发现最近燕凛变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前段时间一直沉迷工作的燕凛,最近似乎又恢复了一丝昔日的燕家小少爷的影子。

    自从燕凛找了何玫当他的经纪人以来, 无论有什么工作都是何玫开车带他去的, 这段时间这个工作都由燕凛接手了。

    燕凛骑着他的拉风的机车, 像个沉默的骑士, 每次把墨里送到工作地点,再默默地等他工作结束,送他去下一个工作地点或者直接回家。

    燕凛戴着头盔, 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盘靓条顺的身形立在那里,加上他那个张扬的机车,让人想不注意都难。因此没过几天燕凛就以一身黑衣骑士的模样和墨里一同出现在网络上的热门图片里。

    鉴于墨里最近的绯闻对象有点多, 燕深和李少天都榜上有名,因此众人对于黑衣骑士身份的猜测众说纷纭,大多还是在燕深和李少天两个选项里打转。

    燕凛依然不在墨里的绯闻男朋友名单里。

    so sad。

    就算有人猜测这是燕深和李少天之外的第三人, 也没有具体的姓名, 但是许多人却对于墨里的撩汉功力表达了深刻的羡嫉。

    ……

    墨里被接送几次之后, 也觉得有些担心起来。

    此时正是工作结束之后的烛光晚餐。私人会所,音乐静雅,烛光摇曳,气氛正好。

    墨里举着刀叉,来不及品味摆盘精美的法式大餐,十分煞风景地发问了。

    “燕凛,你的小公司,倒闭了吗?”

    燕凛:“……”为什么要这样形容他的公司?显得他雄风很不振啊。

    “没有。”还算平静地回答。

    “那你怎么这么闲。”

    他很闲么?身为一个富二代,陪男朋友花天酒地才是要紧的事,不然都被其他的禽兽抢走了啊。

    “是不是燕深最近又在欺负你?”墨里还是很担心。

    燕深就像一个恶作剧的恶魔,说要拆散他和燕凛,他对自己和对燕凛又并没有赶尽杀绝,却偏偏要横在中间制造一些不大不小将将够困扰他们的障碍。墨里觉得他根本不是为了燕凛这个弟弟的终身大事着想,也不是他自封的感动中国好大哥,分明是他自己乐在其中。

    燕凛放下餐具,漆黑的眼睛隔着烛光注视着墨里。

    “阿狸,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没有啊,永远不可能的,怎么会!”墨里立刻摇头,否定三连。

    这可是一个敏感话题,他也十分敏感地察觉到,不管他多么疑惑燕凛问出这个问题的动机,这个时候他必须毫无迟疑地否定否定再否定,否则青春期姗姗来迟的燕凛一定会很受伤。

    诸如“你为什么这样问?”“我没听懂你的话”之类的回答,都是烂中之烂,错误回答的典范。

    果然,在他的连连否定之下,燕凛的脸色顿时柔和很多。

    唉,青春期的男朋友,很麻烦的啊。别人都是从校园恋爱发展到成熟的职场情缘,到他这里就反过来了。

    都怪燕凛太早熟,让他那个不负责任的爹妈都省心了,却把最难搞的青春期留给了他。

    燕凛隔着桌台握住他的手,又说了一句颇为中二的话:“以后,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

    墨里反手握住,燕凛更加高兴,拉了拉他的手。

    “阿狸,到我这边来。”

    墨里看了看四周,还算私密的空间里只有他和燕凛两人,因此很听话地起身走了过去。

    坐在燕凛的怀里,被他拉着一顿亲吻。

    “谢谢你,阿狸。”燕凛叹息地把脸埋在他纤细的脖颈上。

    相识至今,他给墨里带去的好像只有麻烦。无论是当年高高在上的强拆,还是和他在一起之后来自燕家的难题。

    当年他的高高在上只是因为他姓燕,他借着家族的势利欺负了墨里,而当燕周和燕深都要为难他时,他失去的只是经济自由,墨里面对的麻烦却比他多得多。

    总是显得很娇纵任性的墨里,对于这些真正的麻烦,对于他这个罪魁祸首,却永远包容和温柔。

    “谢我什么?燕凛,你到底在烦恼些什么啊。”墨里趴在燕凛的怀里,疑惑地叹息了一声。

    就算来自燕家的阻挠给他们制造了不少麻烦,不过这些都在意料之中,燕凛也在努力对抗,没有向家族妥协,墨里不觉得他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

    可是燕凛除了自我怀疑地问了一句“我是不是很没用”,就再也没有透露出一丝心事,墨里猜测他是被燕深压制得狠了产生了一些情绪,其他的也无从猜起了。在燕深和燕周的共同压制下,燕凛即便想干出一番事业来也是阻碍重重,能发挥的余地实在小得可怜。会有情绪太正常了。

    深夜,等墨里睡着了,燕凛走到阳台上,给久未联系的爷爷拨了一通电话。

    “爷爷,我想好了,我准备接掌家业,你会站在父亲那边么?”

    早已颐养天年的老爷子顿时被刺激得一颤,咳咳咳,来了来了又来了,他最怕的戏码。

    “凛儿啊,我也听说了,你爸最近对你是有点严厉得不像话,我已经说过他了。他就你这一个儿子,他挣得家业再大,将来还不是给你留着的么。你就,等一等,啊?”

    燕凛坚定地摇了摇头。

    “不,我等不了了。”

    他受够了在父亲和大哥的夹缝中艰难求生,如今燕深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有把他和墨里的事情外泄,没让燕家其他人知道,但早晚有一天,墨里要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边,他要面对父亲和母亲的责难。

    他不知道燕周会用什么手段,但他可以确定,他们不会像燕深这么“善解人意”。

    “我并不需要爷爷为我做什么,只是希望,你看在我为姑姑做过那么多事的份上,不要出手妨碍我。”

    燕凛拎出陈年旧事,燕老爷子就无话好说了。

    他这一辈子生了两个儿子和一个老来幼女,两个儿子为家业争得头破血流,长子败落,次子掌权,又被小一辈的燕深篡位。他的老伴去逝得早,燕芳小时候,她的两个哥哥为家业斗得乌眼鸡一般,他这个老太爷也疲于应对,竟然没人顾得上燕芳。

    最后还是年纪小小的燕凛照顾起自己的姑姑。

    从燕凛的哥哥失踪之后,燕凛对燕家众人就仿佛亏欠了什么似的,他一直以来做得太好了也太完满了。

    如今他跳出来说要为自己争夺一回,燕老爷子竟不知道该不该感动欣慰。

    “罢了罢了,我如今就是个被架空的糟老头,我还能管得了谁?”燕老爷子连番叹气。

    燕凛唇角抬了抬:“谢谢爷爷。”

    在网络上一片熙熙攘攘的热闹争论中,墨里正经参演的第一部电视剧也趁势推出第一个预告视频。

    一部剧里集齐最近的绯闻热点,又牵扯上逼格很高的青年企业家和人气很高的当红流量小生,预告一出就不出意外地赢来了一浪高过一浪的网络热度。

    不知道是不是制片方故意的,第一版只有两分多钟的预告,竟然剪了许多墨里和宋闻的角色青梅竹马的亲密镜头。最近两个人的情敌传闻沸沸扬扬,墨里被燕深在网络上封杀得就像个代码机器人,实在看不出来他本人有什么态度,宋闻单方面的针对却只差写在脸上了,越是这样观众却越是恶趣味地把重点集中在了两人的戏份上。

    两人的高清镜头被截了下来,一群网络微表情专家不嫌蛋疼地一帧帧解读,论证两人的关系是不是那么地水火不融。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网红出身的墨里演技竟然比正经科班出身的宋闻好。如果不是被网络封杀,墨里不用买热搜也能捞上几个热门。

    不过在自媒体四通八达的当下,对于早已拥有极高关注的墨里来说,燕深不痛不痒的网络封杀似乎意义不大。他不需要靠推广自己寻求关注,现在是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等着他的一举一动。

    甚至连燕深封杀墨里都是给他搏眼球的话题之一。燕深的助理都有些不明白领导的想法了。这到底是封杀他呢还是帮他呢。

    还有宋闻,更加赤果果地针对自己领导,到现在还在蹦哒得欢,领导也没有对付她的意思。

    燕深本来掺和得不亦乐乎,几乎要在娱乐圈里有姓名了,但最近因为一桩重要的跨国并购案突然忙碌起来,便又把那一摊子事抛之脑后。

    老板虽然忘了,助理却不能忘,还在时刻盯着老板的“敌人”,对于国内娱乐圈的风起云涌自然是了如指掌,知道这两人都还混得挺滋润,助理觉得有必要发挥一下他金牌助理的功力了。

    “老板,如果您不想看到这两个人,我有更有效率的手段,让他们从此从网络上和娱乐圈里彻底消失。”

    身为一个合格的下属,就是要想**之所想,急**之所急,时刻以**的切身利益为自己的第一要务。助理以为领导前段时间对这件事倾注了许多精力,必然是极其在意的。既然领导现在沉迷工作无暇他顾,这个时候就是他这个狗腿——不,助理发挥长处的时候了。

    尽职尽责的助理很阴险地提出一系列手段,燕深却只是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异国风景,摇了摇杯中的红酒。

    “不用。”

    不用?助理风中凌乱了,就这样?他当成一件大事来一直替老板盯着的,老板就用这轻飘飘的两个字来打发他?

    “有空关心这些闲事,明天开会的资料准备好了么。”燕深回头撇了他一眼,助理马上紧张地挺起脊背。

    “老板放心,都准备好了。”

    “恩。”

    燕深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放下酒杯继续走回桌案后头埋首工作。

    助理抹了抹额头,真是,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吓坏他了。

    以后再也不要妄自揣测老板的心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