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07.第 107 章
    把目光锁定了父亲燕周的位子之后, 不肖子燕凛就开始进行了一系列阴谋活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首当其冲的,就是分别持有深空影视不少股份的燕老爷子和姑姑燕芳。

    燕芳相当豪爽,根本问也不问燕凛想干什么,当然问了她多半也搞不懂, 完全无条件地站在燕凛这边。

    当初没有燕凛手把手地帮她,她也不可能撑起偌大一个公司, 现在还像模像样地成了一个杰出女性企业家, 经常被点名的女强人代表。

    什么燕周燕昆燕深, 都是sei只有燕凛是不一样的,燕凛是她的侄子,是她的儿子, 也是她的哥哥。要支持谁还用想么?

    燕老爷子在儿子和孙子之间摇摆了一番,最后无奈地一叹,同样选择了自小乖巧的孙子。

    当年燕周和弟弟燕昆争夺蓝擎失败,自己创立深空影视的时候, 燕凛已经是一个早熟的少年。燕周和燕昆这一对阋墙的兄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不孝逆子,每天忙于争权夺利,对老父亲不管不问, 小小年纪的燕凛就为父亲和叔叔承担起了为人儿孙的责任。

    虽然燕老爷子手里有钱衣食无忧还享受着国际顶级的疗养服务, 然而很多事情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儿子反目伤透了他的心, 幼女自小疏于管教又十分桀骜叛逆,燕昆的两个儿子, 因为他偏心着私生子也养得像两头小狼一样, 跟谁都不亲, 只有燕凛这个乖宝宝陪在身边还能聊以安慰,更何况燕凛对于他那个叛逆难管的小姑姑也尽到了他爸爸该做的大哥的责任。

    燕凛对燕周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和他那个同样不负责任的母亲也一样千依百顺,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从小就没让那对夫妻费过一点心,自己默默地把自己养大了,不但没长歪,还长成了一个令长辈骄傲的青年才俊。

    这么乖的一个孩子,燕周竟然还觉得不够,最近竟然起意打压起来。燕老爷子虽然退隐多年,还不至于耳聋目瞎,他知道燕凛在燕周的打压下什么都做不了,自己苦哈哈地找门路跑去承包项目,成天和一帮地痞地头蛇混在一起,每天喝到不醒人事都是常态,燕老爷子简直心疼死了。

    他只能给燕凛打钱,燕周那个不肖的东西做得太绝,连日常花销都卡了,也不知道他是和儿子有多少深仇大恨,要这么为难他。

    除了给钱他就不知道能干什么了。燕周和燕深一个比一个势大,他一个过气的糟老头子真的做不了什么,帮不了燕凛。

    而今乖宝宝燕凛突然密谋篡位,燕老爷子甚至觉得合该如此,也该让不长心的长子尝一尝被亲儿子坑的滋味。

    墨里不知道男朋友每天都在忙些什么,只是前段时间那个朴素奋斗的青年才俊不见了,燕凛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小公司似乎真的倒闭了,他最近不再天天往外跑,偶尔出去一回也会按时回家,每次都西装革履光鲜亮丽的,和前段时间白手打拼的小老板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看他每天神神秘秘地电话不断,还要避着他,墨里总觉得他在从事什么不法活动。可是燕凛不愿意告诉他,他也无从打探。

    这段时间燕深出国,原本找来打压他的网络公司,似乎是到期了燕深没续费,现在他在网上终于不是隐形人了。

    这一点粉丝也发现了,带着墨里的大名的文字也能发出去也能搜得到了,顿时就有很多人把这个功劳归在了李少天头上。

    不然早不解封晚不解封,偏偏他和墨里一同出现在媒体面前之后,墨里的禁令被解除了。这不是李少天还能有谁?

    经过热心做媒的网友提醒,墨里才记起他还有个大师哥呢。

    上一次见面之后,这段时间两人依然没有联系。墨里自己是心大事多忘记了,李少天也不像以前那样殷勤了,这个大师哥终究还是生分了。

    早前在墨家班的时候,他因为李少天利用鲁伯给自己洗白的事大骂了他一顿,冷言冷语冷人心,再是青梅竹马的交情多半也是禁不起一次又一次的争吵的,何况这里面还掺杂了许多现实的利益。

    年少时以为一辈子都会亲密无间的师哥,终于是生分了,墨里总归有一丝酸涩的惆怅。

    但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朋友很少,利益很多。

    总算,他还有一个青春期正当时的男朋友,最近似乎还在暗中从事着一些叛逆的事,墨里那一丝惆怅也并没有维持很久。

    成年人就要做成年人该做的事,上一次也算是借李少天脱困,他和李少天之间似乎已经渐渐就没有了任性冷战的土壤,维持起成年人的客套礼节才是正确的事。

    最近也正有一个机会,可以和李少天恢复正常关系。

    燕凛前段时间给他拿过来一份电影剧本,导演是那个得奖很多很有名的方导,当时电影还在筹备当中,他看过剧本就丢在了一边,如今正式启动了,所有角色都需要公正试镜。

    不管是不是真的公正,至少摆出了这样一副架式,他也有一试的机会。

    李少天同样要争取其中的一个角色。不只是他,何玫打听来的,柳绮华,宋闻,还有好几个他认识的,都准备为这个电影奋力一搏。

    方导的电影是所有艺人不要片酬都想上的,有才华有实力还有观众缘的导演,自带票房基本盘,还会□□演员,他拍出来的艺人比他们平时的样子更有数倍的魅力。演了他的片子就是提升身份还能暴风吸粉,怎能不让人趋之若鹜。

    何玫同样重视,反复叮嘱墨里一定要好好研读剧本。这么牛by的导演都有一身怪癖,要讨好可不容易,最简单的就是实力说话。

    “你在方导面前可把你那个财迷样给我收拾得滴水不露,方导对合作对象的人品严到苛刻。”何玫一脸严肃地道,“你要是敢说拍他电影是为了赚钱,他当场就能把你踢出大门。”

    墨里无奈地扶着额头:“你就放心吧何姐,我缺钱的事也只是跟你和燕凛坦白,你以为我缺心眼到处去说啊。该专心工作的时候我什么时候不拿出百分百的专业精神了。”

    何玫略微放心地点了点头,又想到更加糟心的。

    “还有宋闻和柳绮华,你遇上他们离远一点。这次角色不重合,总归没有竞争关系,惹不起我们还躲不起么。”

    “宋闻居然还有戏演?”墨里相当惊讶。

    何玫瞪了他一眼:“作为一个艺人你要懂得慎独,就算是私下里也要当成在镜头前,话不要乱说,不雅的动作不要做,这都是最基本的!这话说出去人家还以为你是反派呢。”

    实际上是宋闻自己发神经一直针对墨里,跟谁说理去。

    墨里呼啦啦地扇着手里的剧本:“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她这样得罪燕深,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还以为她搞那一次自杀式袭击,以后就彻底无缘演艺圈了呢,没想到她不但好好的,还能来试大导演的戏。

    “燕深虽然渣,对跟过他的女艺人向来大方,以前更闹腾的还有呢,他也没把人家怎么样。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有那么多女孩子飞蛾扑火,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啊。”

    “何姐你说得他多有情有义似的,那是因为他不想见的人连他的裤角都捞不着,女明星就是这样被他逼疯的。”墨里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燕深。

    何玫抓过他手里的剧本抚平:“你别老八卦人家了,好好看你的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