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13.第 113 章
    封闭的车厢里, 轻柔的音乐回响, 燕凛修长的手指点着乐曲的节奏轻敲着方向盘的边缘,漂亮的线条从指尖沿着手腕, 顺着挽起衣的小臂, 一直延伸到洁白挺括的衬衣布料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墨里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色, 渐渐地迷糊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墨里半梦半醒中感觉到音乐似乎停了, 一道阴影覆盖过来,他不由得在睡梦中皱起眉头。

    鼻息间的空气突然变得稀薄,缺氧的肺部也开始变得不适, 好像被一团水包围着,那团水还长了一双大手用力地钳制着他,不让他稍有挣扎。

    “唔……”

    墨里艰难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野里是放大的一张俊脸, 浅色的眼眸里带着几分酸意, 还有几分矫情。

    墨里眨了眨眼睛,红润的嘴唇动了动, 小声地叫道:“师哥……”

    “墨里!你叫我什么?!”燕凛一下子黑了脸,手指握着喀喀作响,捏着墨里的下巴逼近过来。

    “疼疼,你松手。”墨里一把拍开他,捧着自己漂亮的脸躲藏起来, 免受狼爪荼毒。

    吃醋的男人惹不起, 溜了溜了。

    燕凛却直接把车门锁死, 危险地逼近过来,把墨里堵在副驾的角落里,眯起双眼唤着墨里的大名。

    “墨里——”

    这分明是气极了的样子。

    墨里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他还没见过这样的燕凛呢。

    他后悔了,他好端端地为什么要作死呢?!

    “凛哥你听我说,我逗你玩的!”墨里捂着脸解释。

    “逗我玩?”

    燕凛气得笑了起来,只是咬牙切齿地有些狰狞,他显然不是不接受这个解释的。

    他本来就看李少天不顺眼,光是和墨里青梅竹马这一条,就足够让燕少diss他到死。

    要知道,李少天和墨里师哥师弟情深意重的时候,他燕凛还只是一个只能在网上给心上人的论坛帐号不停地发私信,而且好几年都没有人搭理的暗,恋,狗。

    这种不平和遗憾是无法弥补的,就算他拥有墨里的未来,但墨里那恣意飞扬的少年时期,是他永远无法企及的了。

    他在墨里的少年时光里,只留下一个反派的可憎面目。

    而李少天,正是那个拥有着墨里整个少年时光的男人。

    恩——好像哪里不对?

    不管怎么样,燕凛厌烦李少天,嫉妒李少天和墨里的一切往来。

    同是墨里少年玩伴的周飞就激不起他的醋意,这大概也是一种直觉。李少天和墨里之间的过往和交情,让燕凛嫉妒,让燕凛警惕。

    燕凛一厢情愿地判断,李少天对墨里,绝对不只是师兄弟那么简单。只是李少天自己不知道,或许他知道但是装作不知道,墨里更是懵懂,燕凛当然不会好心点醒他。

    然而嫉妒不平是控制不了的,墨里还来火上浇油。

    “阿狸,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解释。”燕凛阴恻恻地说道。

    自知闯祸的墨里欲哭无泪,举起双手道歉:“凛哥,我错了,我不该拿这个开玩笑。”

    燕凛却还不满意,看他那副要吃人的表情就知道。

    “唔……”

    墨里不懂向来疼爱他宠溺他的燕凛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苛刻。因为他不知道燕凛矫情着他的过去(?),这个时候无论他说什么都不能平复燕凛的愤怒。

    意难平意难平,那么容易摆平就不叫意难平了。

    可怜巴巴不行,墨里也亮出爪子。

    “燕凛!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看你的诚意。”

    哇好拽啊!追到人就不珍惜了呗?!

    “我都道歉了,你还抓着不放,我看你是为难我墨里。”

    “想我原谅你,可以。只要你拿一样东西来换。”

    “什么?!”墨里看到取悦男朋友的可能,眼睛一亮。

    “你的初夜。”霸道邪魅地挑起下巴。

    “………”

    我sx%()!!!

    “你好雷啊!!!”墨里推开燕凛,使劲扒拉车门,“我要下车,放我下车!”

    燕凛支着额头靠在椅背上,姿态相当慵懒魅惑,斜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猎物徒劳挣扎。

    不一刻又将累得气喘吁吁的美人按在座椅里一顿狂吻。

    墨里有些不安,他感觉得到,燕凛的亲吻中,比往常多了一些什么,陌生又火热,进击而渴求,让他不敢深思。

    燕凛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柔和如清风细雨。

    出身可谓不凡,却一向没有同龄人中寻常可见的跳脱跋扈。

    他一贯沉稳宽容,让墨里几乎忘了燕凛也不过二十出头,还处于应该争强好胜的大龄少年阶段。

    当这潭温柔的湖水开始泛起波澜时,竟让人有些难以招架。

    此时一通电话拯救了他。

    当然,也有可能是陷他于两难之境的魔鬼来电。

    如果是李少天打来的话,燕凛真的会吃人。他的眼神就是这么说的。

    墨里几乎是战战兢兢地拿出手机,在燕凛苛刻的视线下翻过来,谢天谢地,来电人不是李少天!

    墨里在燕凛的默许下接了电话。

    “喂,陈威……”

    这是他上部戏的男主角,是墨里在圈里不多的称得上朋友的人。陈威是个相当自来熟的人,尤其是和墨里,电视剧都快播完了,他还是会打给墨里约他聚会。墨里十次有八次不应,剩下两次实在盛情难却才去赴个约。就算是这样陈威也不介意,还是和墨里熟识起来。

    不过也没熟到一一张口就借钱吧?!

    不等墨里说完,那边就噼啪叽喳地跟他叙起旧来,末了才道:“阿狸,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其实有一件重要的事想跟你说。”

    陈威站在布置精美的舞台中央,举着话筒对着开了免提的手机从容而谈。

    站在他身侧的是无声微笑的主持人,台下是配合地不发出声音的观众。

    没错,这是一档综艺节目。靠着金主抬轿主演了末代风云以后,他这个男主也小爆了一把,尤其是女主角不遗余力地theone男配角,闹得整个网络媒体风风火火,带热了剧却没给她自己增加什么人气。

    他应个男主角就安静如鸡地默默涨粉,现在也算初露头角,通告也多了起来。

    这个综艺环节是要给一个圈内朋友打电话借钱,看朋友的反应做出好笑的综艺效果。

    他入行没多久,圈内朋友少得可怜,大牌攀不上,小透明又没有什么综艺价值。节目组和经纪人一起筛选,好不容易给他安排了一个适当的“朋友”,是同公司的艺人,半透不红的老透明。节目组觉得还算有话题,经纪公司考虑到还值得一带,就这样拍板定下,对过台本流程,一切都安排妥当。万万没想到那个家伙不争气,突然闹出劈腿丑闻,还赶到了录制当天被前女友踢爆。陈威再有奉献精神,这个时候也不敢沾他了。

    然而节目还是要录的,不能因为他一个人撤改整个流。陈威扒拉了一圈通讯录,目光就锁定了墨里。

    这个红到发黑,黑到自然红的腥风血雨传导体。

    公平地说,虽然墨里被某些人说成是“没什么作品只会炒作话题”的花**小鲜肉,然而认真扒拉起来,墨里本身并没有实打实的黑点,出演过的几个角色演技也是可圈可点,和老戏骨的对戏也丝毫不逊色,还有出众的戏曲才艺。

    就算最近被宋闻实名diss,但是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他和燕深有什么不纯洁的关系。

    何况凭燕深那副出众的长相和不凡的履历,还有传言中不幸福的童年经历导致对感情的极度不信任这种男主角buff,和他传绯闻根本也称不上是丑闻。

    综合考虑,就他了!

    电话接通之后,陈威也有些紧张。

    他没和墨里没对过台本,希望以墨里的聪明狡猾千万别出什么喽子才好——

    “……阿狸,我就不跟你客套了。我最近手头有些紧,急用钱,那个,想找你借点。”

    墨里狐疑地看了看手机,又不解地看向燕凛,摊开双手传达自己的疑惑。

    燕凛扭头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墨里不解地道:“陈威,你喝多了?我有几个钱你没点数吗。”

    旁边的主持人双双忍笑,台下观众的表情也显示出效果不错,很有梗。

    陈威咬了咬牙,不由地放低了声音:“阿狸,你就当我们的友情在经受一次大庭广众的考验——”

    主持人连忙打手势挤眉弄眼,装模作样地阻止他给对方提示。

    这其实是做给观众看的,但陈威也不能真的明说,只希望墨里足够聪明,领会到他的中心思想。

    那头传来一阵不明的杂音,之后墨里的声音才又响起。

    “行吧,你要多少。”

    这么痛快吗?陈威简直有些不敢置信。

    比起其他嘉宾对过台本的表演,不明就里的墨里这么痛快地愿意借钱,他真的被感动了。

    “这……我要多少?”陈威还真没考虑过要多少,有点卡壳,“你能借我多少。”

    “随便你错,只要我有。”

    陈威几乎要痛哭流涕了。

    “我自己留个两百块就好。”墨里继续道。

    陈威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人,为什么要挑墨里来参加这个环节。

    他看到此时观众席上已经有人默默无声地鼓起掌来。他和墨里之间的友情,简直比天还高,比海还深,比小雪花还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