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18.第 118 章
    “司空,明月, 你师兄弟二人速速出城, 替为师集齐所需珍材异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并非为师惜命,只是青铜城数百年基业, 绝不能毁在为师的手中。只要神兵顺利出世,为师便是万死也瞑目了。”

    墨里一脸恭敬地站在场地中央, 面向评委席,听着桌子后面一个脑门锃亮穿着一身休闲西装的中年男士平铺直叙地把他师父的台词念了出来, 听得那叫一个难受。

    在外面等了一阵子,叫到他名字的时候他跟着小助理进来。一进来就没有废话, 坐在c位的方大导演让他马上开始表演。因为是三个人的戏分,旁边这大哥就自告奋勇地帮他对台词,把他的师父和师兄的台词都包了,让他专心演出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师弟。

    本来他还挺入戏的, 那人一开口他就想跪了。

    这嗑嗑拌拌的带着口音的普通话, 直接把他的表演难度拉升了两个等级啊。

    墨里只能尽量无视他,一板一眼地表演。

    “师父不要这样说,比起什么神兵出世, 您在我们师兄弟眼中才是最重要的。我和师兄一定为您寻齐药材,治好您的伤病。”

    墨里演小师弟属于本色出演,和师父师兄的对手戏基本没有什么难度。

    但是方导从头到尾抱着双臂面无表情, 甚至还有点冷着脸, 看得墨里一阵忐忑。

    他要是没选上, 都是那个念台词的戏精坑的。

    全程中规中矩地演完, 墨里有点忐忑地看着导演。

    帮他对戏的那一位扔下剧本,呵呵一笑,很是自满。

    “怎么样方大导演,鄙人的表现力还不错吧。”

    墨里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是何方神圣。

    方导一脸冷漠:“张总别开玩笑了,别人投资捧小情人,您是要自己带资进组吗?”

    “不行吗?”张总挑了挑眉毛,摸着脑门,“我又不抢你的主角,你给我整个配角让我过过瘾还不行吗。我这个长相,演个什么一派掌门,一方宗师,总还算排场吧。”

    眼看两人就这样聊了起来,墨里站在原地,也不知是走是留。

    张总相当坦率直接地道:“老方,你也想想看,你非要拍什么扑街武侠电影,有几个老板愿意投资啊?要不是鄙人还有点武侠情怀,愿意拿钱给你砸着玩,你能这么快把项目开起来?我就想实现一把武侠梦,你不是这么不给面子吧。”

    方导叹了一口气:“张总的事容后再议。墨里是吗?说一说你对这个人物的理解吧。”

    作为一个能把一截烂木头都拍得风情万种的神级导演,方导不怕演员演技差,反正他最会调教木头演员了。重要的是长相,气质都不要紧,气质可以靠造型和摄影角度。惟有长相他最看重,只要长相贴合他的人设,他就敢用。

    这一位,光是长相已经让他十二万分地满意了。看完这一位,他就已经把前面的选手都pass了,后面的估计也是乏善可陈。

    墨里简单回答了导演的问题,就被放出去了。临出去时他观察了一下,方导脸上看不出什么,墨里出了门也就不纠结了。

    能上方导的大电影固然好,上不了还有何玫给他安排的其他工作,总之还不至于失业。

    下一个进来试镜的人和他迎面走来,两人都是一愣。

    这人竟是很久没有见过面的老熟人,柳绮华。

    墨里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柳绮华却是不阴不阳地笑了两声,绕过他径直走进试镜大厅的厅门。

    何玫此时迎了上来,看到柳绮华的背影,面上露出一丝不喜的神情。

    “又是那个姓柳的,态度真让人不舒服。”

    “他也瞪你了?”墨里被何玫拉着出了酒店,好奇地问道。

    “他瞪我干什么?跟他有过节的是你。”

    “我跟他也没过节啊,可是他好像一直有点针对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墨里表示很无辜,全然不知道这是燕凛曾经中二年少时以爱之名所做的蠢事。

    何玫道:“这次不用担心,方导向来不喜欢这些歪门斜道,他是个有精神洁癖的人,歪门斜道入不了他的眼。”说着匆匆点着电梯按钮,拉着墨里走进去。

    “我直接送你回去,省得你路上再出什么状况。”何玫看着跳动的楼层数字道。

    墨里知道何玫是想早点把他带走,省得李少天来跟他谈心。

    作为他的经纪人,何玫对于一切适龄男姓都保持了高度警惕,誓要把他那些泛滥的男男cp全部扼杀。

    这其中头一号警告对象就是李少天。

    电梯下到地下二层,盯地打开门,一个人影就猝不及防地出现在电梯轿箱外。

    “阿狸,我就知道你要跑。”李少天面色不善,看了何玫一眼,又看向墨里。

    墨里连连摆手:“没有没有,都是我的经纪人安排的。”

    被瞬间出卖的何玫瞪了他一眼,李少天没多理会,拉起墨里的手向何玫道:“何小姐,我有些很重要的事,希望和我师弟单独聊一聊,还望见谅。”

    墨里跟着李少天一路来到一个空旷的房间,里面摆了几张桌椅,摆得像个会议室的样子,只是比起上头的酒店大厅来显得寒酸太多了。

    “这里是这栋楼的清洁工平常开会的地方。现在没有人来,你放心,也没有监控。”李少天解释道。

    墨里随手拉开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好吧,师哥你要跟我说什么?”

    李少天来回踱了两步,走到他面前,一脸凝重地道:“阿狸,你跟师哥说实话,你现在,是不是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了?”

    墨里瞪大了漂亮的眼睛,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到了,脑子里不由自主地飞速运转起来,却一时计算不出正确答案。

    李少天却是相当笃定的样子,看着他的眼睛里已经冒出火来。

    “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是燕凛,还是燕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