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19.第 119 章
    会议室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让墨里感到有些憋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和燕凛在一起这么久, 他还没有认真思考过两人的关系被亲朋好友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也许是他所处的这个圈子的氛围, 长久以来看着网络似真似假风风火火地传播着各种不同的配对,无论同性还是异性, 反倒有种一视同仁的错觉。他几乎快忘记正常的生活里,这本该是多么不正常的一件事。

    李少天看着他的眼神, 让墨里有些不敢面对。

    “我……”他挠了挠脸颊,在李少天意义不明的视线下, 干脆拉下脸来,态度恶劣地呛声, “关你什么事?!什么燕深燕浅的,你也来给我找麻烦。”

    “所以是燕凛了?”李少天冷声道。

    “……”

    要不要嗅觉这么敏锐啊。

    其实否定一句很简单,以他胡搅蛮缠的功力,李少天向来是拿他没办法的。

    只要说一句“不是”, 他就可以摆脱李少天的纠缠。

    只是, 那句“不是”,他竟有些说不出口。

    仿佛只要说了,他和燕凛之间的关系就会蒙上一层阴影。也许是因为太过珍惜, 所以不愿意用谎言来玷污它。

    “不想跟你说了,你没正经事我就走了!”墨里起身埋头往外冲,却被李少天一把抓住。

    “站住。阿狸, 这么大的事, 今天你别想蒙混过关!”

    “放开我!”墨里对着李少天又踢又踹, 使劲往门边挣, 李少天一时有些狼狈。

    跟到门外的何玫听到里面的动静,有些担心地扑到门边,侧着耳朵听了片刻。

    这是在干什么?不会闹出什么刑事案件吧?

    她敲了敲门,还没等她开口,李少天隐含着怒气的声音就穿过门板扑到她脸上。

    “别敲了,没事!这是我们师兄弟的家事!”

    屋里,被捂住嘴巴的墨里在李少天手上狠狠地啃了一口,一双亮如繁星的眼睛凶恶地瞪着他。

    以墨里平常能把大骨头啃得咯吱响咬成渣的咬合力,李少天竟然忍住了,咬紧牙关不吭一声,只是黑着一张脸看着墨里。

    墨里和他僵持了片刻,实在是斗不过发狠的李少天,只能讪讪地松开有些发酸的嘴巴。

    “算你狠。”墨里对着人家手上被他咬出一圈红肿牙印的可怖痕迹,恨恨地呛了一句。

    “出气了?可以好好说话了么。”李少天捂着手,面色沉沉地看着他。

    他极少拿出师兄的威严来,从小到大都把墨里捧在掌心里偏着护着,这样的李少天在墨里眼中,有一些陌生。

    “是燕凛,是不是?”问题又回到了那一个。

    “是!”墨里不再回避,干脆昂着头理直气壮。

    李少天的眼睛里仿佛透出一丝伤痛。

    “阿狸!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谈恋爱啊。”

    “荒唐,你简直不知所谓!”李少天的愤怒在墨里的果断承认之后,犹如隐忍良久的火山一般蓄势喷发了。

    “在这个圈子里久了,你是分不清网络和现实了?!你以为网上那些人总把你和一些男人凑成一双一对,这个世界就真有那么光怪陆离了?!阿狸,你根本不是那种人,别被那些胡言乱语蛊惑了!”

    李少天此时前所未地痛恨那些胡乱起哄的网友粉丝和媒体。

    墨里还太年轻,太容易受到外界影响。他和墨里一起长大,墨里是什么样子他很清楚,他根本不是天生喜欢男人的!如果不是受到那些不良影响,他怎么可能想到和一个男人谈什么恋爱!

    “我受什么蛊惑了,我就是喜欢燕凛啊。”墨里拍着桌子反驳,“我喜欢谁我自己不知道吗?我不喜欢谁神仙也蛊惑不了我。不然我怎么不喜欢你,我怎么不喜欢周飞呢。我就是喜欢燕凛,我很确定,我喜欢他!管他男人女人,我只喜欢他!”

    那一声声的“喜欢”,仿佛一桶桶烈火烹油,浇在他越发猛烈的怒火中央。又仿佛是一把把萃了毒的尖刀,狠狠地割在李少天的心上。

    是怒是痛还是恨,他已然分不清了。

    他从小严密地保护在羽翼之下的小师弟,在他的面前恬不知耻高声呼喝着他爱另一个男人。

    因为墨里自小长得漂亮,他厌恶那些粘在师弟身上的各色目光,自小就不让他暴露在那些贪婪无耻的目光之下。

    如今,他这样保护着的小师弟,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利用着他的愧疚,堂而皇之地和一个男人同居了。

    李少天瞪着的双眼被怒火冲出血丝,额角仿佛也绷出青筋,表情几乎变得狰狞起来。

    墨里看着这样的李少天,心底蓦然涌起一丝惧怕。

    他没想到,师哥竟然会气成这样。

    他才自以为看清楚了李少天的为人,看出来他并不是公正谦和的大师兄,他是一个目的性明确,为达目的可以坚忍无前的人,并且不会为情所缚。他抛弃墨家班的时候,利用自己的师父和长辈的时候,毫无犹豫,墨里一直觉得李少天的心里对墨家班和他们应该是比较疏离的,可能还没有他和他的经纪人亲密,毕竟他们是有着同一个目标的。

    可是此时的李少天,有点过于感性了。

    “阿狸,师哥问你,过年的时候你和我争吵,说我对不起墨家班,说我让你失望,就是为了让我失去约束你的立场?你让我愧疚,让我管不了你了,你就可以自由自在地搬去燕凛的家里,你就可以和他双宿双栖了?!”

    李少天的声音比起他可怖的神情来说,有些太过冷静。

    墨里想也不想地直觉摇头:“没有,我不是!”

    他有一种直觉,他但凡敢点头,甚至有一丝犹疑,都会化成一道火星,瞬间引爆李少天的怒火……

    何况,他那时候就是对李少天万分失望,心寒于李少天对墨家班的薄情,又有燕凛愿意提供住处,他和周飞才会搬到燕凛家里的。

    但是李少天却显然不信。

    “你吵我闹我,让我愧疚,然后堂而皇之地利用我的愧疚。阿狸啊阿狸,你可真懂得摆布师哥的心。”他冷笑着,手指连连点着墨里。

    “你真的想多了,师哥。我,我可以走了吗?”

    墨里真想夺门而出,可是又有些一忌惮李少天。

    “走?你想去哪儿?回燕凛的家?我不许。”

    “你凭什么不许?!”墨里着急起来,“我要回家!你凭什么审我?!”

    “就凭我是你师哥!”李少天一把扯住想要离开的墨里,重重地将他甩在椅子里。

    “你今天哪都不许去!以后不准再见那个姓燕的!”李少天一手掏出手机,一手点着墨里,“乖乖地听话,我让人把车开过来,跟师哥回去!”

    墨里顾不得被椅子咯得生疼的后背,也忙从怀里掏出手机。

    李少天会打电话,他也会打。

    他找到燕凛,手一划就要拨出去。

    虽然燕凛除了一开始欺负墨家班的时候还有点威势的样子,后来一直被各方面吊打,好像没什么卵用,但是这个时候墨里还是只想得到燕凛。

    号码还没拨出去就被李少天一把抢了过去,墨里跳过去想抢回手机。

    “还给我!师哥,你别太过分了!”

    李少天看着屏幕上的“老公”两个字,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仿佛一瞬间展开成无数不知廉耻的亲密,不堪入目的画面——他心中的愤恨几乎要滴下血来。

    燕凛把阿狸拐去那么久,无论他想做什么,早不知道做了几百几千遍了。

    他觉察得太晚了。

    一股无力和焦躁越发蔓延,李少天看着急切地抢夺手机的师弟,看着手机上那恬不知耻的称呼,有一瞬间,暴戾几乎占满了他整颗心。

    “阿狸。”他伸出手,仍旧是冷静克制的,只是那手指的力道重逾铁钳。

    “我不准你再见燕凛,跟我回去。阿狸,别这么不懂事,想想你父亲,想想鲁伯,想想你的师兄弟,他们加在一起,还比不上一个燕凛吗。”

    急欲挣开的墨里突然顿住,他听出了李少天话里的威胁。

    “不准你告诉我爸!”墨里怒道。

    他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墨县的长辈们,即便要告知他们,也必须由他想办法缓缓地向他们表明,尽力求取他们的同意和祝福。

    绝不是让带着偏见的李少天回去告状一样揭发他。

    李少天一笑,声音温和地道:“那阿狸就乖乖听师哥的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紧闭的房门。

    同时却一道力道从门外推门进来,李少天还没有看清楚站在门外的人影,那道影子已经一脚迈进房里,挥起一拳,狠狠地击到他的脸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