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20.第 120 章
    李少天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墨里趁机挣脱他, 没有一点点的犹豫和迟疑, 甚至没有给他一个眼神, 就一声欢呼扑向来人。

    “凛哥!你来了!”

    什么?老公?还当着他的面就这样喊上了?李少天感到自己所余不多的理智已经在瞬间被烧成了一片灰烬。

    “阿狸, 你怎么这么寡廉鲜耻!”他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抹着被打得一片麻热的半边脸, 指着躲在燕凛身后的墨里,“你给我过来!”

    墨里连连摇头, 过去他就是个傻子, 大师哥怕是疯掉了。

    他和燕凛清清白白,谈着小清新的恋爱,怎么就寡廉鲜耻了。

    燕凛脸上一片霜雪,声音也是冷的:“李少天, 你确定要在这里闹?”

    “燕凛, 你这个禽兽,畜生!你装什么人模狗样!”李少天猛地推开大门, 把守在门外的何玫吓了一跳。

    “好啊,闹啊,闹到天下大白!看看是我李少天倒霉, 还是你姓燕的万劫不复!燕凛, 你算什么?你有什么啊?!你以为你姓燕就高人一等?整个圈里谁不知道, 深空集团的太子爷不过徒有其表!不但插手不了集团业务, 连公司底下有点资历的老员工都不如啊。燕凛, 你就混成这样, 你爹妈都不待见你,你靠什么骗了我的师弟?就靠你那张吃软饭的脸么?!”

    在门外听了个囫囵的何玫,顿时震惊地看向墨里。

    这个不省心的家伙,和这个男人传绯闻,和那个男人拉郎配,搞到最后,竟然真的和男人在一起了?!而且不是李少天,不是燕深,竟然是一直没有姓名的燕凛?!

    不是她嗅觉不够敏锐,她就是太敏锐,看出墨里分明还是只童子鸡,她才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就墨里那副长相,哪个金主包了他用来摆着只看不干啊?!还能让他一直这么懵懂迷糊着。

    可是这事就是这么发生了,何玫恨恨地瞪了一眼这几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人,一跺脚彩着高跟鞋到走廊外头给他们望风去了。

    燕凛眼眸微深,一言不发,墨里却听不下去了。

    “李少天!你住嘴!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才什么都不是!你才不遭人待见,整个墨家班都不待见你!”他躲在燕凛身后怒道。

    燕凛和他父母之间的隔阂,燕深都告诉他了。这是燕凛心头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旧伤疤。李少天不该用这件事来攻击燕凛,就算他不知情,也不可原谅。

    李少天看向墨里,眼神中的伤痛毫不遮掩 。

    “阿狸,你说我,什么都不是?”他指着自己,似悲似笑,“整个墨家班都不待见我?!哈哈 ,阿狸,你终于说出口了啊,这就是你的真心话?!”

    墨里看着李少天,有些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

    他心疼燕凛,心疼他被李少天揭了伤疤,心疼他不被自己的父母原谅,心疼他自幼逼迫自己长大,不敢任性,不敢当个孩子。

    所以他急着维护燕凛。以前没有人在意他的感受,以后永远有他站在他的身后。

    恩……他现在的确就站在燕凛身后。

    李少天向前一步,似乎想走近墨里。燕凛跨出去,高大的身材拦在两人中间。

    “李少天,别让自己太难看。”燕凛道,“在你对墨家班做出那些事之后,你觉得他们应该怎么看待你?你不会觉得自己还是墨家班人人仰仗的大师兄吧。”

    严格算来,李少天没有对墨家班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生活不是戏剧,没有那么多苦大仇深的转折。但就是那一次次轻慢的对待,漠然的利用,漫不经心的轻视,足以将十几年的深厚感情一朝磨平,再见面只有陌生和疏远。

    面上亲热而心中冷漠,真的很伤人。

    “滚开。”李少天瞪着发红的双眼,攥紧的拳头将关节握得咯咯作响。

    “阿狸今天必须跟我走。”

    墨里有些紧张,李少天被愤怒冲垮了理智,似乎不达目的不愿罢休,可是他们真在这里打起来又能有什么好结果?

    燕凛没有理会越发剑拔弩张的气氛,只是微微转头听了片刻,看向李少天。

    “你的经纪人马上就来了,还有今天在楼上试镜艺人的方导团队。李少天,你确定要在这里闹起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走廊远处已经隐隐传来一阵脚步声和轻微的人声喧闹。

    李少天的愤怒随着他的动作一起定格了。

    他看着墨里,墨里也回望着他,他们的视线当中交织着同样的复杂。

    “师哥,不要闹了,好吗。这个机会对我也很重要。”墨里出声恳求。

    李少天没有说话。燕凛不再看他,握起墨里的手。

    “我们走吧。”

    墨里回头看了李少天一眼,他定定地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燕凛带他离开。他仍旧是愤怒的,只是不知拉回他理智的,是墨里的恳求,还是渐渐行近的人声。

    墨里直到坐到燕凛的车里,还有些呆呆怔怔。燕凛给他系好安全带,开车离开酒店车库。

    车窗外突然明亮起来的天光让墨里恍然回神,他扭头看向燕凛:“你怎么来了?”还来得那么及时。

    “我本来就要来接你的。”燕凛语声温和,像怕惊到他似的。

    他终究担心李少天的态度会伤到墨里。

    墨里却似乎没有放在心上,拍了拍胸口道:“还好还好,好在你很闲。吓死我了,师哥疯了。”

    燕凛:“……”

    他很闲吗?他在墨里眼里就这形象?这比李少天还能扎他的心啊……

    “很快就不会了。”

    “什么?”墨里没听明白燕凛没头没尾的一句话。

    燕凛却闭嘴不说了。

    “很快就不会什么啊?”

    “没什么。”

    “分明有的,你要么别说,要么说完。话说一半最讨厌了!”

    “……”

    啪。

    方琳把包甩到桌子上,前所未有地对李少天冷下了脸。

    李少天一脸颓然地坐在沙发里,并没将她放在眼里。

    方琳坐到他的对面,掏出香烟和打火机,烦躁地点燃狠狠抽了几口,吐出几簇烟雾,才强自镇静了下来。

    “少天啊少天,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为了能上方导的电影,你知道我为你费了多大的功夫么?!你要是不想要这个机会就直说!”

    她夹着香烟的手指点着李少天,被李少天一把拍开。

    “不要用手指着我。”

    “好,好,你厉害,大明星,你就会跟我这个打工的甩脸色。我说少天,你能不能有点出息?!是,墨家是养大了你,可你该尽的赡养义务你也尽了啊,这些年你给你那师父寄了多少钱回去?够他怡养天年了吧。墨里那个亲生儿子给的钱有你给的多吗?!你不欠墨家什么,能不能不要一听到姓墨的你就先矮了半头!好不容易洗清了一脑门污名,你就别再和墨里牵扯不清了行吗!你还嫌他带来的麻烦不够多吗?!”

    方琳说了半晌,口水都说干了,李少天只是一脸漠然地靠在沙发里,望着半空出神。她苦口婆心了半晌,算是白费功夫。

    “算了,我是管不了你。这次要再因为和墨家的那些妖蛾子被方导退货,老娘也不管了!爱谁谁!反正前途是你的不是我的!”

    直到最终的试镜结果出来,李少天和墨里赫然在列,分别饰演电影里的师兄师弟二人,方琳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烦恼了。

    她知道,这下李少天和墨里是彻底撕扯不开了。

    果不其然,方大导演最新武侠电影《末世代》的角色演员表刚一公开,粉丝们就疯狂了。平常夹着尾巴的师哥师弟cp粉这下子纷纷跳出来扬眉吐气,再加上两人各自的粉丝撕成一地鸡毛,每天不同的相关话题轮番热门,电影甚至还没有正式开始宣传,吵吵嚷嚷好不热闹。

    电影的宣传部门对这样的热度自然是喜闻乐见的,只是有精神洁癖的方大导演看不惯这些歪门斜道。

    “世风日下,不可理喻。就是因为这样的浮躁风气,现在的人才不再把心思放在作品本身!”方导一脸鄙夷,“这届观众不行,垃圾电影人都是观众惯出来的!”

    坐在一旁听训话的剧组人员纷纷抹着额头的汗水。

    龟龟,这话真是太不讲究了,要是被传出去会造成什么样严重的后果,方导难道不清楚吗?

    好在下面方导转了话题。

    “不是那两个演员在搞这些乱七八糟的营销吧。”他问道,“同性丑闻这种东西,我们这个项目是绝对不需要的!”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他们搞的,以人格担保。”管演员的副导演连连摇头,“两个演员都挺老实的,不是那种浮夸不踏实乱炒作的人。”

    “哼,那就好。”

    电影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定妆,拍剧照,进组拍摄,在导演雷励风行的安排之下,一切都进展迅速。

    剧组进驻影视城,墨里和李少天同在一个剧组里拍戏,住在同一个酒店,因为二人分别分在了不同的摄制小组,墨里又有意躲着李少天,因此电影拍了十多天了,二人还没有见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