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22.第 122 章
    带着恶意的视线仿佛含着针带着刺, 让人浑身不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墨里微微皱眉,顺着那道视线望去,那人倒不避着,皮笑肉不笑地迎上来。

    “墨班主, 我们可算是许久不见了, 您还好么。”柳绮华自笑自答, “对了,是我多此一问, 您怎么能不好呢?金主给力, 您可是比我们这些自己摸爬滚打的草根省心多了。”

    他身后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高体壮, 长着一张国字脸,虽不英俊却气势十足, 踱着步子慢慢地跟了上来。

    “柳绮——”墨里指着他。

    柳绮华冷笑着看他。严格说来他和墨里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入行至今一直奉行与人为善的他唯一结下梁子的就是墨里。从他和墨里一起参加那档邪门的综艺节目开始, 他原本蒸蒸日上一帆风顺的事业就莫名开始状况百出,渐渐陷于停滞甚至走到下坡路,最后更是一泄千里, 一败涂地,快得让他猝不及防。

    这要是和墨里没关系, 他把名字倒过来写。

    谁让墨里的金主就是那个姓燕的,他上一个东家的宝贝独子呢。

    与他的惨淡经营相比, 墨里却从那档节目开始一飞冲天, 频频爆红, 无数粉丝为他疯狂,就算是负面新闻也挡不住他日益高涨的人气,如今更是拿到了方导电影的男二号。

    无论是方导电影的捧人功力,还是作为男一号的李少天和墨里之间那微妙的令众多粉丝如痴如醉的师兄弟身份——作品足够给力,炒cp更是水到渠成天时地利,柳绮华都可以想象得到,待到这个电影播出以后,墨里会红到怎么样震撼网络的地步。

    每每想象着那种情形,他的心就快被名为嫉妒的野兽啃蚀一空了。

    冥冥之中,柳绮华认为墨里得到的这一切,至少有一部分本应该是属于他的。

    从他参加了那档专为捧墨里的综艺节目开始,他仿佛就被这个狐狸精下了咒吸走了他的精神气运。

    所以他的事业一落千丈,墨里却借着势一飞冲天。

    这不是迷信,分明都是有迹可寻的。

    至少,如果没有墨里,他从戏曲转行演员的路线尚属圈内独一份,有一些角色只有他最适合,只有他能演。

    而现在多了一个墨里,所有人就都看不见他了。

    这些见风使舵,跟红顶白的恶臭之人。

    柳绮华面对着墨里,一颗被嫉妒、后悔、懊恼搅成一团的心,又因为正面冲突而多了一丝兴奋和雀跃。

    背后阴人虽然行之有效,但始终没有正面杠来得让人热血沸腾,痛快淋漓。

    来吧,他的宿敌,他等着墨里的回击。

    “柳绮——”墨里却卡住了,空气突然陷入了微妙的沉默,墨里漂亮的脸上开始渐渐显出几分尴尬来。

    有点糟糕了,他俩即使不算朋友也算熟人,他却突然忘记了人家的名字……

    绮云?绮罗?到底是绮什么?是什么人干扰了他的记忆?!他明明前一秒还记得这个男人的!

    在沉默的空隙变得更加尴尬以前,墨里果断地将猜测的结果扔出来,说不定他就撞对了呢?

    “柳绮罗!”

    柳绮华:“……”

    看到对方的脸色墨里就知道,完蛋猜错了,这下真的尴尬了。

    他挠了挠脸颊:“呃,柳绮云?”

    柳绮华开始咬牙切齿起来。

    “墨里!”

    这是什么意思?藐视他吗?!这只小狐狸精,欺人太甚!

    “哈哈哈,绮华,你认识我的好徒儿?!”

    “对了,是柳绮华啊。”记忆突然回笼,墨里小声地重复了一句,一脸铁青的柳绮华却显然是没听见了。

    和柳绮华同路的那个高大男人哈哈大笑着,熟不拘礼地揽住柳绮华的肩膀拍了拍。两人气氛虽不算暧昧,墨里却也嗅出些许似有若无的蛛丝马迹,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金主,又是金主,这些人真是的,就不能像他一样,依靠自己吗?

    “明月好徒儿,你见了为师,为何不行礼啊。”那个男人又向墨里发话了。

    墨里狐疑地打量着他。明月是他在电影里的角色名称,这个男人难道是他电影里的师父?

    细看之下这人还有点眼熟,他穿着t恤短裤拖鞋还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形象任墨里上下打量,这副戏精作派渐渐勾起记忆当中的一个模糊影象。

    “啊,是你。”墨里终于想起来了。

    这不是那天试镜现场跟他对台词的那个人么?!

    听方导的说话这人应该就是这部电影最大的投资商,他回家问过燕凛,这电影的大股东是一个叫飞华传媒的民营企业,大老板就叫张飞华,是一个从房地产跨行影视行业的爆发户王老五。

    他带资进组,没给自己的小情人安排一个角色,反倒给自己安排得明明白白。

    真是一朵奇葩。

    “明月徒儿,你在心里骂为师呢?”张飞华虎目一眯,气势十足。

    墨里看了柳绮华一眼,柳绮华似乎认定了墨里有意折辱他,原本想要正面和墨里撕一波的心气儿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又恢复成那副阴沉沉的样子,抱臂站在一旁,任张飞华揽着他的肩膀挂在他身上。

    “明月好徒儿,你看着他作什么?这是为师的娈宠,你可不能染指,哈哈哈。”

    张飞华仿佛有戏瘾,明天才是他第一天进组,今天刚到,碰上一个电影里的徒弟就迫不急待表演起来。他大概自认很有急智的幽默,自己捧场笑得很大声。

    柳绮华的脸色更加铁青,看着酒店周围虽然不多却都面露好奇的过往路人,含着一丝屈辱的难堪。

    墨里收回视线,向张飞华拱了拱手:“师父,徒儿还有要事,就不陪您闲磕牙了。您请便吧,我先回去了。”

    他说着就要回酒店,然而戏精金主刚刚入戏,还没演过瘾,怎么愿意放人走。

    “明月好徒儿,你素来孝顺懂事,难道就这样敷衍师父?走走走,师父今天做东,请你们师兄弟一起喝个痛快。你师兄呢,快快把他找来。”

    演戏,当然是人越多越有意思啦!

    “不不,我真不去。”墨里刷刷把手划了两圈,张飞华抓过来的手愣是没碰着他一片衣角。

    “ 怎么,你小子不给面子是不是?”张飞华也把脸一沉,一副浑不吝的模样。

    墨里自小挑起墨家班的大梁,安排好一整个戏班不是容易的事,避免不了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也早已见惯了这样的人。

    这种人身上有匪气,好的时候怎么都好,横起来又相当愣,麻烦得很。

    毕竟还要在一个剧组拍戏,他又是投资的大佬,墨里也不愿意得罪他,看了一眼满脸讥讽的柳绮华,墨里道:“行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您先把李少天叫上,我回去换个衣服就来。”

    “这还差不多。”张飞华又咧嘴笑了起来。

    墨里一点也不担心李少天会不来,这位可是资方大佬,虽然看着不靠谱,但是有钱有势有人脉。师哥那个势利眼,才不会错过这种结识的机会。

    墨里回房间呆了会儿,直到张飞华打电话来催他,说李少天已经到了,他才动身往张飞华定好的包间走去。

    进了包间,墨里先看到了李少天关切的眼神。

    二人那天大吵一架之后,墨里想到要面对李少天就更加不自然了,不然也不用企图拉着燕凛过来壮胆。

    不过李少天却似乎完全没受影响,好像两人从来没有争吵过,仍然是兄友弟恭的师兄弟。

    “阿狸,过来坐。”李少天拉开自己身旁的椅子,示意墨里过来。

    墨里也不和他客气,比起应付张飞华这种难缠人物来,和李少天的那点别扭可以忽略不计。

    柳绮华看着墨里从容落座,从鼻孔里冷哼一声,换来墨里的一个白眼。

    他还不知道燕凛干的好事,所以柳绮华对他的敌意在墨里看来莫名其妙。

    李少天只是时不时地瞟着墨里,他已经不像那天突然得知墨里和燕凛在一起时理智全失,只是那两道打量的视线却也让墨里有些坐立难安。

    四人中有三人各怀心思,这酒桌上仿佛只有一个张飞华心思最简单了 ,到现在还因为明天就将要进组拍戏兴奋得不能自己——

    “李少天,墨里,是吧,我的两个好徒弟,来,为师先敬你们一杯!多少交情都在酒里,你们俩给我一口干了!”

    张飞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还向他们亮了亮杯底,墨里和李少天只能端起酒来,两人相视一眼,慢吞吞地把酒喝了。

    柳绮华从头到尾坐在一旁,不声不响,张飞华也想不到去照应他。

    一边是只小宠物,一边是明天将要合作的两个同事,张飞华在心里区分得清清楚楚。

    如今是他就要圆梦的前一天,当然是工作和同事更重要,来探班的小宠物什么的,通通靠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