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国色天香 > 章节目录 129.第 129 章
    燕周看着自己惟一的儿子, 那张遗传自父母的俊美面庞布满冰霜, 黑沉沉的眼睛里也尽是桀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他至今为止的人生当中,还从来没有过被燕凛忤逆的记忆。

    燕凛从小乖得可怜,在他的老友们一个一个被家中的不肖子气到捶胸顿足恨不得把他们回炉重造的时候, 他的儿子从来不让任何人操心, 从学业到生活, 燕凛把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条,定时向父母汇报自己的状况, 并且已经开始帮着祖父教导不成器的姑姑了。

    要说叛逆,反而是他和妻子比较叛逆。他生意繁忙,不耐烦和儿子规规矩矩地谈心,反正他知道燕凛永远懂事可靠。妻子直接不愿意交流,一个人满世界旅游, 排遣失去另一个儿子的忧郁和愤懑。

    现在的燕凛却仿佛青春期姗姗来迟的不驯少年, 微微抬起的下巴, 从眼神到鼻孔都述说着对他的不屑和挑衅。

    可不是叛逆么,这都直接谋逆了!想把他赶下台,臭小子也不掂掂自己的斤两!

    燕周扔开钢笔,没好气地道:“谣言是我放的,怎么着?你还想翻天?!别以为找到老子的把柄就可以踢开老子自己上位。我告诉你,你爹经历大风大浪的时候你还吃着奶呢!这点小风波就想让我翻船?想瞎心了你!”

    燕凛沉默地听着父亲的训斥, 没有反驳。

    燕家的教育是很传统的, 即便如燕深那样把亲爹踩在脚底下翻不了身的, 见面的时候也仍旧恭恭敬敬仿佛是天底下最孝顺的好儿子。他自然不会和燕周争吵。

    燕周以为他是为了借公司的资源捧人才做了这些小动作。他以前为墨里动用过的公司资源, 都瞒不过燕周的眼睛。

    这也不算他的父亲猜错,他的确是为了墨里才会做这些事。只是燕周把墨里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小明星,攀上了他的儿子,想要凭借美色为自己铺就一条坦途。

    现在的年轻人玩得很荒唐,燕周早就习以为常。身为一个娱乐公司的少东家,燕凛这样算是老实的了。燕周自认为开明,没准备去管儿子的娱乐。

    但是玩归玩,来打他的主意他就不能视而不见了,所以他出手就冲着墨里这个“罪魁祸首”去。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地位有一丝一毫动摇的可能。这个公司是他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大股东都是他风风雨雨相交几十年的老兄弟们,他们没有理由为了燕凛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和他作对。

    燕凛利用了父亲的自信。他向来把燕周看得很透彻,身为一个出身豪门的商人,父亲身上还有一些不合时宜的江湖义气。

    不管是他对老朋友的信任,还是对情人的豪爽,都在他自诩的风流义气当中。

    为了捧他那个扶不上墙的小明星情人,其他股东一直以来颇有微词。最近两年燕周为了捧她,不惜砸下重金专门为她开设了两个重量级的电影项目,结果赔得底儿掉,连带着公司的股价也像心电图一样,考验着众股东的心脏。

    这些矛盾渐渐汇成缓缓流淌的暗流,虽然还不足以动摇燕周高高在上的绝对地位。

    但是罅隙已然存在,燕凛身为燕周惟一的继承人,利用这一层身份拉拢人心,简直是如鱼得水。

    因为他是惟一的继承人,就算他现在一无所有,他的话也有着不容忽视的份量。

    燕周信任的义气,终究抵不过利益的诱惑。而他弄丢了哥哥,成了那个惟一,这曾经是束缚他一生的魔咒。当他反过来利用它时,也如同与恶魔达成了交易,那个险恶的错误成了他最大的助益。

    为了墨里,他连良心都背弃了。他曾经坚守的一切,都要为他自私的爱情让路。

    他利用了因他的任性而失踪的哥哥,背叛了曾经为此痛不欲生,至今还在做着心理干预的父亲母亲,他必须要成功,虽然他的成功是是卑鄙的,可耻的。

    从此以后他的心将沉沦地狱,受着永世的煎熬折磨。而他将以完美无缺的皮囊包裹着伤痕累累的丑陋灵魂,冠冕堂皇地行走人间。

    燕凛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愤怒的燕周,灵魂在经受火炙油烹,俊美整洁的面容却高傲而冷静。

    “爸爸,你知道的,这一次就算只是一点小风波,我也会让它变成足以让你翻船的巨浪。”

    尖锐的言语,向外的刀锋远远比不了刺向自身的利刃,将已经伤痕累累的灵魂割裂成碎片。

    “因为您这两年的任性妄为和一意孤行,公司和股东们的利益受到巨大亏损。最迟在下周,马叔和李叔就会共同发起股东大会,他们为我拉拢了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的股东和董事,这一次,您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燕周怒气冲天地把钢笔砸了过来,价值不菲的钢笔撞到燕凛的胸口,又落到柔软的地毯上。

    “混帐东西!你是喝了什么**汤,就这么急着搞死你老子?!”

    燕周的愤怒不只是针对儿子的叛逆,多年老友的背叛更让他感到难堪。

    这么大的事,那两个人一直暗中和燕凛接触,在他面前竟然分毫不露。这是把他置于何地?!

    “燕凛,你好,你很好!翅膀真是长硬了啊,我倒是没看出来,原以为你是条听话的狗,你还是条不叫的狼崽子!”

    燕周愤怒到口不择言,燕凛沉默地听着,没有反驳。

    多年以来由燕凛的无底线迁就和退让所维系的尴尬的亲情,在这一刻分崩离析。

    “当年走丢的为什么不是你!不什么失踪的不是你!”燕周咆哮出声。

    话音一落,两人同时一怔,燕凛的脸上一瞬间褪成惨白,仿佛无机化成了一层薄薄的瓷器,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裂,露出遭受业火煅烧的丑陋灵魂。

    燕周的涛天怒火仿佛也在这一瞬间被坚冰凝固,它并没有消失,只是却无从发作了。

    他说错了话,看着几乎一瞬间将脆弱展露无遗的儿子,他张了张口,道歉的话却吐不出来。

    是燕凛挑起了这场父子之战,是燕凛率先挑战他的权威。燕周无论如何做不出率先道歉的示弱举动。

    空气中有一刻的尴尬沉默,燕凛已经恢复了冷静从容,仿佛刚才那个伤心的,可怜的,无助的人,并未出现过。

    “口舌之争是最没有用处的,爸爸您失了分寸了。还有一周的时间,如果您想退得从容一些,不那么狼狈,还是有充足的时间来准备的。我言尽于此,先告辞了。”

    燕凛冷漠而高傲,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燕周那点微小的愧疚彻底烟消云散,对着燕凛断然离开的背影暴跳出雷。

    “混帐东西!不过策反了几个卑鄙小人,你还不知道老子的手段!燕凛你给我等着!”

    燕凛腰背挺拔地下了电梯,冷漠从容地穿过员工往来的大厅,白皙的俊颜布满冰霜,连脚步间带起的风都依稀含着凛冽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不敢直视,仿佛多看一眼都会被冻伤。

    热闹的议论也只在他离开后才开始发酵。

    “那就是我们未来的老板?天哪,好帅啊,真有气质,可以出道了,绝对能红。”

    “气质这东西还不是靠钱堆出来的,也不看看他爸是谁,能没有气质么。”

    “瞧你酸的,你就是嫉妒。没听说他和老板的关系不好么。小少爷最近在搞事,老板都快被他搞下去了,我们公司马上要变天了。你这种**丝还做梦呢。”

    “老板那个油腻中年生了个么帅的儿子?不科学啊,基因真是玄学。”

    “我双手双脚支持小少爷搞事成功啊~ ~!”

    “说得好像老板没年轻过似的。再过二十年你们的小少爷也要变成油腻中年。”

    “你赶紧滚开!”

    ……

    燕凛回到车里,关上车门的一瞬间,所有冷漠坚硬的伪装轰然崩裂,只剩一个狼狈无比的男人,扶着方向盘汗如雨下。

    他并没有走得很快,只是稀薄的空气让他疲于呼吸,他不得不大口地喘息。一重重的冷汗争相从毛孔中涌出,很快将他的浑身湿透。

    质地良好的衬衫布料也被冷汗打湿,湿滑地贴在皮肤上。

    这种感觉就像很多年前的那个夏天,哥哥失踪的那一天。他独自一人坐在车里,看着车外忙乱穿梭往来的警察,记者,一脸焦急的父母。

    他坐在车里,没人有顾得上他。他是得救了的那一个,他不配被人关心,车里湿冷的空气几乎快要将他溺死。

    燕凛趴在方向盘上,汗水开始顺着漆黑的发丝缓缓滴落。

    他摸索着拿出手机,划开锁屏,手指点开排在通讯录第一位的墨里,直接打了过去。

    那边很快地接通了。

    “燕凛!是你吗?!”才几天没有联系,却仿佛有一个世纪没有听到过的声音立刻传进了耳中。

    “快点说话!”

    燕凛摩挲着手机:“阿狸,是我。”

    墨里顶着卸了一半的妆容,捧着手机躲开化妆师,找了个无人注意的小角落,一边拽着假发一边紧紧地贴着听筒,似乎这样就能抓住电波另一端好不容易再次出现的燕凛。

    “你这个混蛋,你——”墨里恨得咬牙,这些天用尽百般手段都联系不到燕凛的委屈瞬间爆发开来,他现在只想先把燕凛痛骂一顿。

    “阿狸,我有点难受。”

    燕凛虚弱的声音传来,墨里一怔,顿时把所有的指责叫骂都咽回了肚子里,紧张地握紧手机。

    “你,你怎么了?哪里难受?有没有去医院?!”

    燕凛生性内敛,从来不喜欢示弱,他竟然专门打来电话说他难受,墨里生怕他出了什么事,哪还顾得上生气。

    “我在车里坐着。头疼,头晕,胸口很闷。”

    燕凛的声音里仿佛含着一丝委屈,无比乖巧地汇报着自己的不舒服。墨里心疼得无以复加。

    “那你得去看医生啊。你在哪里,要不要我陪你去。”

    墨里已经开始计算时间。他们拍戏的地方离s市不远,坐上大巴转火车,凌晨就能到。

    虽然最近因为绯闻的事导致方导对他不太满意,但是请个事假应该还是可以的。只要他明天及时赶回来,不耽误拍摄进度就是了。

    “不用,我不去医院。”燕凛道,“这是老毛病了,我歇一会儿就好了。”

    墨里有些狐疑。

    “老毛病?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老毛病?”

    “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阿狸,你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

    自从哥哥失踪那一天,他时常会像那天坐在车里一样,突然呼吸困难,头晕目眩,冷汗流到脱水,最严重的时候如同濒死一般,每一次清醒过来都像是捡回了一条命。

    燕凛一直觉得那是他在向哥哥赎罪,是他应得的惩罚。他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过,所以至今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还有过这样的创伤后遗症。

    但是随着年龄渐增,那些症状却渐渐减轻,甚至消失了。

    这不是他的罪孽已经赎清,而是他的良心在渐长的岁月中被磨蚀的象征。

    燕凛希望自己永世怀着对哥哥和双亲的愧疚,对他们做永世的赎罪。可是他的罪恶感已经不像小时候那样深刻了,他对于无底线地迁就父亲母亲,也已经无可抑制地不耐烦了。

    他一定是一个卑鄙的人,一直以来用乖顺懂事孝顺的外表伪装自己,阴暗的灵魂躲在角落偷偷窥觑。

    所以他才会被墨里那样的少年吸引,墨里比阳光还要光明,比阳光还要炽热,他的眼睛中没有一丝阴霾的暗色。

    同时他是那样地白皙漂亮,让他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再也舍不得移开视线。

    他的**见色起意,他的灵魂向往光明,墨里就是他无可救药的**香。

    如今他也可以为了墨里,卑鄙到底,六亲不认。

    燕凛听着电话那头墨里喋喋不休的叮嘱,唇角挑起一抹心满意足的微笑。

    酒店房间里,墨里反复地向燕凛确认了他的病情,又开视频仔细观察,确定燕凛真的没事,这才把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因为燕凛要开车回家,他只好依依不舍地向燕凛告别。

    通话挂断了片刻,墨里抱着抱枕坐在沙发里也神游了片刻。

    “不对!”墨里猛然想起什么,懊恼地啪啪拍了两下大腿。

    他本来不是要兴师问罪的么!燕凛面对媒体否认了和他的关系,又那么多天不和他联系,不接他电话,他到底在搞什么?!

    这么严重的事,就这么让他混过去了!

    “这个狡猾的家伙!被他套路了。”墨里恨恨地咬着手指头。

    最可气的是他现在根本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还非常心疼自己的男朋友,想要对他亲亲抱抱举高高。

    他这分明是,被燕凛吃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