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永生基因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自创方圆术 上 4K一更
    “这个女孩子真的好像一块万年不化的坚冰!”乌同惊鸿一瞥,便转过头去不再理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今天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乌同真正的目的其实是要重新参加基因考核。

    因为只有成功通过考核的人,才能够修习到一套青玄法门秘术。这是自青玄大结界开辟以来,便形成的规矩。未能或尚未通过基因考核的人是严禁修习基因术法的,这一点,就连手腕通天的各大术馆馆长也无法违逆。

    因为一旦让这些人修习基因术法,他们体内的基因术力往往便会失去驾驭,而失去驾驭的基因术力会引发一场小型核爆。试想一下,人类每年有多少人不能通过基因考核或尚未达到基因考核的年龄,这些人如果都修习基因术法,依照他们如此恐怖的走火入魔机率来看,恐怕整个地球都会在他们一波接一波的核爆下走向毁灭。

    其实九黎嫂和莎丽丽也考虑过将青玄法门秘术传授给乌同,但最终都不了了之。原因有很多,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这个铁规存在,尽管她们已经知道乌同的资质,但乌同始终未能通过基因考核,未能通过基因考核的人体内细胞缺少一份基因认证因子。

    而基因认证因子是一段简短的携带标记元素的DNA分子,里面蕴含通过者考核成绩信息,而它含有的标记元素可以通过一种监考扫描仪的扫描。它被注射进入人体之后,迅速分布到人体全身各处的细胞里,在细胞内寄居。与朱雀宫抽血核对身份的方式不同,当经过扫描仪扫描的时候,这些寄居在细胞内的基因认证因子所含有的标记元素便会清晰无比的呈现扫描仪全息投影显示器上。

    由于基因认证因子通体分布,因此在全息投影显示器上的投影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人影。这很容易就杜绝有人通过注血或换血的方式蒙混过关。因为无论采用哪种方式,能够转移到伪装者的基因认证因子都会是很少的一部分,便无法在监考扫描仪全息投影显示器上形成一个完整的人影。

    因此监考委员会很容易就能查出谁通过了基因考核,谁没有通过基因考核,谁在弄虚作假,谁在滥竽充数。

    而一旦查出,乌同在未通过基因考核的情况下,私学基因术法,他本人连同私授基因术法者都会被判处死刑。而以九黎嫂和莎丽丽两女的精明,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她们完全可以让乌同重新参加一场基因考核,在取得基因认证因子之后,再修习基因术法也不迟。而这件事情她们一直都在筹备当中,因为乌同不能以楚甜的身份参加基因考核。毕竟,楚甜已经通过基因考核,体内细胞早已含有一份基因认证因子。

    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人类是一种最善于灵活变通的种族,总有一部分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隐瞒身份,然后捏造出一个假身份参加基因考核。

    对于这种情况,基因考核监考委员会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人生一世,谁能没有一点不愿为人所知的秘密,谁没有江湖救急的时候。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

    他们只要负责管理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防止有人作弊,防止有人找替身参加考核,防止未能通过基因考核的人修习到基因术法,然后就万事大吉了。

    其余任它洪水滔天,也与他们无关。

    乌同重新参加基因考核的目的倒也不是真正要去修习那青玄法门秘术,而是想要拿来参考参考,他要自创方圆术,不是靠自己闭门造车就能成功。

    他需要参照别人的功法,触类旁通,从而寻找那一丝几乎不可察觉到灵感。

    青玄法门秘术,是一套传统的基因术法男女都可以修习,绝对不会有问题。要不是他假扮楚甜,必须依照朱雀宫的安排,不得修习传统基因术发法,他一定会修习里面的秘术。

    传统基因术法很重要,天下几乎所有术馆传授的秘术都脱胎于传统基因术法,各大术馆创始人只是在修习过传统基因术法的基础上,到达了更高的境界之后,对于传统基因术法的一部分功法理解更加透彻,甚至可以探究出一些更加本质的玄机,自己创编出了一套具有特技效果的秘术,然后开办术馆将这套秘术传授给初习者修炼。

    因此传统基因术法可以说是天下术馆的秘术本源。天下术法都出自于它。

    但这话也并不是绝对的。当今世界四大核心基因组织就藏有比之传统基因术法更为强大的基因术法。现在小道上流传着这样一句传言。

    传言说就连传统基因术法也是来自于四大核心基因组织,这四大组织就好比四大专门研制基因术法的机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派出一名大神通的基因大术师以另外一个身份开辟一个新的大结界,然后在里面传授一套经过无数验证的基因术法,这套基因术法也就成为了那个新的大结界内的传统基因术法。

    传言说的有鼻子有眼睛,但许多人都对此嗤之以鼻。天下术法何其多,四大核心组织再强大,也不可能拥有这样开天辟地的手段。

    虽说如此,但四大核心基因组织内基因秘术的强大毋庸置疑,人人都无比向往进入里面修习。

    ...........................

    “妙妙姐,那个,小同想要去一趟洗手间,...”乌同一拉夏妙妙的手怩忸地说道。现在一提洗手间,他就很尴尬。毕竟那什么,这个就不说了,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啊,这个妙妙这就带你去。”夏妙妙蹲下身抚摸着乌同的脑袋说道。

    “不用,不用,妙妙姐,我自己可以。”乌同一惊,赶紧将头直摇。这还了得,要是一起去,还不立马穿帮,要知道,他只是想支开夏妙妙而已,并不真正想去洗手间,自从可控基因基数扩大以来,乌同便控制体内的水分和废料通过汗液排出,尽量避免去洗手间方便,顶多勤洗澡。至于想要支开夏妙妙,毕竟重新参加基因考核的事情,自然不能让她知道,否则便会引起她的一番猜疑。

    “嘻嘻,桐桐,一提起洗手间,你好像比妙妙还害羞呢。没关系的啦,都是女孩子,有什么可害羞呢?”夏妙妙低头玉手一遮嘴唇轻轻附在乌同耳边小声说道,“是不是...女孩子那个来了...这个....妙妙可是很有经验的哦...”

    听见这女孩子家的悄悄话,乌同老脸一红,他真的扛不住了,还是赶紧闪吧...

    “这个,妙妙姐你厉害,小同忍不住了,去去就回...”于是乌同就在夏妙妙一脸偷笑中狼狈地落荒而逃。

    呼~~

    “汗!”乌同在人群中喘息不已,乌同可以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尴尬的时候。

    成功支开夏妙妙之后,乌同趁这个空隙,连忙寻找基因考核的入口通道,基因考核入口通道有很多,但总共只分为三个类型。

    第一类,带有红色标志,专测刚满十岁的人。

    第二类,带有绿色标志,专测已经通过基因考核的人。

    第三类,带有黄色标志,专测从放逐空间归来的人。

    乌同抬头,目光一扫,便寻了一个空荡荡带有黄色标志的通道偷偷跑了进去。通道入口冷冷清清,两名身穿制服的监考人员无聊地眯着眼睛打盹。

    “大哥哥,大哥哥...”乌同不由上前推了推两人的腿。

    “哈欠!”一名监考人员突然耸了耸鼻子,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顿时惊醒身边另一名监考人员。

    “什么?怎么回事?异兽攻击结界壁垒了!”这名惊醒的监考人员一骨碌站起身,神经质的大呼小叫道。

    “喔,喔喔...”打喷嚏的监考人员顿时也苏醒过来,他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这才拉住另一名监考人员,“停!停!小李子,天还没有塌下来呢...”

    “呼!”这名叫‘小李子’大呼小叫的监考人员也真正清醒过来,看见自己的死党一脸若无其事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伟,你这家伙,就喜欢出馊点子,还说什么稳赚不赔,昨天咱俩在‘天上人间’可是输得连内裤都不保,你说,咱俩这账怎么算!”

    “呸!你还别说,你一说我就更火,咱俩这么惨,还不都是因为你,老喜欢盯着那漂亮咪咪瞪眼睛,人家咪咪一笑,你就傻成猪头了,这回死这么惨,都怨你这个好色轻友的家伙。”这名叫‘大伟’的监考人员顿时瞪大眼睛反击道。

    “你这家伙,还不一样,人家一句‘伟哥哥’,瞧你骨头都酥了...”小李子更加怒不可揭道,尤其那句‘伟哥哥’最妙,模仿的惟妙惟肖,听得一旁的乌同都浑身直起疙瘩。

    “咳咳...”

    就在两人争得脸红耳赤的时候,乌同轻轻干咳了一下。这两个好色成性,嗜赌如命的家伙!

    “咦?”两人一低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还有一个小不点,正站在旁边,泛着白眼看着他们。

    “咳咳...”两人几乎同时干咳了一下,刷刷迅速整理好身上歪歪斜斜的制服,然后才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乌同。

    “小弟...,哦,不不不...”小李子上前一步,一副大哥哥模样的刚想说小弟弟,但一瞥见乌同左眼眉梢的月牙形美人痣顿时改口,“原来是小妹妹呀,请问到此处来有何贵干?”

    这人什么眼神!小爷乃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如假包换的...

    乌同飘过一个极度鄙视的眼神,脸上却甜甜一笑道,“大哥哥真的好眼力!赞一个!那个,我呢,是来参加基因考核滴!”

    “哈哈哈,哪里哪里,...等一等,什么!来参加基因考核?”小李子笑了笑,突然脸色一变的反应过来,他与旁边的大伟互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出了错愕,“大伟,我们没有听错吧,居然有人来参加基因考核。”

    “哥们,我们撞上大运气啦。”大伟一跃而起,上前一拍小李子的肩膀兴奋地说道。“要是能考核出一名四项满分的天才来,我们就能一扫昨晚的晦气,甚至还能大发一笔呢!”

    “可是?”小李子狐疑地扫了乌同一眼迟疑道,“她行吗?而且还没有问问她是从哪个放逐空间归来的呢?她的身份,我们也不知道呀,还需要核对核对。”

    “核对个屁!”大伟怒道,“我说她行,她就行!哥们,想想那丰厚的奖金,再想想咱俩今晚就要留宿街头了,两选一,你选!”

    “靠!拼了!”小李子犹豫了一下,顿时牙关一咬狠狠道,“人无横财不富,马无野草不肥,我李云春就拼这一把。”

    “你们这里还考核不考核了,不行的话,我到其他入口去。”乌同冷冷一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外走。

    “哎,我的小姑奶奶,你可是咱俩的财神,可千万别走,走,我们现在就带你去考核,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大伟赶紧往入口一拦,弯下腰软言细语哄道。

    “大哥哥,你说的哦!到时候你可不要反悔。”乌同止住步子,冷冷地说道。

    “对!我们绝不反悔!”小李子拍着胸膛保证道。

    “好,那我们走吧。”乌同很干脆地一个转身朝里面走去,背对着他们,脸上这才露出狡黠的笑容,显然,这小子刚才是故意的。

    “大伟,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会不会出什么事呀。”小李子忧心忡忡道。

    “小李子,你这家伙最近胆子怎么越来越小了,这条道上的考核,全规咱俩管,咱俩想怎么样都行,谁也管不着!”大伟一拍小李子肩膀道。

    “我不是担心这事,我是说这小妹妹似乎有点古怪,她不像是普通的小妹妹。”小李子皱眉道,仍旧不能安心。

    “古怪?古怪你个头,不要疑神疑鬼,拿了奖金,今晚咱俩去‘在水一方’...”大伟笑骂道,拽起小李子的手便往里面走。